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三百五十二节 等级制度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二外部分反对的人是从实用的角度出,认为采用肌瑰州不级会造成隶属关系不清楚,而且会造成土著严重的心里失衡。他们举关东军和伪满**的例子来说明,一个在伪满**服役的日本人少将,在日本军队不过是个预备役尉官而已。而一个日本军队的尉官就可以对伪满高级军官号施令。不用说这种现象在任何时空都是难以容忍的。这种明显的差别实施久了会造成土著干部强烈的不满。

    “先我们应该确认一点,土著是“公务员”不是什么“国家干部都德没有明确说自己支持哪种体制,而是先定了基调。

    马千瞩说:“这有区别吗?现在根本连最起码的村干部都凑不

    “区别当然是有的都德说,“村干部算不算公务员?”

    这个问题有点难度,理论上说他们是“干部”但是并非“公务员。”这其就牵扯到许多体制问题了。

    从控制官员人数来说,象村长这样的基层最好不要搞成公务员,但是现阶段穿越集团正在加强对基层的控制,加强对基层的控制的要任务就是加强基层干部队伍建设。

    “我们实行的肯定是公务员体制,或者叫官体制”。德的说,“原先的干部体制的弊端大家都很清楚一干部队伍膨胀起来太快了。而且容易结构老化

    马千瞩就这个问题还要争论下去,他的意图是在农村建立一支完全听从穿越集团的干部群体,不折不扣的执行穿越集团的所有命令什么农村自治之类的,马千瞩倒不认为是异端邪说,而是觉得这种体制移植到本时空的话恐怕会让农村的宗族势力继续把持基层权力。

    因为这个问题存在较大争议,都德建议暂时搁置,先把级别问题决定下来。最后经过讨论,认为在官场级别制度上不宜搞双轨制,免得造成*人为的困难。

    “元老体制实际上已经是一种把穿越众和土著分割开得贵族体系了,如果再搞出一种独立的干部系统,管理起来就太复杂了都德说,“我提议可以给穿越众一个高。比如军衔从少将开始起

    “这还了得,陆军不得出一大批少将了!”德嗣立刻反对,“这么多人辛辛苦苦的工作,不过混个科长、处长,这边几个耍烧火棍的哈德党就当上少将了?!我绝对不能同意

    大家知道总不但对陆军里出身比的军官不怎么感冒,时大部分平民出身的军官更是反感。尤其是田年党人,德嗣一贯对其嗤之以鼻。

    “官员级别不用分开”。德嗣说,“第一、元老等同于贵族,地位上已经吝出土著一大截了,没必要在所有方面都要显示自己人一等;其次,现在元老出任的都是领导职位,而土著只在低级行政职位上任职,等土著升迁上来,元老早就到了更高的位置上了。海军的土著军官升迁的快一点也没关系这是暂时现象,而且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土著的级别高过元老的。第三,就算有些元老实在嗯,太废,又非要当个官,不肯只当他的元老院议员,也可以加个虚衔来提高他的职务等级

    “最后,我们可以给土著安置一个玻璃天花板,只允许土著晋升到某个级别上,比如军队到少将之类。”

    “我们这一代人当然没问题了,下一代,元老们的孩子们呢?。都德问。

    “你们啊,大业八字没一撇,都在想自己身体里单细胞的未来了德嗣微笑着摇摇头”“难道你们会认为元老的孩子会在一场从出生就是最不公平的竞争输给土著吗?要真有这样的废物直接淘汰出去也是好事。还是先想眼前的事情吧。我倒觉得。我的官体制要尽快落实才对,而不是在这里谈什么元老和尖著谁指挥谁的问题

    接着对官体制开展了一次讨论,其实这讨论的在昭上早就开始了。

    从复古流的什么武功大夫、登仕郎到现代派的科长、处长、厅长,再到民国流的总长、次长、秘书官等等,不一而足。马千瞩又开始兜售他的行政出级的体制。

    “关于官员等级问题,不宜搞一刀切。小都德说,“强行统一成一模一样没这个必要,军队有军队的情况,政府机关有政府机关的情况,总不能军队搞三等九级,政府也搞三等九级吧。应该允许各部门搞自己的

    “这样就无法做级别对照了。你看,老行政级对应的很清楚,口、侣级对应正营、副营、正科、副科,一目了然。”马千瞩对这套体制念念不忘。

    “这样的级别对照没意思都德一晒”“我自己就是转业军官。这套东西还不清楚?所谓的对应级别根本没用,最多算个参考。只有在自己本单位才有用处!”

    “我看现在先采用职、级分开体制萧子山提议,“职务是“差使”另外有一套级别制度,由这个级别定待遇级别”

    “这不成了大宋的寄禄官制度吗?”

    “的确是一点这个感觉,不过我觉得这样可以解决年资的问题。”萧子山说,“其实去年我们搞得工人定级的时候也谈过这个问题

    当时这个问题是由都德提出来的,即一个工人如果长期不能晋级的话,势必会造成收入徘徊在低层次上长期不能提高。现实的干部体系也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因为能力问题、职务本身的关系或者高级职务总量限制,总有一部分人到了一定层面之后无法再提升到更高的级别上去,这样一来,他就长期被滞留,工作热情慢慢消退。

    有时候为了解决待遇问题,就会不得不按照年资提升人员。这在军队体系里问题不大,军队的士兵是流动性的,他们无需晋升。而军官是少数,按照年资晋升不会造成官多兵少的局面。政府机关里的公务员很少流动,时间久了往往就会出现许多诸如“正科级科员处级科长。”甚至“正处级科员。之类的现象。

    马千瞩过去提出搞得出级行政级制度。本质上还是和职务挂钩的。高职务对应高行政级,也对应高收入。还是不能解决不能升迁的低级干部的收入问题。

    “比如我们计划的警察局的基层单位驻在所,一个新毕业出来的学警很可能要在一个地方当驻在警一辈子。警察也是人,也要养家活口,如果我们长期让他停留在低水平收入上,不可避免的会促进他违法乱亿”

    “哼,又是高薪养廉的一套废话”马千瞩嗤之以鼻,“高薪养不出廉洁来得!”他猛得敲了下桌子来表示他的意见的强烈性,“高薪不过会吸引一部分掌握社会权力的人把自己的关系者塞进官系统而已。”

    “我们现行的体制不同,不可同日而语萧子山辩解道。

    “我觉得应该给公务员或者干部较高的待遇”都德说,“要统治就必须分权。既然分到权就要让他们享受一定的好处与其让他们自己私用手的权力来偷抢,不如我们正当的分一块蛋糕。”

    “要这么说的话,我们企业里的工人岂不是也应该享受这个待遇?。马千瞩说。

    “工人到不见得”。都德说,“工人就是干活拿工钱。只要保证他们和家人的温饱就行了。我们又不搞福利社会。”

    言下之意就是既然不需要给工人行政权力,就没必要给他们太多的好处。

    马千瞩阴沉着脸不说话,都德说说:“督公,高薪养廉是世界潮流

    这个你不要说我又是在胡吹和国际接轨。实际上我们只要贯彻一套严密的管理制度就可以最大限度减小官员**问题。”

    “对啊,那所谓的契卡干什么吃得。”有人想起了鼻凡。

    最后大家同意了萧子山提出的“职、级分开制”设定了一套级行政薪酬制度,这羽级不悄表其权力或者职位,只代表其享受的工资和福利水平。级以下的干部每年提升一级,级的,每三年提升一级;7级以上的就不按年资提升,按其能力水平和贡献大

    这样,一个土著官员正常的服务,没有犯下严重过错,也没有什么大功劳的话,连续服务歹年就能从最低的凹级上涨到7级。这样差不多正好是退休年龄了。

    土著官员有卓越贡献的,可以一次性奖励增加级。同样,作为惩罚手段,也可以暂停晋升薪酬级别若干年或者干脆降低级别。

    这个凶级行政薪酬并不构成土著官员的全部收入,否则就无法体现职务和能力的差异了,所以这个方案里土著官员还有其他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