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三百四十四节 陌生的号码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群混蛋!,独狐求婚咬牙切齿道,“我泣全是为,才饭请团,这伙打着民主旗号的叛徒!穿越集团迟早要完蛋在他们手里!”

    姬信待到独孤求婚的情绪稳定一点了,请他把当晚的情况谈一谈。

    “没什么好谈得,我和冉耀说过好几次了。”独孤求婚说,“我就是为了保卫执委会才想到带队进去镇暴的。”说到这里他又激动起来,“马督公为全体穿越众呕心沥血,一群翘着脚丫说闲话的人为了几个女人还要闹事,到底是穿越大业要紧还是他们的生殖器要紧?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姬信想,这独孤一天到晚把马千瞩带在嘴上,实在是件很不妙的事情。他咳嗽了一声,提醒他:“还是说你的自己的事情吧,别人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但是这提醒显然没有奏效。独孤求婚依然三句话不离马千瞩,这让姬信暗暗叫苦,这不是在充分的给反马势力提供炮弹么?这独孤求婚缺心眼缺得厉害。

    他下意识的看了下四周,这里会不会布置有窃听设备?但是仔细想冉耀恐怕没这个胆子窃听穿越众的谈话,被揭出来就是重大政治事件,谁碰上谁完蛋。

    冉耀绝对不会碰这个高压线小他也没这个必要。

    再说这里是陆军俱乐部,陆军一贯是马千瞩影响深厚的地方,独孤求婚和陆军的关系也不浅,陆军不可能允许在自己的地盘上生这种事情。

    姬信只好不管这些,着重询问当天生的事情。

    “我说过好多遍了,你可以看材料小冉耀肯定把材料交给你了。”

    “我知道。但是我想重新听你说一遍。”姬信说,“再说一次,什么细节都不要落下。”

    “好吧。”

    于是独孤求婚又把当天的事情说了一遍。姬信听得很仔细一总得来说,没有什么和材料有出入的地方,只是在提及“有人打来电话”的时候他打断了独孤求婚。

    “这么说你是接到电话才知道游行的事情的?”

    “当然,我在城外睡安。我是外围警备司令,每天都睡在派出所随时准备应对紧急情况没想到保卫的是这么一群混蛋”独孤求婚又开始牢骚了。

    姬信问:“电话是谁打来得?”

    “有很多人打来电话。”独孤求婚满不在乎的说,“都乱套了,来了好几个电话。有打手机的,也有打我的办公室电话的。”他一口气说了好几个人名,有姬信知道的,有他不知道的他逐一询问了这几个人的身份。最后他问:

    “是谁告诉你:有人在围攻执委会?””

    “不对”姬信提醒他,“你刚才提到的一个人说的是“示威游行”姬信说,“你再好好回忆下,每个人在电话里说得具体是什么?”

    “这有什么再别?”

    “区别可大了。”姬信说。围攻执委会和到执委会去示威游行,似乎说得是一件事,但是当时听起来紧急程度完全不同。

    在姬信的提醒下,独孤求婚努力的回忆每个电话里的内容,事情过去好些日子了,再要回忆起来的确有难度。但是他有一点可以肯定,的确有一个电话他不知道是谁打来的。

    “肯定不是我认识的人”独孤求婚很是肯定。

    “荆马是谁得?”

    “不知道是谁得,很陌生。”

    “号码还有吗?”

    “在我手机上,我的手机被电信停机了,连和人聊天都不行,无聊死了。呸!”独孤求婚愤愤不平。

    姬信稍稍放心,如果手机被扣,很多环节上都可能造成证据灭失,很难查清了。现在政保总署没有扣押手机,起码说明冉耀在这件事情上是清白的。姬信原来已经打算好了,如果政保总署真得在这个事件里捣鬼,就算马甲不同意他也要动群众把政保总署“打个稀巴烂”一他什么也不怕。

    独孤求婚把手机翻给他看,姬信把当天这一时间段里的来电号码全部抄了下来。

    显然,这个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有重大嫌疑。虽然独孤求婚无法肯定“围攻执委会”就是这个电话说的。

    姬信决定从这方面着手。把事情调查一番,掌握更多的资料。

    临走之前,他再次提醒独孤求婚:“把前后脉络理一理,答辩的时候谈你自己的事情就好。”姬信忽然把声音压到耳语的地步,“再不要提督公了!”

    独孤求婚一愣,随即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他有点懊悔的说:“我真糊涂!现

    姬信带着谈话笔录离开了陆军俱乐部。他直接到了临高电信,要求见李运兴。

    在李运兴的办公室里,姬信出示了自己负责审理独孤求婚案件的委任书,要求李运兴配合调查。

    “没问题。”李运兴满口答应,“靠,独孤求婚这小子真是昏了头,听说他原本还要接管电信大楼,卡断通讯?这简直就是目无法纪么!”

    姬信奇怪,这是李亚阳的供述材料里提到的。当事人只有独孤求婚和李亚阳知道。这个案子的全部材料现在还处于保密状态,李运兴怎么会知道的?

    “李亚阳说得吧?”姬信故意做出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他也被连累苦了。”

    “百仞城里满街都在说这事。李亚阳是谁?”李运兴饶有兴趣地说,“还有人被牵连进去?”

    “满街都在传这事情?”姬信吃了一惊。

    “没错,我也是听人说的。”李运兴对此事看来很有兴趣,连连打听有什么内幕没有。

    “暂时还没有。”姬信含糊其辞,把抄下来的号码递给他,“能不能帮我查查这些号码都是谁得?”

    “这个不需要我查吧?”李运兴说,“你没有内部电话箔吗?每个。人的手机号全都能查得到。”

    “你帮我查查,比较有公信力。这是要拿到质询会上去的证据。”

    小事一桩。”说着他关照一个土著办事员去查核买个号码的持有人是谁。

    姬信又要求:能不能查一下事件生时段独孤求婚的手机上来往过的号码、具体时间和通话时间。他生怕独孤求婚的手机上的记录会有遗漏或者给他删除了什么。

    “好吧。”李运兴点点头,“不过你得出个手续给我。”

    “这是仲裁庭的搜查令。”为了便于调查,马甲事先为他准备好了若干空白的法律书,全部盖过章了,直接填写日期和缘由,再加上他的个人签字就能用了。

    “好家伙,仲裁庭真是手脚快啊,连搜查令都有了。”李运兴象个稀罕物一样的把搜查令拿过去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随后他打了个内线电话给绍宗,关照立即从服务器里调取独孤求婚的通话资料。

    十五分钟之后绍宗带来了材料。

    “没有遗漏吧?”李运兴知道这事情非同小可,不敢轻视,又追问了一句。

    “全部都在了,这是电脑里直接打印出来的。”绍宗说,“听说要作证据的,要不然还真不开这打印机呢。”

    “太谢谢了。”姬信说,“能不能给我张桌子,我要核对一下。”

    李运兴关照给他一个小办公室。姬信拿着这份打印件加上土著办事员送来的号码持有人名单逐一进行核对。

    电话上的记录和服务器上的记录是吻合的,号码持有人名单上几乎全是独孤的朋友、同事、熟人。姬信看到只有一个号码上是没有人名的,只简单的写了一个“公用号码”

    他把号码拿去问李运兴,李运兴告诉他:百仞城里有好几处地方有公用的小灵通电话穿越集团的人工接线电话是无法接通手机的,为了便于联络,就专门设置了这样的公用手机。用链条拴在专门的箱子里,不过平时很少有人用。

    “有几个地方有?”

    “执委会大院里有一个,食堂有一个,公共娱乐室有一个,还有一个在示范农庄里的咖啡馆。”

    “执委会大院?!”姬信喊了出来。

    “对,在执委会机要通讯室里。”李运兴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哦”姬信想不大可能是这个号码,机要通讯室必然有一套严格的使用登记制度。如果有人要捣鬼就不会去用。

    “这个号码是公共娱乐室里的。”李运兴说,“不用查电话薄我都知道。”

    “谢谢了。”姬信赶紧告辞出来。他立刻去了一次公共娱乐室。

    公共娱乐室是百仞城内专供全体穿越众娱乐的地方,内部结构类似于吧和图书馆的混合体,除了有临高当地印刷的图书报纸之外,还有上内部、打游戏用的电脑,有口、狱劲、旺口等各种游戏机,电视机和。四、音响、卡拉伙之类的娱乐装备。这是穿越众在平日里来得最多的地方。

    公用手机就设在角落里,这里有一台摇臂电话,一部装在塑料保护套里用链条栓在墙壁上的小灵通赫然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