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透视保镖 > 正文_第92章 哥哥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叶开本来以为跟宋初涵“同居”这件事没指望了,没想到现在峰回路转,她主动提出了这个要求,如此美事,他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此时此刻,他甚至有些感谢那位袁大少了。

    嗯,最好袁大少的这个事情不要马上解决,那他就可以名正言顺一直住在紫熏的别墅里,利用宋初涵的九尾血脉吸引来的灵气,闷声发大财。

    随后,宋初涵又跟紫熏交待了两句,叶开在距离五米处竖起耳朵倾听,听见她说的也正是关于贴身保镖这件事,紫熏偷偷看了叶开一眼,开始有些不好意思,最后还是点点头。

    成了!

    叶开暗暗偷着乐。

    本来还想着是不是单独去找袁大少,也不杀他,蒙着脸过去敲断他两条腿,断了腿的袁大少应该不会再有那么多花花心思了,现在么,免了,最好这家伙还能再制造一些小动作,让自己上演几次英雄救美,不为别的,只为这同居的时期可以延长一些。

    狐狸女警开着他的兰博基尼,领着蓝色破旧装绑匪的小卡车一路朝着玉成派出所而去,留下叶开和紫熏只能开着金杯小面包回红日cbd。

    “紫姐,那个……,我没做过保镖,这二十四小时的贴身男保镖需要做什么?”叶开慢吞吞的开着金杯,转头问紫熏,还把保镖前面的形容词说的非常清晰。

    紫熏一听,嗔恼的丢了他一个卫生眼,故意说:“端茶倒水,洗衣做饭。”

    叶开啊一声,说:“这不就是保姆干的活吗?那是不是还包括按摩搓背,捏脚暖床?”

    紫熏可不是女汉子,也不是宋初涵那样的暴力女,俏脸马上浮起红晕:“叶开,我发现你这家伙也挺坏的……,诶,我问你,你喜不喜欢涵涵?”

    叶开脑袋一晕,差点把金杯车开到护栏上去:“紫姐,你别开玩笑了,那个母暴龙,哪个男人吃得消。”

    其实吧,虎妞那姿色容貌,加上绝世身材,是男人都会喜欢的吧,但她乃是九尾血脉,滚床单是要死人的,代价太大付不起,所以就算喜欢也不能承认。

    紫熏道:“可你送给她那么贵重的项链?”

    叶开马上说:“紫姐,那本来是送给你的,你不要,我才……”

    这话说的,听起来像是在说:我本来是喜欢你追求你的,可你不喜欢我不让我追求,那我只好送给别人了……,然后,紫熏美女再次脸红了一下;她发现自己今天状况真是太糟糕了,已经好几次被眼前这个小男人弄的心里乱糟糟的了。

    这时,叶开终于转移话题,问到了关心的事情:“紫姐,你刚刚说到家族,我能不能问问,紫这个姓氏非常少见,紫家是个什么样的家族?我倒是知道,当今社会,有一些古武家族非常厉害,既然袁家是古武家族,那你让紫家出面,应该也不会弱吧,可你怎么……”

    “你是想说,我怎么不会古武是吗?”紫熏的脸上有些淡淡的忧伤,过了一会说,“叶开,你把车靠边停下,我讲一个故事给你听。”

    叶开依言。

    紫熏似乎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娓娓道来——

    原来,她要讲的就是一个关于自己的故事:紫熏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说起来有点难以启齿,她妈妈是个被包养的,在紫熏上面还有一个比她大四年的哥哥,叫紫天。

    紫熏的父亲就是紫家的三少爷,一个典型的富家纨绔,虽说出生于古武家族,却武功平平,并不被家族看重,也就由着他在外面花天酒地;紫熏的母亲只是三少爷其中一个情人,身份很低,而且自从紫熏出生,她的身体就每况愈下,在紫熏很小的时候去世了。

    紫天和紫熏后来的处境,跟叶开和叶心有点相似,是紫天这个哥哥一直做爹又做妈的照顾妹妹;直到紫熏十一岁那年,紫家三少爷死在一名情妇的肚皮上,紫家才找到他们兄妹,带了回去。

    之后很好笑的是,紫天被查出拥有极高的练武天赋,为家族器重;而紫熏却是罕见的绝脉体质,无法修炼古武,只能成为边缘人;好在紫天很努力,进步神速,也就能护着妹妹。

    三年前,紫天和一些武功不错的家族子弟跟随家主去往一处神秘之地,结果,三个月后,只回来了三分之一的人,其余的人,听说都死了;紫天和家主不知道期间做了什么约定,家主一回来就给了紫熏一亿软妹币,然后让她离开了紫家。

    紫熏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眼圈酸红,两行清泪潸然而下。

    叶开听了不禁唏嘘,他没想到眼前看来挺强势的美女姐姐居然有着这么一段难以回首的过去,一种叫做同病相怜的情感油然而生,他很自然的伸出手去,按在了紫熏的手背上。

    她的手凉凉的,也许正如同她现在的心情。

    叶开的心里没有半点占便宜的意思,只不过,他想起了自己的人生,和同样相依为命的妹妹。

    紫熏并没有挣扎,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也许思路沉浸在过往的悲伤中,并没有察觉到,然后说:“叶开,上次在夜市,我第一次听到关于你的故事,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我哥哥的影子,所以,我很感动,后来,我去找过你,想给你一些帮助,我希望你们兄妹不要像我和哥哥一样,可是没想到……”

    叶开苦涩的笑,这一刻,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大大的进了一步,虽然手一直还握着,但没有任何不和谐的地方。

    “要不,我以后就做你的哥哥吧,从今以后,无论是谁想欺负你,都必须问我答不答应;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没人能欺负你,没有人。”叶开说到后面斩钉截铁,他是在对紫熏说,可又何尝不是在对叶心说。

    紫熏迷蒙的双眼看着叶开,热泪忍不住的滚滚而下。

    在她眼中的画面似乎在慢慢变化,叶开不再是叶开,而是自己梦里都会哭着呼喊的哥哥紫天。

    “哥,哥哥……”

    “呃,嗯,妹妹……”

    此时此刻,两个人都已经忘记了身份和年龄的差距,找到了自己心中彼此执念的寄托,如同一叶孤舟,在风雨飘摇中驶入了安宁的港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