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三百八十一节 春梦 一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人暂时不要招了用得人少,一般的散工招多了不好安排刘三关照他最近不要再招人了,等工厂落成之后再按照需求扩充人员不迟

    其实是邬德和他打过招呼,要他把好中药厂的人员关――现在润世堂里的工人有穿越集团招募来得,也有润世堂自己从广东招来得成分复杂,也不容易管理邬德希望刘三尽快把人事权收回来,以后制药厂的工人准备从检疫营的难民中统一调配

    “贤弟说得是,”杨世祥没想到其中还有弯弯绕,他对如何组织机器生产一窍不通,对刘三说的一切都是言听计从了,“以后这厂子的事情,就要全部拜托兄弟了”

    刘三满口应承,便谈起润世堂开设分号的事情了李梅出任商业部副部长兼任合作社主任之后立刻对中成药这个获利丰厚的拳头产品生了极大的兴趣,专门和卫生部开了几次协调会,就扩大药品销售的问题进行协商而对外情报局也希望增加的驻外据点

    药店不比奢侈品,那是人人都需要的东西,开在哪里都不会惹人注意润世堂就成为一个合适的对象了

    杨世祥不知道其中原委,但他也是极有野心的人暗自盘算了一番,却连连摇头:“分号还是暂时不开为好”

    他接着解释原委:“开分号就要涉及到用人,我这里有本事又信得过的,只有一个刘本善,其他人都没当掌柜的本事“我倒是有个想法,”刘三说,“润世堂能重整旗鼓靠得是什么?”

    “当然是贤弟你的两张方子”

    “没错,这就是叫一招鲜吃遍天下若是卖生药饮片,自然是字号老得好,但是我们只要有几种特效的丸散药剂,不愁买卖不上门,饮片不卖也罢”

    杨世祥一怔,不卖饮片还能叫药铺么?他到底是商家,稍微一想就明白了:不卖饮片只卖成药的话,成药直接从临高做好了运去,店里无需储备大量生药,也用不着雇佣许多药工炮制药物,用不着很大的房屋作为储存和加工之用只要一所柜房,再雇佣几个伙计当柜卖药就好,掌柜只要老成可靠就能用能缺省一大笔的成本

    这个主意很妙,杨世祥想了想,又摇头:“可惜没这许多成药可卖”

    “有了药厂还怕没有药?”刘三胸有成竹,其实刘三和李梅打得注意是类似屈臣氏的连锁药店

    两人商量了一番这个药店该如何开,成药的方子来源等等计较稍定,杨世祥便打听起澳洲人什么时候准备“分女人”

    “不瞒兄弟说,大哥这里颇有几张滋阴壮阳的秘方,”杨世祥说,“王师爷用了都说好!”说着他站起身来打开身后的一个柜子,从里面取出些坛坛罐罐来“这是药酒,这是滋补膏,”杨世祥指点桌子上的几个罐子,“都是按照家传的方子炮制的”他指着其中的一个罐子,“王师爷吃得就是这种,很是见效”

    “他是中年活鳏,纳了妾当然要用这个”刘三笑道,“这个买卖能有多少,不做也罢”这五百号人现在的问题是没地方泄,而不是泄过头需要滋补再说穿越众几乎全是青壮,吃这个恐怕只会上火

    “这些滋补药剂大哥愿意全部报效”杨世祥说

    刘三一怔这份礼物可不轻虽然滋补膏里噱头不少,真材实料的名贵药材也是要用得而且滋补膏不是吃一份就完事了,至少也得吃上一二帖的,算来也是很大的开销

    “使不得”刘三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是药三分毒,穿越众里还有许多中药黑,万一有点什么不良反应,就会成为攻击的把柄,影响到他和润世堂之间的合作关系

    但这话不能直接说,他想了想说:“大哥的心意小弟领了,但是我们那里多半是青壮,吃这个未免早了些”

    “贤弟不必担心,”杨世祥说,“其中绝无虎狼之药,不过是温补而已”

    “使不得,使不得,”刘三回绝的很是坚决,见义兄的态度很是恳切,只好提醒他一句,“大哥,滋补膏也是药,既然是药就不是一般的吃食……”

    杨世祥是个聪明人,立即明白了他内中的意思,心道兄弟果然想得周到!当下点点头“若是有人需要,小弟自然让他来买”刘三说,“如此妥当些”

    “还是兄弟想得周到”

    这顿晚饭吃到深夜,两人又议了许多要办的事情末了,刘三已经有了七八分酒意,满面通红杨世祥要丫鬟送来酸笋韭芽汤,汤里又下了二十只鸭肉馄饨,即醒酒又饱肚,刘三吃得浑身酣畅觉得在这结义兄长家过得日子比在宿舍好太多了

    杨世祥见他已经有了七八分酒意,叫了丫鬟扶他到里间安歇下刘三还有几分清醒,先将自己的手枪套取下来放在里床,才躺下来任丫鬟替他宽衣不觉立刻酣睡过去

    这一觉睡到半夜,猛然觉得心口闷热难忍,身上大汗淋漓,连衬衫领子都湿了口舌干燥异常

    刘三伸舌舔了下干涩的双唇,睁开双眼,咽下一口唾液觉得口干的紧,屋子里很亮,月光从纸窗户里投射进来,给屋子里带来一种朦朦胧胧的光晕一时间他几乎忘记自己身在何处,愣了片刻方才想起这是在杨世祥的外房院中

    他赶紧摸了摸自己的手枪:枪弹俱在才放下心来――以后不如把手枪留在宿舍里,县城里有步兵连有警察还有特派员,和绿区也没甚两样,带着枪走来走去真是白白给自己找麻烦

    渴的难忍,便自己起身准备倒杯水来喝窗前桌子上放着茶具借着月光下床走进桌边窗户外面的月光极亮,就是在窗下看勉强也使得

    然而虽有茶具,却没有茶水茶壶茶盏全是空得,触手冰凉刘三有些失望的坐回到床沿上忽然想起大明是没有热水瓶这样玩意,要喝茶得现烧水现,考究的人家也不过是有茶房里时刻滚着水备用而已

    只是酒醉之后口渴难耐,急需要喝水,刘三也不知道这院子中还有没有其他人,一时正没奈何忽听门帘一响,室内烛光摇曳――有个女子举着烛台走了进来

    “老爷怎么不叫奴婢倒茶?”

    开口出来是广东白话,这是刘三能听得懂的方言,知道大约是个丫鬟之类的人物,当下说:“不妨事”

    “您不叫奴婢,奴婢不就没用了?”女人的声音很清脆,说着把烛台放在桌上刘三不觉定睛看去,只见来人大约二十七八年龄,穿着青布裙袄,外罩背心,梳着双丫鬟生得眉清目秀,又透着成女人的风韵来

    刘三暗暗奇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还梳着少女的型,看她的一举一动中透出的妩媚也非青涩处子说能有得

    而且此人他不认识:杨世祥家中的仆婢不多,他差不多全见过,不记得有这样一个女人

    他警觉道:“姑娘是哪里来得?”

    “奴婢是近投到这府里来得,”女子落落大方,“婢子叫萱春,是从漳州来得”

    “你是福建人,怎么说一口广东白话?”

    “奴婢是广东人,早先的主家是漳州的”她边说话边从外屋提进个小铜吊来,取了茶壶茶盏在那里沏茶

    “不用沏茶,我不过是口渴,有口温水喝就好了”

    萱春却不答话,忙活了一阵端了茶盏过来:“三老爷喝茶”

    “三老爷?”刘三奇怪,忽然想到这是在称呼自己自己是杨世祥的结义兄弟,就是他老婆也得叫自己一声“叔叔”,这丫鬟当然得叫他老爷了

    茶盏外面是温热的,即不冰也不烫,喝到口中那个只觉得茶香清润入口甘甜,刘三抬手拭拭嘴角的茶水,萱春递上块手帕,让他擦嘴刘三心内暗道:“难怪驻外站的人个个乐不思蜀,这样的享用可比住集体宿舍吃公共食堂好多了”

    萱春收拾了茶具吊子又摸了摸他的被褥刘三酒后即睡,被褥上又是汗水又是酒渍她返身离开,一会又抱了被褥进来,替他将床上的被褥收起,重铺设

    “这是洗晒过得,极干净的被褥”萱春说

    “不用,不用”刘三有点尴尬,这也太铺张了,房里的被褥原本就是干净的,自己没有酒吐,上面不过是有些酒渍,又出了一身大汗而已

    萱春双膝跪在床沿上替他铺床,褥子上加被单,还要掖好,很是费事萱春撅着个浑圆饱满的,移到东,挪到西,刘三的双眼也不觉得跟着移动起来有最章节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