1+1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第一狂妃 > 第2806章 我会对你负责的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她的男人——神

    王不可置信地望着雄霸天。眼

    前的男人,慌乱羞怯,瑟瑟发抖,由上至下没有丝毫的可取之处。神

    王的心在这一瞬,骤然间裂开了一道缝。

    裂缝宛如蜘蛛网般朝四面八方无规则的蔓延,千疮百孔,满是狼藉。南

    雪落的手还裹着神王的拳,旋即,南雪落微微施力,猛地一把推开了神王。南

    雪落低头垂眸,媚眼如丝,用那一双勾魂摄魄的眸盯着雄霸天的看。

    雄霸天呼吸急促,心脏砰砰直跳,宛如小鹿乱撞,面颊耳根满是灼热滚烫。南

    雪落纤长的手轻抚雄霸天的脸:“让你受到惊吓了,是我的错。”

    雄霸天手足无措,眨了眨眼,目光落在南雪落唇上时,下意识舔了舔唇。

    “该死!”神王勃然大怒,再施展出古老的力量‘神王之手’,以惊天之势直扑向雄霸天。

    “我一日未休妻,你便是我的妻子。”神王急道。他

    绝不会爱上南雪落,他的愤怒只是权宜之计罢了。再

    且,南雪落于他,宛如妹妹亲人一般,他怎允许自己的妹妹爱上一个懦夫?神

    王心里的那个懦夫,自然就是如同女人家般的雄霸天。他

    正窝在南雪落怀里不知所措,一个大男人就差没当众娇滴滴哭唧唧了,好在念着他师父的那张脸,顾及了点颜面,强行维持男人的尊严。“

    他根本就不爱你,你还在自欺欺人吗阿落,你现在这不人不鬼的样子,谁会爱上你呢?你看他的双眼里,充满了恐惧,你以非常手段逼迫于他,只为让我误会罢了。阿落,过去了一万年啊,你的手段,还是这么糟糕差劲的吗?”神王低声吼道,嗓音甚是嘶哑。南

    雪落神色微微一凝,似是在思考神王所说的话。见

    此,神王了然于心,勾唇轻蔑的笑了。

    轻歌站在旁侧,眸色薄凉,面无表情,心情是波澜不惊,甚至还有点想吃药宗山下的糯子鸡。她

    纵然聪慧机敏,也想不到场面会演变至如此,更没想到自家的傻徒儿还卷进来了。雄

    霸天泪眼汪汪,大手还在攥着南雪落的衣襟,惶恐又害怕。

    听到神王的话后,雄霸天心里满是烦躁,下意识朝南雪落看去,南雪落的神态眸色渐渐黯淡,一缕光,缓缓消散熄灭。雄

    霸天亦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总之他盯着南雪落的唇望了许久,不自觉喉结滚动。

    难以想象,一个男人的唇,竟能诱惑到他。若

    远在追夜的父王得知此事,只怕会觉得祖坟被人挖了。

    雄霸天的脑子里想法诸多,天马行空神游。

    良久,雄霸天勾着南雪落的脖颈,反守为攻,擒住诱人的唇,轻轻咬了一口,再温柔舔舐着。南

    雪落瞳眸睁大,风雪扬起了散下的发,她的心脏轻微颤动着,指尖发凉,一股酥麻之意猛冲天灵盖。

    南雪落的手掌高高抬起,正欲一掌下去,眼角余光察觉到了震怒的神王,手掌便凝滞于空。雄

    霸天鬼使神差般,抓住了南雪落的手腕压了下来。轻

    歌干咳一声,背过身去。

    唔……

    非礼勿视。

    这冬天都要到了,春天还会远吗?轻

    歌望了望天,黑眸点漆,寒星生辉。唔

    ,想男人了呢,想小月月了哦。“

    成大事者,不可贪图男色。”精神世界里古龙残魂冷不丁冒出的正经声音叫轻歌错愕不已,嘴角猛地抽搐了一下。

    一吻罢,雄霸天终于松开了南雪落,他还坐在南雪落的腿上,周围俱都是修炼者,风雪叠加,雄霸天眼眶微红。

    这叫个什么事?

    他还想着日后生十个儿子继承皇位,怎么就被个公子哥给轻薄了?

    雄霸天啪啦啪啦掉着眼泪,还吸了吸鼻子,受委屈的样,叫轻歌于心不忍了。诶

    ,她的傻徒儿……

    南雪落轻擦去雄霸天脸颊的泪痕,拍了拍雄霸天的后背,轻声哄道:“乖,没事了,别哭。”想

    来也是,如神王所说,她现在不人不鬼,定是吓到了雄霸天。雄

    霸天擦了擦泪,红着眼看向南雪落,抽噎了两下,正正经经且一本认真地说道:“我会对公子负责的。”

    南雪落轻拍雄霸天脊背的动作凝固,那一瞬,风雪好似都已止住。兀

    自风中凌乱不苟言笑的轻歌:“……”

    “好。”许久,南雪落咧开嘴笑。她

    倒是没有想到,世上会有这么白痴的男子。神

    王在一旁看得双眼喷火,恼怒得很。“

    阿落,你现在的眼光,愈发之差了,这么一个男人,也配入你的眼?”神王呵斥。南

    雪落苦涩而笑:“神王,如你所说,我这不人不鬼的模样,能入他眼已是极好。”“

    我曾答应过南府伯父伯母,要照顾你一生,如今又怎能看你误入歧途?这个男人的命,我要了。”

    神王不由分手,逼出一身气势,直轰向雄霸天。

    南雪落长袖灌风,猛地挥臂,一道白色雪刃于袖衫之中迸射而出,速度快到极致,破了神王宛如水火的攻势!南

    雪落蓦地于雪椅上站起身子,迅步走至神王面前,将手抬起,一掌落下。啪

    的一声,神王脸颊落下了一个深红的掌印。

    神王眯起眼眸,惊诧地望着南雪落:“阿落,你变了。”“

    变得是你!”南雪落声音凌厉:“误入歧途?何为误入歧途?你与他初次见面,你知他是谁吗?你又怎知他是否良善?我所认识的神王哥哥,心怀善意,行走于乱世超度亡魂,看见地上的血迹都会感到痛苦而落泪。现在的你面目可憎,宛如恶鬼一般。神王哥哥,你能渡世间千万人,可能渡你自己?你照顾过我吗?这么多年,什么事不是我一个人挺过来的?身为丈夫的你,所有的痛苦都来自于你。是,我深爱过你,我恨不得把心肺挖给你,让你感受一下我的血液为你而热。我是你身边的一条狗啊,挥之即来,挥之即去。如今,我不想当这条狗了还不行吗?滚吧,有多远滚多远,我恶心!”

    一番话完,南雪落顿感轻松,闭上眼,吐出一口浊气,亦舒了口气。突

    地,肩上一沉,稍微温暖。

    南雪落蓦地睁眼转头看去,却见雄霸天不知何时走至了身旁,把厚实的披风盖在了她的身上。雄

    霸天对上南雪落的眼神,结结巴巴,语无伦次道:“我……我……”我

    了个半天,雄霸天才一鼓作气道:“其实,你可以不用给我生儿子的,我会照顾好你的。”

    南雪落:“?”这

    是个白痴吗?谁

    要给他生儿子了?白

    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