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十八节 海关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第十八节海关

    比起同时代的欧洲使用的鼠笼式起重机,临高版鼠笼使用了变器和凸轮控制器,即提高了输出效率,又防止突然倒转引起伤亡事故

    21世纪科技改造过的鼠笼无论在效率还是安全性上都比夸克?穷见到的好得多即使以夸克?穷这样对工程技术所知甚少的贸易商来说,这种装卸模式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一平板车的货物,几分钟就装卸完了,总共用了不到十个人若是用人力搬运,非得一二个小时不成

    夸克?穷到大明之后的最深的感触就是大明极少使用畜力和机械,而有滥用人力的倾向,对这个问题他曾经和李洛由谈起过,李洛由的解释是,机械固然用来方便,但是一台机械总要省却许多人工,无形中夺走了这些人的饭碗

    “虽然是口苦哈哈的饭,但是也得让人有得吃不是?”李洛由对这红毛人不懂治世之道很鄙视

    李洛由一方面对机器很感兴趣,经常向欧洲来的传教士和商人打听这方面的消息,还订购图一方面却很排斥机器的实际运用这使得夸克?穷不是很能理解他的思维逻辑,不过大明的人力极其便宜还是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别是李洛由字号里的伙计,照夸克的标准,报酬简直低得难以想象

    难怪他屡次建议李洛由引进某些英国的机器运用在他的产业都被拒绝而李洛由还振振有词的说他不引“做善事”,因为用了机器就要解雇多余的伙计,毁了他们的生计

    到底是做善事还是人工便宜才让这位大商人拒绝运用机器的?夸克想大概兼而有之

    这位大商人只有对一种来者不拒的――那就是单纯靠人无法做到的事情比如造炮的机器

    此时,这位大商人正对这种装卸方式看得入神连刚才的恐惧感都渐渐消失了平板车和货箱车在轨道上来回跑着,有的是用人力推动,有的编排成一列,自己开动把一些货物运到泊位上装上船,又把另一些货物从船上卸下塔吊不断的转动起落,货物不断的流动着,这种度和频率让李洛由看得目不暇接

    运送的货物什么都有,从临高运出去的都有很好的包装,不是尺寸一致的板条箱,就是整齐的草袋草捆或者密封好的藤筐竹篓有由裹着草绳的坛子上面还做着各种标记和图案,李洛由勉强看到有的箱子上写着“易碎”“轻放”的字样

    运来得东西就不那么规整了不过看样子要杂得多:有一些是糙米和稻谷,一些是砂糖,还有一根根的木料,有的平板车上装运的是广东的生铁――最近他一直在关照手下囤积生铁作为铸炮的原料,对这种货色的形态标准已经了解了不少他一直奇怪为什么生铁的货源会如此的吃紧现在他看到那平板车上堆积如山的铁转铁条就知道了过去不值钱的冷货价格会涨得如此之高的原因――澳洲人收购生铁的规模远远出了他的水平

    澳洲要这么多生铁做什么?李洛由感到奇怪,他们卖出来的各种澳洲货很少有需要大量用铁的东西这些铁流入之后肯定是被囤积起来了

    难道他们是在打造兵器蓄谋造反?李洛由打了个寒战

    但是多的还是黑乎乎的煤,大部分的货箱车上装得都是漆黑的煤澳洲人对生铁和煤炭的需求似乎大得惊人

    船老大劝告道:“两位老爷,下船之后还要过海关,验关防,你们还是抓紧时间收拾行李下船”

    李洛由原本指望润世堂派人到码头上相迎,所以在甲板上等了好一会,眼见着附近几艘船上的客人都走干净了,还是没有来人相迎,只好关照少爷准备下船

    李洛由大老爷做惯了,自然有下人们操持不到片刻,仆役们便将行李捆扎完毕,把这位李老爷簇拥在中间,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下了船

    堤岸上除了铁条路之外,也有行人的道路,道路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铺得,灰色的硬路,光洁平整,路两边还树立着牌子,上面写着“行路靠右”有牌子不算,路面上干脆直接涂上了白色的箭头一边“去”一边“来”

    李洛由一行人按照箭头的指示,靠在右面走路堤路的尽头矗立着一座长长的房子,房子是四四方方的摸样,当中和欧洲的教堂一般矗立着一座钟楼,不过上面并没有悬挂青铜大钟,只有一个巨大的圆形窟窿,用木板遮蔽着

    这座建筑很奇怪,最奇怪的就是有许多门前面有个很大的空场现在人不多,空荡荡的可以看到空场上树立着许多大牌子,分别写着“本地”、“长期有效”、“短期有效”、“临时”、“报关”、“检疫登记”、“难民”、“绿色通道”……

    李洛由初履此地,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夸克对这套东西也是莫名其妙正在徘徊间,有穿着蓝色对襟短褂的人迎了上来:

    “你们是第一次来临高?”来人说着一口字正腔圆的官话李洛由注意到此人胸前钉着一块布票子,上面墨笔恭楷的写着“海关”二字

    如此说来这就是澳洲人设的海关了,不过海关主要是收税抽水,现在澳洲人即不抽水,这所谓的“海关”官吏到底有何用处呢?

    “正是”扫叶赶紧迎上去答话

    “有带货物吗?”

    “没有货物”

    “请走临时通道”这个人指点着

    李洛由原本以为夸克的存在多少会遇到一点麻烦但是对方显然对红毛人不感兴趣

    扫叶沿着通道先过去瞧了瞧,才回来道:“老爷里面还要排队办事,你先在这里宽坐片刻,让小的去办”

    “你去”李洛由吩咐一声,选了个有遮阳棚的地方,身边的仆佣赶紧打开两张折腿凳子,请老爷和夸克坐下,接着又有人从裹着蓝缎面暖套的白铜暖壶里倒出茶来,又有人递送手巾夸克有吸鼻烟的嗜好,烟盒子也马上奉了上来

    这番做派让广场上的人纷纷侧目李洛由是享用惯了的人,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倒是随着前来的韩师爷咳嗽了一声,小声道:“老爷,这样是不是有些招摇――”

    “无妨”李洛由想这次来本身就是要和澳洲人接触的,否则自己也无需去联络杨世意了现在澳洲人大概早知道他要到来了

    李洛由喝着热茶,审视四周,只见这里打扫得极其洁净,各色人等进进出出,各行各路,各做各事,稍有犹豫不决徘徊观望的,便有穿着蓝褂子的人上前指点,看上去便是井井有条的模样

    李洛由正暗自点头,打开一柄祝枝山题字扇面的折扇轻摇,目光扫到一边,手抖了一下原来这广场的一边还有三间房屋,门口还树立着一个木牌子,上一行不伦不类的浓墨楷:“大明临高县博铺巡检司”,且不说这牌子立得根本不合大明的体制,在澳洲人堂而皇之的海关一旁居然就矗立着大明的巡检司,让人有啼笑皆非之感

    这个巡检司门口居然也有一名身穿公服的巡检司兵丁手持哨棒站岗,看模样倒有像模像样,只是这兵丁和尚一般的头暴露了此人其实是个“髡人”,或者说叫“假髡”

    这伙澳洲人倒有趣的紧正想着,扫叶一路小跑的过来,单腿请了个安;“回老爷,那边的副爷非要您亲自过去填什么表,小的说了好些时候也说不通――”

    “来此地,行此礼”李洛由收起扇子,站了起来,“走,去会会再说”

    屋子里是长长的柜台,后面坐着好几个缀着“海关”字样布票的人,李洛由注意了一下,他们都很年轻,最多不会过二十岁每个人面前有一叠白纸,欧洲式的蘸水墨水瓶还有中国式的文房四宝

    “这位是我们老爷”扫叶摆出很足的气势说办事人抬头打量了他一下:

    “要填写表格,识字吗?”

    连客套的话都没有,不用说“老爷”二字了扫叶刚想呵斥,李洛由点点头:“认得几个字”

    “那太好了,你自己填”说着给了他一张白纸,“笔墨都有现成的”

    李洛由拿起来一看,白纸上已经事先套格印好了许多字句,什么姓名、出身年份之类的林林总总的内容有些象住客栈登客簿,不过内容要详细的多

    他思量了一下,取了一支笔开始填写起来,李洛由来临高用得是化名,叫犹树成他就填了这个名字,职业写得是“行商”,居住地是佛山,来此的目的同样写了“行商”

    最后是随带从人的数量,姓名和性别李洛由一一填写完毕,交换给他,对方稍加浏览就拿起个图章盖了下去

    “按个指印”办事人递过来一盒红色的印泥

    李洛由过去生意还不大的时候的确在订立契约的时候按过指印――这是种普遍的商业习惯没想到临高的澳洲人也搞这套

    表格随后交到了旁边的一个人

    此人复核一遍之后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牌子,牌子是厚纸做得,很硬,有半本这么大办事人在李洛由填写过的表格上撕下一长条纸用浆糊粘在牌子上然后用一支竹杆的铁尖蘸水笔开始在牌子上写着什么

    “你在临高期间要随时携带这个牌子”办事人说,“牌子的有效期是三十天离开临高时将牌子交回如果你要在临高逗留过这个时间,必须在到期前到这里或者所在地派出所重登记领牌”

    他加重了语气以表示郑重:“……牌子很要紧,千万不要丢失,万一遗失损坏要尽快来登记”

    李洛由接过来一看,牌子的背面写着“临时签证”,下面贴着那张撕下来的长条纸是粗粗细细的黑色线条组成的一个长方体,下面还有一排阿拉伯数字

    正面除了写着他登记的名字、来处、职业之外还有“证日期”,最下是一行字:“有效期自填之日起三十天”

    李洛由注意到,不仅是他有这块牌子,韩师爷、扫叶乃至每一个佣人全都过来一遍领到了相同的牌子,不认字的人是由办事人代写的

    领到证件之后,李洛由旅行团又沿着柜台往前行柜台后面这会是几个穿着蓝布长褂的年轻女子,她们戴着馄饨一样的布帽子,褂子做得很修身,看上去模样甚是俊俏胸前的票布写着“检疫”

    这几个女人身后,是四五名身穿黑色短褂,腰里束着带子,头戴圆盘式帽子的男女,他们的胸前票布上写着“警察”――李洛由知道这块小小的布实际上市注明他们的差使

    女人接过李洛由手中的牌子,看了看之后喊了一声:“佛山”

    他身后的一个女人马上翻看一本大本子,过了一会大声回道:“佛山最近九十天无疫情”

    接着女人又问李洛由一系列问题:最近有没有烧?有没有咳嗽?还仔细的端详一番他的面色让这位老爷觉得很不自在――平日里女人们看见他或是诚惶诚恐或是害羞的把眼睛垂下去

    “最近得过什么病没有?”

    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后,女人喊了一声:“通过”随后啪得再李洛由的牌子上盖了一个章,李洛由仔细一看,印章居然是蓝色的,上面刻着四个字:“检疫合格”

    随后是夸克,照样问了这些问题,李洛由忽然听到:“得过梅毒吗?”

    “上帝作证,没有”夸克断然否认

    “淋病呢?”

    “没有”

    “请您到里面来一趟”女人说

    “为什么?”夸克有点觉得不妙,“我没病,我很健康”

    “只要一会就好”女人毫不通融,身后几个带着棍子的壮汉也逼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