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透视保镖 > 正文_第106章 青莲葵水决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d县,袁家大宅。

    这里占地面积极广,白墙黑瓦,前庭后院,中间一排排充满园林味道的飞檐房屋鳞次栉比,气势庞博。

    半夜三更时分,宅子里静悄悄的,只有大宅门前的两盏大红灯笼和巨大石狮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忽然,一辆出租在大宅门前停下,里面下来两个步履蹒跚的男人,正是刚刚从紫熏的别墅里被打出来的袁同罡和黑衣男二人。

    出租车马上就走,两人到门前大声拍打,喊叫,直到一个门卫样的中年人过来开门,一声“大少爷出事了”,犹如平地春雷,惊蛰而起,宅子里马上点亮一盏盏灯,人影,脚步声,哈欠声,以及惊呼声响成一片。

    “说,是谁,是谁把我儿子打成这样的?”大声咆哮的男人正是袁同罡之父,袁天涯,一名后天巅峰武者。

    “快去把老蔡叫来,天涯,凶手是谁等会再说,先救罡儿要紧!”袁家家主袁方也走了出来,一看袁天罡的断手,马上阴沉了脸,但还算克制。

    袁家作为古武家族,自然有专门的医生常住家里,那老蔡正是一名医术不错的大夫。

    马上,蔡医生过来,一番检查,摇着头说:“少爷的断手接上没问题,但这下面……”说到这里叹了口气。

    袁同罡是袁家大少爷,身份尊贵,在整个d县没人敢惹才对,哪里想到现在竟然被坏了身子,从此做不成男人,这让袁家的人如何能忍?袁天涯大吼一声,一脚踢在旁边一块大石头上,那石头立即四分五裂。

    叫老白的男子几句话诉说,道出其中缘由,当然其中过程能省则省,黑白对错更是无须交待,袁天涯大声咆哮:“熏然珠宝的紫熏,我一定要挖出她的心,为我儿子报仇——”

    还是家主袁方考虑的多一些,皱紧老眉问:“熏然珠宝的紫熏,是不是紫家出来的那个弃女?我听说,此女身怀顽疾,经脉不通,无法修炼古武,那是谁把你们打成这样?白大智,你给我原原本本老实交代。”

    老白,也就是白大智,一见袁家主发怒,惊慌之下终究不敢再隐瞒,原原本本和盘托出。

    袁天涯不管不顾就要带人到紫熏家里为儿子报仇,袁方一声怒喝将他拦住,这边却是一巴掌打在白大智的脸上:“混账东西,让你保护少爷,你就是这么保护他的?”

    可怜的老白,刚刚被叶开一耳光打落七八颗牙齿,半边脸肿成猪头,这会儿另一边脸也肿成了馒头,两边都没牙了。

    “紫家……,那弃女的身边居然还有高手保护?天涯,这件事不能草率行动,如果有紫家的人在暗中保护那女人,就说明紫家弃女只是幌子,里面还不知道牵涉到何种秘密,我当初还就奇怪了,一个被紫家赶出来的小女娃,如何在d县这地方把生意一下做的那么大,恐怕紫家这是在谋划着什么吧?”

    “先不要轻举妄动,给我好好去查查那女娃的底,还有她身边的保镖。”

    “现在,先治疗罡儿。”

    袁方一番发号施令,众人纷纷行动起来。

    ……

    ……

    青莲葵水决。

    这是一门适合女性修炼的功法,但这是凰挑出来给宋初涵的,想必也不会差;顾名思义,这是一种水属性的武学。

    实际上,修行法诀和古武之间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甚至追溯到很久远的时候,两者不分彼此,古武就是从修行者武技中分化出来的一部分,只不过武者没有灵根,或者没有引灵气入体的窍门,无法成为修行者。

    凰给叶开细细讲了一遍如何修炼这门青莲葵水决的要点,叶开都一一记下,他怕到时候忘记了,再说宋初涵是越早修炼越好,此刻也不管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马上跑去敲开了她们睡在一起的房门。

    经过一场激烈争斗,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久,好不容易刚刚睡着的宋初涵被一阵敲门声闹醒,脸色自然不会好,捂着脸就开骂:“小王八蛋,你脑子进水了,半夜三更敲什么门,知不知道女人不睡好会影响容貌的?如果不给出合理的解释,你就死定了。”

    叶开看看她,再看看同样一脸迷糊的紫熏,一把拉住宋初涵:“你跟我去隔壁。”

    这一下,宋初涵就误会了,还以为叶开是要自己兑换先前的承诺,迷迷糊糊中当着紫熏的面就叫起来:“放开,放开我,我是答应跟你一起睡觉,可没说要睡一张床吧?你睡那边,我睡这里,同一个时间睡,也算是一起睡,我没说错吧?”

    虎妞说这话说的很溜,因为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叶开当然不是真的要跟她滚床单,他现在可没这个胆,小命重要,可也被她这说法弄的一阵郁闷,敢情自己早就被她坑了;不过他马上说:“谁要跟你睡一张床了,你想睡我还不同意呢,我跟你说啊,我已经从我师傅那里帮你求来了一门武学,但她只跟我讲了一遍,我的记性不好,你要是现在磨磨蹭蹭,等到明天我可就全忘了,到时候你想学也没机会了。”

    “什么,什么,武学?哦,哦——”虎妞终于从半梦半醒中又清醒了一些,大概觉得还没完全清醒,居然伸出两指,直接在自己的大腿上拧了一把。

    “哎哟——”虎妞一声痛叫,这下子彻底清醒了。

    叶开看得目瞪口呆,他可是清清楚楚看到她那大腿上起了一个淤青,这家伙还真下得去手,不过她此刻穿着一件真丝吊带睡裙,裙摆只堪堪遮住屁股,两条又白又长的腿俏生生站着,真是好看极了。

    “走走走,去隔壁,去隔壁……”她也不知道要套个衣服啥的,拉着叶开就朝外面走。

    到了房间,看着她睡衣里面显化出来的两座丰伟山脉,叶开眼馋的飘了一眼后将自己一件衬衣丢给她:“穿上它,你这样子,我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宋初涵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完了还用一张毯子盖住膝盖以上的大腿:“好了,快点,现在记起来了吧?”

    “嗯!”叶开点点头,忽然心中一动,一个恶作剧浮上心头,“我师傅说了,这是我代师传授,本来她老人家是不愿意的,不过我给你说尽了好话,嘴皮子都快磨破了,这才给你讨来一门绝学,叫青莲葵水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