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十七节 博铺见闻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第十七节博铺见闻

    他对数学很有兴趣,少年时候再澳门读过不少欧洲人和阿拉伯人的著作,对几何学和代数学颇有研究不过外人对他的数学热情只以为是经营算账所需――不免还有一干无知的人取笑:说李老爷爱钱如命,怕账房先生黑钱,自己学算数学得门精

    李洛由间或也听到过这样的言辞,虽然无需争辩,却是暗暗苦笑:绝大多数国人对数学的概念还是停留在最简单的算术应用层面上李洛由博览过许多中外数学大家的著作,也和当世的数学家有过来往,但是这东西也就是在很小的圈子里作为一种“玩意”存在许多人觉得这是毫无用处的“奇技yin巧”,恭维一点的也不过说这是:“屠龙术”――要说应用,也只有天文历法上用得上了平时过日子谁用得上呢?

    以李洛由对代数和几何的修为,在本时空大明也算是少有的数学人才了不过这才能几乎派不上用处平日里他只能把解几何、代数题作消遣之用不免时有怀才不遇之感

    《数九章》的内容大致类似数论范畴,不过并非纯数学理论,内中有许多实际的运用举例,包括天时历法,测量、市场交易、税收计算等方面即有理论又有实用李洛由对此颇有兴趣,

    越看越有兴致,干脆在桌子上铺开了纸,拿出鹅毛笔计算起实例提来了――这是他少年时候师从耶稣会教士学习的时候留下的习惯

    他有眩晕之症,算得久了不免有些头晕目眩起身走了几步,干脆又回到甲板上去透透气刚出舱门,只见扫叶居然攀在一只箱子上,扶着桅杆在眺望看到主人出来,赶紧跳下来过了伺候

    “有什么好看得?”李洛由奇怪,“没个样子”

    “是,”扫叶恭恭敬敬的说,“老爷教训得是,小的在看盐船”

    李洛由看去,只见船舷左侧,一队船只正航行这队船只都是中小船只,有双桅的福船、广船,也有米艇、拖风之类船型各异只是每艘船的船头都涂着白色的字样:“临运”,后面居然是阿拉伯数字李洛由吃了一惊,他认得阿拉伯数字,平时记得私账也有用过这种数字不过,自己属于极个别的现象,这样直接油漆到船帮上的还是第一次看到

    “这是临高的船吗?”

    “没错,是马袅运盐的船”船老大说,“这边就是马袅港了,有个盐场”

    这样一说,李洛由略有印象:此地的确有个官盐场,属于海北提举司

    “这许多盐要运到哪里去?”

    “当然是博铺了”船老大说

    澳洲人在贩私盐李洛由心想,他注视这队盐船,大约是十艘,结队航行,每艘的吃水都很深,大约上面的海盐数量不少这样明目张胆的运输私盐,这伙人真是好大的胆子

    船队保持着规整的队形,一艘跟着一艘以单列纵队航行着水手和刚才见到的巡逻船上的水手一样穿着蓝色短褂子,有一些人身背长长的鸟铳,在船舷两侧警戒李洛由暗暗数了数,每条船上背着鸟铳的至少有四人还有几条船的船楼上装着奇怪的东西,一个圆形的西洋高脚杯式的底座上装着一个黑乎乎的长箱子,后面站着两名水手扶持着,不知道作何用处李洛由猜想可能是一种澳洲人的大炮――他们既以火器犀利著称,有几种大明和西洋都没有火器也不足为奇

    这样的架势,难怪官府只能装聋作哑李洛由想缉拿私盐这种事情一贯是捉小放大抓到惩办的无非是几斤几十斤的小贩子,抓大一个有几石的已经算是大案了,真正几十上百贩运的大私盐贩子是无人敢惹的不光是私盐贩子剽悍敢搏命,也因为这种买卖背后往往牵扯到缙绅

    澳洲人如此胆大妄为,背后的缙绅又是何许人也?高举可以算是他们的一个靠山高大官人又连着京师里的杨公公……

    不过,就算是杨公公也不见得敢于给他们如此的乱搞撑腰澳洲人显然没这么简单运盐的船队渐渐的落在后面李洛由眺望着马袅港,海岸线上一片片的盐田在阳光下显得很是耀眼盐田之间坐落着一座座的风车,巨大的风翼在风中缓缓得旋转着,这种巨大的提水风车已经成为马袅沿岸的一道风景线

    “很象尼德兰的风景”夸克评论道

    “这些风车有什么用?”李洛由问

    “我想应该是用来提水”夸克说,“否则我想不出有什么用”

    “如果是提水的话,为什么要把海水提升起来,”李洛由评论道,“开条水渠把海水引到盐田里不就是了?”

    这时候风向把船只向海岸线又推近了一点,看到风车的旁边有木结构的高台,高台的已经不重要了,这样大的一艘船就算是木头造得也够让人震撼了他摇了摇头,对自己来临高的决定甚至产生了一丝懊悔――他愈怀疑澳洲人是魔鬼的信徒――最起码也是用了某些堕落的禁忌之术

    倒是夸克对此不甚在意,兴致勃勃的东张西望堤岸上有两根平行的黑色铁条铺设着上面由人力推动着平板车,铁轮在铁条上出轰隆的滚动声车上似乎能运很重的货物夸克看着二三个人就能推着满满的平板车快的移动,有的车是箱式的,里面堆满了黑色的煤炭

    “真是好主意”夸克想这个法子能用很小的力气就移动重货,如果用马牵引的话效率会好不过中国似乎严重的缺少马匹,用人力也在情理之中

    李洛由的目光却被堤岸上的一座座高大的塔楼吸引住了塔楼有高有矮,不过最矮小的也不会低于二丈都是用铁条和坚固的木材建在石头的圆台上,塔楼的上面斜斜得向空中伸出长臂长臂顶端垂下黑色的绳子来

    这样的塔楼沿着博铺港湾各处都有港湾对面,据说是造船场的地方是密集

    “注意注意”堤岸上有人在边吹哨子边喊,“15号泊位开始装货”

    随着一阵轰隆轰隆的声响一长列平板车沿着轨道行驶过来,李洛由和夸克都吃了一惊――这列轨道车不是用人力推动的

    不但没有人力,也没有马匹、骡子、驴子、牛或者任何他们想得到的可以役使的动物平板车上也没有帆这一长列平板车就这样自己出轰隆声开了过来

    如果说有什么东西拉动了车辆,应该就是第一辆车,上面装着半张桌子大小的黑色铁家伙,还有一个圆圆的铁皮的大桶一般的东西这个黑色的铁皮筒上挂着一张很大的木板,上面用红色写着四个大字“严禁烟火”,还画着一朵火焰

    在这堆奇怪的东西旁边坐着驭者,他的脸熏染的乌黑,衣服也沾染的斑斑驳驳看不出本色来脖子上挂着已经变成灰色的白毛巾,这个人手里握着铁杆子不断的前推后拉,不时还向堤岸上的人大声的喊着什么

    “听说澳洲人的船无帆无桨一样能行,这车大约也是”李洛由小声说

    夸克?穷看了一会,脸上露出了恐怖的神情:“魔鬼”

    平板车停了下来,随着哨子声,几个穿着蓝布褂子的人从后面的平板车上跳了下来――李洛由现这里所有的人都穿着这种短小的蓝布褂子,不过有人腰里束着腰带,有人却不束共同特点是他们全戴着一种大概是藤编成的头盔李洛由闹不明白这种头盔有什么用?难道澳洲人学了三国志里的南蛮,还练藤甲兵?

    这几个人钻进塔楼下面的一个圆形的笼子里他们在笼子里快的跑动着,让笼子转动起来塔楼上的长臂随之升了起来,接着其他人全身用力的推动着这座塔楼转向了平板车的方向有一个人不断的吹着哨子,挥舞着一红一绿两面小旗子李洛由看了一会就明白了,这是在指挥推动塔楼绞盘的人转动的方向在他的指挥下,长臂慢慢的伸到第一辆平板车的上方,垂下一个巨大的铁钩子,平板车上的人把钩子挂住了车上的一堆网绳赶紧跳下了车在哨子声中笼子里的人又跑了起来,铁架的头部开始抬高

    一大堆的绳网原来是一个网袋,里面的许多麻包和草包

    “鼠笼起重机”夸克认出了这个玩意这东西在欧洲也有人用,不过相当的笨重,要很多人力,这个鼠笼起重机看起来要简单的多,也轻巧的多,大约是澳洲人改进过得

    长臂开始向船上移动,甲板上也有一个人吹着哨子挥舞着两面小旗子长臂移动到船甲板上空,吊索慢慢的放松,网兜安全的落在甲板上

    接着起重机又从另外一辆平板车上吊起货物这次吊起来的不是网袋兜了,而是一个木盘,上面整整齐齐的堆满了板条箱,箱子上面用网袋牢牢的裹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