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极品透视保镖 > 正文_第108章 打脸都没意思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算命的,生意来了!”叶开坐在车里喊了一声,向曹二八招手。

    “什么生意?”

    “上车说。”

    叶开是他贵人,曹二八自然不会拒绝,低头也不知道跟女人说了几句什么,那美女娇声笑了几声,居然站起来搬着他的算命摊往足浴店里面走,一边还说:“曹哥哥,记得晚上再帮人家摸骨哦!”

    靠!

    叶开暗暗骂了一句,看道爷龙行虎步的上车,满脸红光,开口道:“老曹,在这足浴店里很吃香嘛?拉皮条的生意怎么样?”

    老曹瞪着眼说:“我呸,道爷我是正儿八经的麻衣神算,怎么可能给人拉皮条,拉皮条像是道爷干的活计吗?”

    “怎么不像,我看着挺像的,你说说刚刚那位美女,都叫你曹哥哥了,还摸骨……啧啧啧,打算晚上摸人家哪块骨头啊?”

    曹二八一听这事倒是苦了脸:“哎,别提了,刚刚那美女,上三辈子都是做寡妇的,三世寡妇,到了这辈子,也不知道哪只眼睛看上道爷我了,天天跑来说要摸骨看姻缘,骨头都要摸碎了。”

    此言一出,叶开紫熏宋初涵马上哈哈大笑起来。

    紫熏道:“二八哥,人家美女摸骨看姻缘是假,看情郎是真,你看人家都三世寡妇了,说不准就等你这个真命天子,你就别为难人家了,从了吧!”

    曹二八咳嗽了两声:“说正事,叶子,你是找了什么生意?让我是算命看相,还是看风水,这么多人一起去啊?”

    “让你上演一出道士下山,做一次美女保镖。”叶开也不隐瞒,将昨天晚上袁家大少爷摸进别墅里意图作奸犯科的事情说了一遍。

    道爷一听叶开把人家那话儿给整没了,当即笑出来:“我道怎么那天看那位少爷的面相,阳中含阴,短中见长,有阴阳逆反之相,原来是你小子搞的鬼啊,不过就他那身子骨,就算去泰国再整个十七八遍,也整不出个女人样来。”

    道爷口才好,是个话唠,一路上车子里哈哈笑闹,把宋初涵这个开车的都差点都笑抽气去。

    …………

    玉成派出所。

    胖警副所钟品良看见叶开,急急皱了几下眉头,似乎想起了什么,一下冲过来就要抓他:“是你这小子,监狱里的死逃犯,居然还敢跑到派出所里来。”

    叶开当然记得这家伙,当初就是他把自己关进牢房,让妹妹一个人呆在家里,结果被蒋云斌所害。

    看见钟品良抓过来的手,他躲也不躲,在手掌进到身前十公分的时候,突然动手,一把扣住了他的脉门,冷冷道:“我记得你。”

    “你还敢动手?”钟品良对表妹一家的灭门非常痛心,更加肉痛,因为没了蒋家在d县的势力,他的钱袋子也就没了七彩的收入,正心情不好呢,居然看到了这个逃犯,“小宋,你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他抓起来?”

    他大声咆哮。

    “咯咯咯——”

    一阵骨头仿佛要被捏碎的声音,钟品良痛的肥脸一阵颤抖,撕心裂肺又气急败坏的吼叫:“松手,松手,快点给我松手,哎哟……我的手断了,麻痹!”

    叶开当然知道在派出所不能伤人,轻轻一推一松,钟品良身体后退了两步,差点一下跌倒在地;他那一身肥膘肉,早就没有当警察的样子了。

    “混蛋,你个混蛋……你完了,我一定要把你抓起来。”钟品良捂着手腕,都要发狂了。

    宋初涵正要说话,一行人从里面某个房间走出来,带头的正是所长大人:“怎么回事,大呼小叫的,成什么样子?”

    “所长,是这个小子,他是……”

    话还没说完,后面一个男人挤开派出所所长,直接站在了叶开面前,重重一拳打在他胸口:“叶兄弟,真的是你?”

    “呵呵,纳兰大哥,你怎么来d县了,难道负责蒋家别墅案子的人就是你?!”叶开不在意的笑笑,看着男人,来人正是f市,女汉子纳兰云颖的大哥,纳兰长云。

    “可不就是嘛!”

    两人像兄弟一样说话,原本还在气急败坏嚷嚷着要把叶开抓起来的钟品良马上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们;纳兰长云的身份他是有所了解的,军情九处三中队的队长,专门管f市、s市以及周边一些地区的高级案件。

    军情九处可是比国安还强大的部门,手上捏着杀人执照,见官大一级,可不是他这种小人物能抗衡的;如今看到叶开跟这样的人物谈笑风生,称兄道弟,一点都不拘束,随意的就像路边吃麻辣烫碰到个朋友,他岂能不震惊莫名?

    所长不认识叶开,等两人打完招呼,他才客气的问:“纳兰队长,这位先生是……”

    纳兰长云哈哈笑着拍了拍叶开,语不惊人死不休:“这是我妹夫!”

    不仅正副两位所长愣住了,就连旁边的紫熏宋初涵也愣住了。

    叶开皱皱眉头,可纳兰长云这么说了,他要再出声反驳就有些不给面子,他心里暗想:“颖颖难道没有告诉她大哥,自己只是挡箭牌的事情?”

    “刚才怎么回事?”纳兰长云这时看着钟品良,脸色就阴沉了下来,“我怎么听到你要抓我妹夫?他犯了什么罪,你要抓他?谁来告诉我?”

    叶开的案子是他亲自撤销的,里面一些猫腻他也清楚的很,只是不清楚眼前钟品良就是蒋云斌的表叔。

    另一方面,叶开救了纳兰家老爷子,老爷子一直当叶开是某个修行大门派出来的弟子,还让纳兰云颖一定要好好抓住叶开;作为云颖的亲大哥,他是知道叶开和妹妹其实没什么的,可如果真有这么妹夫,他也很愿意给他们牵牵线啊!

    现在这种情况,不就是最好表现的时候吗?

    唰——

    钟品良的冷汗就下来了,结结巴巴说:“他,他……”

    当着纳兰长云的面,他可不敢说你妹夫是逃犯,而且这案子早就不归他们管了,正是交给了面前这位大爷,现在这情况,他是有口难开啊!

    所长也是巴结这位队长还来不及,闻言马上呵斥钟品良:“钟副所长,到底怎么回事,别吞吞吐吐的,有什么就说什么,难道还有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那个,是,是一场误会,我……认错人了。”钟品良苦笑着说,都快哭了。

    “认错人?作为派出所副所长,人都能认错,你还能干什么,回家种地得了?”纳兰长云严正呵斥了一番,见叶开也没啥别的表示,挥挥手让他滚了,这种小人物,他打脸都觉得没意思。

    “走,走,妹夫啊,我们找个环境好点的地方说话……,对了,这几位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