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五十七节 战争指导原则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第五十七节战争指导原则

    会场上终于渐渐安静下来了。萧子山先宣读了来自广州的电报全。随后,要求全体大会就这个问题进行讨论。

    召开大会当然不是讨论是不是打仗的问题,也不是讨论如何才能打赢。以穿越集团的力量,打赢一二万讨伐军是不成问题的事情。这次会议的主要目的是决定战争的规模和取得战役胜利之后该怎么办的问题。

    当然,元老们的决心是一致得,那就是不打则已,一打就要将明军打残打破胆。使得其再也不能起窥觊临高政权之心,达到以武迫和的目的。

    但是在打到什么程度收手这个问题上,会议上再次起了很大的争论。

    最后形成了三种主流的主张:

    第一种是保持现有的不战不走不抚的局面,将来犯明军彻底击溃消灭即告结束,继续盘踞临高。

    支持者认为,这样的好处是不会和大明彻底的撕破脸皮,依然可以保证和大明的海上贸易渠道的畅通,而且也有利于保证广州、雷州两站的安全。广东官方只要没有失陷州县,惨败之后依然可以讳败言胜。换而言之,给广东官府保留底裤。

    第二种是挟大胜之余,追击明军到琼山,摧毁白沙水寨的明军,彻底消灭海南明军主力,随后对海南各州县进行攻略,迅占领全岛。使得整个海南岛的人力物力能够尽为穿越集团所用。形成割据海南的态势。

    第三种是第二种的升级版本,主张不仅要占领全海南,还要对广州进行惩罚性远征。有人提议动用圣船,用甲板上的重炮炮击广州城,在全广州营造恐慌情绪;也有人提议出动特侦队,对广州城里主张对临高动武的官员进行一次斩行动――有不少人提议直接把王尊德全家给灭了。

    三种方案各有一批拥戴者,在大会上唇枪舌剑,互不相让。

    总得来说,第二和第三种实际上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区别。第三种则得到了司凯德的积极支持,他提出了一个完整的策略方案:

    、夺取全海南,反正和明政府撕破脸了,一定要趁机夺取全海南。否则穿越国无法展。

    、争取在陆地全歼明军,而不仅仅是在海上击退,这样大明三四年里将无力进攻。而且将有大量的俘虏作劳工和谈判筹码

    、适度反攻大陆,争取夺取广州周边,甚至暂时包围广州城,充分震慑大明,但是不宜攻占广州,穿越国暂时还没有做好逐鹿大陆的准备。

    4、注意舆论宣传,和保护私有财产。我们的方针是反对广东官府的无故进剿,反对贪官以进剿为借口,掠夺民财,杀良冒功。但不反朝廷(对内反,对外不反),为和谈留下余地。保护私有财产可以收揽民心。

    5、以战逼和,临高不怕大明来打,但是数年内不希望和大明的贸易断绝。所以战后暂时对大明以和谈为主要方针,实在谈不下来再打。

    这五点之外,司凯德明确要求在在广州制造恐慌情绪:他提议学英国人火烧哥本哈根的模式,大规模的射康格里夫火箭,或者占领白云山,在上面架大炮炮击广州官署。

    马千瞩提出要言。

    他走上言台:“诸位元老。击败明军之后是否占领全海南,要不要炮击广州,先要服从于我们的政治需要――所谓军事是政治的延续。”他咳嗽了一声,“在我们讨论要把战争规模扩展到多大之前,我提议大家先梳理一下本集团的最近几年的政治和经济诉求。”

    所谓的政治诉求和穿越集团的经济诉求有直接的关系。

    “就目前来说我们依然严重依赖明政府控制区内的资源、人口和销售市场。”马千瞩说,“如果我们采用太过激烈的战争手段,不仅不会让大明因为恐惧而服从我们的意志,反而会造成大明对我们进行全面的政治和经济封锁,而且还必然伴随着不断的军事进攻。即使这样的军事进攻是完全无效的,明政府也会不断的进行这样的攻势来维护追击的面子。”

    “督公又在鼓吹他的乌龟流科技树理论了。”有人在座位上窃窃私语。

    “他说得也没错。打仗当然很爽,但是打完之后总要擦屁股。”

    司凯德马上起来反对:“等我们把大炮架到白云山上的时候,我看王尊德还硬得起来不再不行就从珠江上放它一万枚康格里夫火箭火烧广州”

    林深河在下面皱眉头:一万枚。这伙人还真是张口就来啊。火箭这东西第一武器设计小组早就搞出来的,当初还拿它放过烟火。展到现在,康格里夫火箭虽然还没用过却已经列入了他准备淘汰武器的名单,第一小组已经试射了好几不同口径的黑尔火箭。这种火箭比康格里夫要先进得多,也不需要长长的稳定杆。

    “大明不是大清,没有琦善这样的识大体顾大局的大员。”季退思哼了一声,“我们要这么乱搞,就等着朝廷征琼饷,年年和我们开战吧。”

    “难道我们还怕明军不成,再说明廷征琼饷不是自寻死路,加了崩溃过程?”司凯德说。

    “没错,但是大明的经济和人口总量是我们的百倍。如果对方要认真起来,派个内阁大学士之类的人物来督师,一天到晚打仗对产业升级很不利。”马千瞩继续坚持自己的看法。

    “打仗有什么关系,军队是要打出来的。”魏爱听说要打仗,早就心花怒放,搞了一个扩军计划表。他推测了一下,明军的水师不行,必然以陆师为主力,这正是陆军大放异彩的好时机。而且明军一来几万人,陆军连辅助部队加在一起不到四千人。青年军官俱乐部的一干人商议之后认为,这正是要求元老院通过大规模扩军的决议的好机会。

    外敌当头,来得又是陆军,陆军不扩编谁扩编?魏爱和张柏林打得就是这个算盘。

    “打仗是要花钱和消耗物资的,是一种纯消耗。我们的打仗模式和本时空的军队不一样,是典型的高消费战争。如果不能占据地盘和人口,这种仗就打得得不偿失了。”马千瞩对打仗的建议很不热衷。

    “我认为,不如干脆藉此机会占领广州,进而控制整个珠江三角洲,有这个地盘,要人口有人口,要物资有物资。”

    “用四千陆军占领整个珠三角?守卫海南有海军的支援,可以抵消敌人的人数优势。到了大陆上这点兵力就不够了。”

    “所以要扩大陆军的规模才行。”魏爱等得就是这句话。

    “我坚决反对在这个产业升级的关键时刻把太多的资源投入到军事项目去。”邬德立刻表示反对,“占领珠三角地区势必将我们卷入到长期的大规模军事冲突去,过度消耗我们的有限的实力。”

    钱水廷也反对:“陆军规模已经足够满足现有的任务了。即使这次作战,适当的临时补充兵员再辅助以民兵就可以。没有必要盲目扩大常备军的数目。而且以我们的状况不需要太多的陆军……”

    “你说什么?”魏爱跳了起来――这种说法在他看来是当众羞辱陆军,“你这是污蔑陆军”

    “我不认为这是污蔑。”钱水廷毫不退让,“军队的规模必须符合现有的经济规模,我反对一切盲目扩大军事行动的做法。”

    “你这是短视行为……”

    萧子山猛敲槌子:“注意言辞请大家不要人身攻击”

    占领珠三角的的动议很快就被否决了,大多数元老认为这越了穿越集团现有的实力。在军事和行政人员缺乏的情况下过早占领人口稠密地区势必要大量沿用旧的统治人员和机构。而且广东地区是明政府的重要财政收入来源地,明政府绝不会坐视不理。

    一旦陷入连绵的军事行动当,会严重拖累产业升级。进而影响到后续展。特别是对工业口的人员来说这是无法接受的。工业口的人员虽然非常希望看到自己制造的枪炮武器在战场上一展身手,但是更希望看到近代化的大工业体系在自己手建立起来。

    至于以吴南海为的农业口,更是竭力反对扩大战争规模――农业口比工业口更担心自己的坛坛罐罐――工业口的坛坛罐罐好歹是有设防措施的,农业上的土地、灌溉系统这些农田基本建设是根本无法保卫的,也担心自己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农工被拉去打仗。

    因此农业口的在会议上的主张最为保守。只要求能够击退明军的进攻就好了。当然,吴南海也要求全歼敌军,以便把俘虏转化为农业工人。

    但是多数人认为,占领全海南的时机已到。再局限于临高一地,未来的展空间非常有限。而且也留下了很大的后患。朝廷始终有可能利用当地的政权机构和资源动围剿。而且朝廷正统的名分始终在大明那边。临高的百姓会有“从贼”的感受,一旦局势稍有不稳,很可能会出现民心的崩溃。政治保卫总局的调查表明,许多“先富起来的”百姓都有一种对前途的忧虑。

    马千瞩见会场的气氛明显不赞成只保有临高的方案,他决定抛弃只守临高的a方案,改用b方案。

    “先我们需要不需要保持和大明的表面和平?”马千瞩说,“从战略角度来说,这非常有必要

    “如果我们要维持和大陆的经贸关系,想继续从大陆输入人口物资,和明政府维持表面的和平的状态就至关重要。”马千瞩说,“所以我反对一切把战火扩大到大陆上的去做法。一旦战火扩大到大陆,大明必然要和我们断绝贸易往来和人口流动。”

    当然,以大明的行政执行力、有限的海上行动能力来看,这种封锁肯定是不完备的。而且穿越集团不愁找不到足够的代理人来为自己服务,建设的山海两路商务-情报体系也能起到补充的作用。但是这样的“走私”活动无论从规模还是成本上都远远过了正常的贸易。

    “我们采用的手段就必须有一定的策略性――必须让广东官府留下遮羞布,使得王尊德李逢节等人能够继续糊弄塞责。”

    要达到这个目标穿越集团就不能使用过于激烈的手段――不能去搞大规模的斩行动,也不能炮轰广州,甚至不宜公开的占据海南各府县的治所。总之,要给广东地方政府留下面子和塞责的理由。

    “其次,我们要不要占领海南全境?”马千瞩侃侃而谈,“我认为这是必须的。”

    下面有人在嘀咕:“这和督公前几天的态度不一样么。”

    单靠从大陆收流民增加人口太慢了。占领全海南将使得穿越集团能够支配至少二十万以上的汉族人口和数量不详的黎苗人口――后者至少也有五六万之数。这比每个月几百到几千人的大陆移民移入度要快得多。而且广东的流民数量是不稳定的,不能长期稳定的供应。在开拓出其他人口来源之前,就地开人口是个节约时间的好办法。

    占领全海南,就能在更大范围内推广“临高经验”,进行民政体系的改革。这也是一种试验,不过规模从区区一个临高县扩大到整个海南岛,这对穿越集团数年来培养起来的土著工作人员来说是一个考验。而穿越集团也需要藉此来总结培训土著人员和地方行政的经验教训,为以后统治更广大地区作准备。

    “即要占领全海南,又不能和大明官府维持表面的和平,这个难度太大了。”有人质疑,“失陷一县就是要上报朝廷的大事了,何况失陷一府王尊德李逢节总不见得能装聋作哑到这个地步。”

    “所以我建议在全海南维持临高模式,即将各地胥吏阶层一扫而光,由我们的土著行政人员接管,架空当地官员,建立我们对海南的实际统治。朝廷需要的税、粮按照份例缴纳。”

    琼州府地处偏僻,大明的统治基础极其薄弱,除了儋州、临高、琼山、昌这些县还算略成气候之外,昌化、崖州等地地方政权的存在感是很薄弱的,基本上政令不出城门。有好几个县长期没有县官到任,是由佐杂官吏代理县政,架空县政接管政权是相当容易的――很多地方原本就谈不上有什么县政。

    江山在会场上一直没有言,他觉得这个方案有点一厢情愿。临高一县还好说好,这琼州一府都这么搞怕是很困难。琼州府里的衙门可有好几个:琼州府、琼山县、海南道、布政司分衙,海防参将……

    这么多的官儿就不比在临高这么简单了,万一出了一个愣头青不愿意随遇而安的混日子被架空,非要励精图治有所为,架空地方政权的事情就很难做得象临高一样完美了。

    而且琼山县还有一支驻军。如果要继续维持表面上的大明政权存在,琼崖海防参将的二千多人船是不是还允许继续驻扎?这可是朝廷的经制之师,不是早已颓废不堪的卫所。就算在作战将其摧毁,肯定还是重建起来的。卧榻之侧,是不是允许这样一支人马的存在?

    江山想,最为难的是:一旦反攻的陆海军兵临琼州城下,大破白沙水寨,这琼州府和琼山县的官儿要么投降要么就是自杀殉国了。不管哪一种做法,琼州府府城陷落这个消息是必然会传出去的,王尊德等人绝对没有这个胆子谎称府城未失。

    但是这些问题他不打算当面质疑――到具体实施的时候会有专门的会议来讨论此事。反正维持“表面的和平”也好,彻底撕破脸也好,他都是赞成占领全海南的。

    尽管有人质疑这个“维持表面的和平”是否能够做到,但是多数元老对占领全海南这件事情还是抱有很大的热情――临高这个地方毕竟还是太小了。很多人都有个隐隐约约的希望,一旦把政权扩大到全海南,每个人都能独挡一面――至不济也能出任到外县当个行政长官之类的职务。

    最后元老院通过了这次战争指导三原则:

    一、全歼来犯明军和其他各路敌人,同时消灭海南明军的有生力量。

    二、在有利的条件下占领整个海南。

    三、战争将仅限于海南岛和周围海域,不得扩大到大陆和其他海域――除非有元老院的批准。

    这次作战被定名为“第二次反围剿作战”。

    司凯德继续鼓吹战后与广东地方政府进行和谈的方案。

    具体方案是战后迅释放几名高级俘虏回广州,设法与广东官府的头面人物接触,要求与其进行和谈。随后再派出专人前往谈判。

    和谈的地点可以设在澳门,由葡萄牙人保证双方的安全。如果葡萄牙人靠不住,也可以选择在其他荒僻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