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透视保镖 > 正文_第83章 水货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因为要去看许平的情况,这顿饭吃得并不丰盛,但结账的时候还是花了小一万块。

    这要放在以前,叶开准是心疼得要跳起来,但现在似乎没啥感觉了。

    “叶开,你这破包里放着什么东西啊,硬邦邦的,咯着我了?”进电梯的时候,叶开站在宋初涵的前面,因为吃完饭出来的人比较多,也就比较挤,他的背包碰到了女警的波涛,惹得她杏眼圆瞪,嗔恼不已,已经伸手沿着那盒子在丈量。

    “呃,也没啥,就一个破……项链,你要的话送给你好了。”叶开回头看了眼女警,特别朝下方美景瞥了两眼,笑着说道,心里在想,这女人潜力无边,身怀九尾血脉,趁现在她还懵懂不知,搞好关系,以后就是关系户了。

    叶开以前是摆摊的,生活艰难,人际复杂,一些钻营还是懂的。

    紫熏的眼神微微波动了一下,居然将3000万拍卖来的古董,说成是一条破项链,估计也就这家伙了,而且一开口又是送,真是少根筋啊,这么贵重的东西,哪个跟你非亲非故的女孩子肯收?当然,红尘女例外。

    她相信,宋初涵也是绝对不肯收的。

    “项链?这么大一个硬疙瘩?”宋初涵一点不见外,刷一下拉开他的包,就把盒子给拿了出来,光是看到这个盒子,她就意外了一下,“包装倒是好看,光看这个盒子,你这里面的破项链应该也值不少钱吧?”

    叶开呵呵笑道:“盒子是好盒子,这项链啊……被人宰猪了,你喜欢就拿去吧,我看着还郁闷。”

    此话一出,边上一切路人也笑起来。

    宋初涵这会已经打开了盒子,一看到里面一条精美古典的蓝宝石项链,马上就被吸引住了:“很漂亮啊,就算是水货高仿,也能卖个几百块吧?你被宰了多少?”

    紫熏嘴角抖了抖。

    边上的韩宛儿也凑过头来看了看,她是做珠宝行业的,整天跟宝石翡翠打交道,当然能看出这条项链的价值,不说整条项链的做工质量,光是那颗比拇指还大的海洋蓝宝石,就价值不菲。

    她看了眼叶开,皱了皱眉头,不说话。

    这时,电梯到了一楼,一群人走出,门外一群人进来。

    宋初涵对宝石没研究,并不知道真实的价值,将项链随手戴在了脖子上,问紫熏:“熏熏,好不好看?这臭小子现在有钱了,被宰一刀估计也是毛毛雨,你看他眉头都不皱一下。真宝石没戴过,这水货嘛,本姑娘就笑纳了。”

    算命道爷站在一边莫测高深,紫熏看着宋初涵戴上项链后,眼中居然闪过了一丝羡慕,她其实也很喜欢这项链,而且叶开一开始买来是要送给她的,心里多少有些波动,看了眼蛮不在乎的叶开,笑着说道:“好看,真的很好看,涵涵,这条项链就像为你量身定做,我拿镜子给你看看。”

    女孩子的包里总是随身带着这些化妆小物件,宋初涵拿过化妆镜,歪着脑袋左看右看:“还真的挺配我的,这假货做的真不错!”

    这样子,倒是一点看不出暴力女的气势来,反而像极了时尚美女,平面模特。

    ……

    ……

    宋初涵、叶开、曹二八一车,前往许平所在的地方。

    凰也想去看看算命道爷的方法是不是管用,虽然觉得恶心;另外,要找到那位尸修,也需要一点其他的办法,比如通过许平身上的尸气,反向追踪。

    至于紫熏和韩宛儿,她们俩只是普通女孩子,当然直接回家。

    在车上,韩宛儿道:“熏熏,刚才姓叶的小子拿出来的项链,我怎么看着是真货?你看出来了吗?”

    两人虽然是董事长跟助理的关系,但私下却是好姐妹,所以韩宛儿人前叫紫董,人后却亲密的叫熏熏,两人以姐妹相称。

    紫熏笑了笑:“当然看出来了,不但看出来,我还知道他怎么得来的这条项链,在拍卖会上花了三千万买的,不仅是真货,而且还是一件价值不菲的古董,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戴过的宫廷之物,名叫,传世之心。”

    “啊?”韩宛儿吃惊,“那……那小子怎么……”

    紫熏不置可否,刚刚她也吃惊甚至吃味,不过回头一想,涵涵那么漂亮,特别是一对尤物简直是男人无法逃脱的命脉,叶开喜欢上她也是正常的事情;涵涵白天不是说摸都摸过了吗,想必两人之间的关系不简单吧,打打闹闹的,就是对欢喜冤家。

    ……

    ……

    再次看见许平的时候,他正躲在郊区他爷爷的床底下。

    知道宋初涵等人到来,他还缩在里面不敢爬出来,他爷爷,一位须发皆白满脸都是老年斑的老人,则是坐在老旧发黑的床榻上跟几个人大声说话,气势十足,手里拄着一根桃木拐杖时不时敲打一下床沿,把许平骂成了孙子。

    当然,许平本来就是他孙子。

    许平的这位爷爷叫许关根,在解放前是打过仗的老八路,年纪八九十了脾气还是冲,说:“小兔崽子,你一个人民警察竟然相信这么荒诞无稽的鬼话,你爷爷我活了一辈子,见过的尸体不少,可还没见过活尸呢,你怕个球球啊?真是混账东西,把我的房间弄的乌烟瘴气,臭气熏天,你是要把老子熏死是不是?”

    叶开等人看着都笑起来,只是全都用衣袖捂着鼻子。

    叶开随后道:“许警官,你就从床下出来吧,有我们在,你不用怕。”

    算命道爷眼一瞪:“叶子,你可别乱来啊,尸兵不好惹的,到时候真引来了,我们这些人都要变成人干。”

    叶开道:“放心,我自有办法。”

    正在这个时候,许平的电话响了,躲在床底下的他还是开着手机的,一接听,还没说两句,马上慌张大叫起来:“是真的,都是真的……,他来了,他来杀人了。”

    几个人都是一惊,宋初涵问:“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许平慌张的说,刚刚接到的电话是刑警队一名队员打过来的,他在那边有个熟人,白天就说好要是王达队长他们出事就打电话通知他,结果就在十分钟之前,王达和另外两名队员再次前往蒋家别墅调查案情,结果就出事了。

    他一边说,一边打哆嗦。

    叶开不想再耽搁时间,地皇塔才是最重要的,他直接走过去,一把将许平从床底下拖了出来,单手结印,拇指一下点在他的额头上。

    “天门阊阖,四时为阴,无垠蹈腾,挪!”

    这是凰刚才教给叶开的秘法,可以将许平身上的尸气剥离到自己的身上。

    【作者题外话】:求扩散,求广告,兄弟们帮忙力量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