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终极武力 > 第849章 迂回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第八百四十五章迂回

    这大汉手中的这口刀厚背薄刃,一丈来长,明明已是沉重之极,可拿在他手里却显得很轻盈,就好像没什么重量一样。只随手微微一晃,刀身便嗡嗡一阵乱颤,寒光涌动间再被阳光一照,落在人眼睛里就仿佛是一泓秋水,又冷又厉,让人忍不住的心寒不已。

    不过这口刀虽然大的有些异乎寻常了,一般人别说见过,就是连听说都不可能,但要是落在了行家的眼睛里面,却知道这种形制的大刀,应该就是古代马战中的利器,三停大刀。上中下三停,每一部分都是等长的三尺三寸,通体近丈,乃是冷兵器时代纵横沙场,斩将夺旗,一等一的杀伐凶器。在唐国的历史上,能把这种大刀用的好的人,无一不是勇冠三军,名震天下的猛将。

    非天生神力,武艺精熟者,根本无法驾驭!

    而此时此刻,就是这么个大汉,手提此刀,站在裴满的身前,虽然还没有动手,但是很明显的,他身上的杀气已经完全锁定了裴满。如果不是上方的赵祯到这时候还没有说话,做出最后的决定,依着这人的性子,只怕早在之前裴满刚一跑回来的瞬间,就被他一刀给斩了。

    裴满的功夫虽然不错,可奴性深重,入骨入髓,在面对着赵家人的时候,天生就低人几头,莫说是反抗,就是对方把刀子递给他,让他当场自杀,估计他也会乖乖就范的。颇有点过去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的意思。

    “老三,裴满这奴才,事情虽然做的差了,可念他也是忠心一片,也不好就这么杀了。正好,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让他和你同去,戴罪立功吧。如果此役能杀了王越,那自然功过相抵,反之就叫他在战场上尽忠了。”

    上首,赵祯这个当代赤红龙旗的旗主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身体微微向前倾着,居高临下看着下面跪在地上的裴满。脸上的表情淡然,说话时的语气就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祗,仿佛拥有着一言可以左右众生生死的气势。

    哪怕是在对他的亲弟弟说话,也是一样的深沉如水,不动半点声色!

    “谢主子慈悲,奴才一定不负所望,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一句话落在耳朵里,裴满这时候终于敢把头抬了起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眼神中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丝释然的神情。

    赵祯的这一番话,对他来说不啻于就是天降纶音,把自己的命操于人手,到头来非但不敢有半点怨愤之意,反倒是对赵祯发自肺腑的感恩戴德。

    下面那拿刀的大汉听见了赵祯的说话声,也不抬头,只是哼了一声,便把横着的大刀竖在了身边。赵祯称呼他老三,显然这人就应该是赵家三兄弟中的老三,赵铮了。

    而事实上,这一代的赤红龙旗,在赵家的三个兄弟里,老大赵祯既是当代的掌旗旗主,也是家族之主,在整个家族统领一切,掌握大局,是真正的主人。再往下的两个兄弟,老二赵淳因为精于算计,长于商业,所以主管财事经营,老三赵铮则是掌握了整个赵家的武力,既是所有家将的首领,也负责执掌家法,放在过去在军队里就相当于是众将之首,且还身兼着军法官的角色。

    所以,碰到今天这样的事,如果不是赵祯出口求情,按照他们赵家的家法和规矩,不论何种原因,只要是临阵脱逃,那裴满下场肯定就是一个“死”字。

    前朝虽然早就完了,可赵家的这些人却始终奉行“治家如治国”的理念。即便人在海外,已是苟延残喘,但心里的抱负却是大过天,家中凡事不但大多都参照旧制,而且行事手段也和前朝的八旗军中相差不大。

    “什么事情,这么急?”

    赵祯高踞其上,正不知道想着什么,突然一抬眼,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下一刻,就在他转动视线的同时,门外的走廊上顿时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一个身材挺拔的中年人快步走了进来。

    “王爷,刚才外围的探子有消息传过来,说是发现了不少陌生人,正在逼近牧场,好像是那些金雀花的佣兵。还有王越那边,似乎也出了点儿问题,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止步不前,开始往回走了……。”

    这个中年人,身材魁梧高大,双眼之中精光如电,两侧太阳穴高高隆起,一看就是个已经将拳法武功练到了精气入体,神完气足地步的高手。正是当初和赵祯一起在船上远远观察苏明秋和王越的那个人。

    而且这个人的身份地位显然比裴满还要高一些,这一点可以从他对赵祯的称呼里听得出来。

    “哦?这么快就找到位置了吗?真不愧是苏明秋!”赵祯听到这个中年人的话,似乎也没觉得有多意外,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便挥了挥手道:“来了就来了吧。吩咐下去,给我把外围看住了,苏明秋你们挡不住,但其他的人却一个都不许给我放进来。”

    “至于王越这边,他既然明知道我是在算计他,还敢一路追到这里来,那就肯定不会中途收手的。更何况,这时候还有苏明秋在和他遥相呼应。如果我猜的不错,他应该是在拔都那知道了点什么,所以要变硬闯为迂回了。”

    “什么?大哥你的意思是,拔都那个奴才他敢泄密?”

    站在下首的赵铮原本听到中年人的一番话,正要开口,但是听见赵祯这么一讲,顿时气得暴跳如雷,须发皆张。

    “没关系的,都是意料中的事,无非就是见招拆招罢了。”赵祯仍旧坐在椅子上,岿然不动,“拔都这个人,平常办事也算利索,身手也很好,但就是小心思多了点儿,比不得阿当罕忠心耿耿,真要碰到了必死之局,做一点儿卖主求命的事倒也不奇怪。”

    “说到底,都还是我小看了王越那个人。没料到他的功夫居然会有这等的高明……。”

    “那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我们主动进行围剿?”

    之前赵祯所有的设计,都是建立在王越自投罗网的基础上的,只要他一上钩,进了埋伏的圈子,立刻刀兵四起,手段齐出,可现在对方却中途止步,不再傻乎乎的一路硬闯了,那从前的一些布置就成了鸡肋。如果不能做出相应的应对和变化,效果自然要大打折扣的。

    “都怪这个奴才,临阵脱逃,乱了阵脚。不到,以他们三个的本事,联起手来拼死一战,认那王越再怎么厉害也不至于让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当真是该死啊!”

    赵铮生性火爆,说话间,又一眼看到了跪在地上的裴满,顿时怒从心头起,一脚就踹了上去。登时踢得满地乱滚。

    “让人看紧他,别管他怎么迂回。只要他一现身,就把他给我逼进去。这件事,薛禅你去做,务必要让他入伏才行。”看着裴满被赵铮踢得一脸是血,却不敢起身,赵祯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多说。

    赵铮做事虽然莽了点儿,但说的话却没有错。如果不是刚才裴满突然临阵脱逃,以他的功夫真要和拔都联起手来,死拼王越,就算最后仍旧不是对手,依然要死,可也不至于让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

    至少拔都是绝对没有机会泄密的!

    与此同时,就在赵祯几个人对外界的变化有了几分察觉的同时,高墙下,王越也已经从侧面斜插着走到了跟前。几百米外的拔都早就不见了踪影,四下里草木繁茂,一抬眼就可以看到墙上面不远处的那三架床弩,几个人正趴在墙头上,探头探脑的往下看着。

    但可惜的是,王越这一路行来,虽然一直都在调匀呼吸气血,可走起路来却是轻巧之极,脚下十趾抓地,一步一步,就好像出没于山林中捕猎的大猫,动作灵活的简直不似人类。任凭对方如何观察,他总会先一步的出现在这几个人的视觉盲区之内。

    并且他的速度,也是快的让人心惊肉跳,明明也没他有什么故意的遮掩,可穿行之间,偏偏就能无声无息一闪而至。就算能有人的目光偶然从他所在之处掠过,也只能看到原地的一阵风吹草动,再仔细去看便什么都没有了。

    身在异国他乡,赵家这一家人虽然一直以来表面上都是比较低调的,但因为坐拥着整个赤红龙旗的庞大资源,所以几十年下来在暗中积攒的力量也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以眼下的这座牧场来说,就是整个曼彻斯特周边地区最大的牧场之一,沿河而建,不但占地广大,区域内丘陵起伏,而且还在当年的那一座巴斯底狱的废墟上重建了一大片的庄园,高墙林立,宛如中世纪的城堡。外人别说进来,就是近距离去看,也看不到里面的任何一点东西。

    而这里,事实上还仅仅只是赵家在自己老巢落日镇外围布置下的一处“闲棋”而已。平时养牛养羊,用以谋利,真正用到时就成了一处隐蔽的杀场。

    因为距离市区较远,方圆几十公里内又都是私人地盘,是以这里就算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把周边道路一封锁,外人也绝对无法得知。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一次赵祯才会在这里安排好了一切,把王越给引了过来。不过现在,局面转变之下,王越要做的却是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要在这里迂回进去,给赵祯一个天大的惊喜。

    至于他突然中途止步,对方会怎么想,会怎么做,又能不能发现他,对于这些东西王越其实一点儿都不在乎。发现不了那当然最好,可以一路直捣黄龙,但要被发现了也无所谓,到头来也不过就是一个“杀”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