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七十八节 红夷大炮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第七十八节红夷大炮

    正在说话,忽然有亲兵来禀告,祭炮典礼已经准备好了00为了对付髡贼的火器,佛山送来十位铸的红夷大炮何如宾要人择定黄道吉日,亲自祭炮试炮

    今天正是黄道吉日,何如宾带着幕僚们来到校场,手下的主要将领们都来齐了,吕易忠也来了,正在张望只见十尊青光闪闪的大炮装在制成的老榆木双轮双腿炮车上,显得非常敦厚结实大炮前面摆好一张供桌,上有红纸牌位,上“大将军炮之神位”牌位前摆着三牲供品,清酒,香炉、烛台等物

    何如宾带着守备衔火器营主将李陌刀沐手焚香,向炮神虔诚三拜又诵读了事前由幕僚拟就的一篇祷词,然后拿起酒壶斟满杯子,浇在地上十名炮手先向总兵等跪下行礼,然后走到炮前,又跪下叩了三个头,这才过来推炮

    下面就是演炮了――所谓“开炮大吉”铸大炮照例要试放,这在军器制造中是再寻常的事情,但是大炮一经使用,使得在原来中国使用的攻城机械、投石机之类的传统武器立即相形逊色,不免就染上了神秘色彩,搞出种种仪式来,从元代开始大炮就有了封号和祭祀之例

    何如宾对祭炮很是重视一方面是他认为这样有助于提高士气,另一方面也想知道本省制造的红夷大炮威力如何他是较早接触红夷大炮的,天启年间第一次引进红夷大炮的时候,他就看过试射,学过西洋炮术,自己还搞了一本火器籍,

    当时仿制红夷大炮的技术已经相当成熟,李洛由的铸造场里造出的大炮即有从澳门借来的大炮作样,又有他家里窝藏着个德国传教士马阳春随时指点,李洛由从临高回来之后,按照自己在临高炮厂的所见所闻和身边的欧洲人的指点,自己搞了些土设备,也应用了镗刀镗光炮膛的技术所以铸出的红夷大炮明显优于其他炮场

    “这些炮铸得好”他赞叹道他已经看出这批炮是比较轻型的红夷大炮,“此是何人所铸?”

    “回大人的话:这是佛山的李家铸场铸得”李陌刀禀道,“他家铸场与别家不同,铸炮尤其精良”

    何如宾想了想问:“是那个李洛由吗?”

    “正是听闻他铸炮很是巴结,专门请抚军下了子,让佛郎机人借炮给他仿制”

    “难怪他的炮造得好,这李大掌柜是半个洋夷”何如宾笑道,“听闻他少时在濠境给佛郎机洋和尚当侍童,与洋和尚颇为亲昵与佛郎机人情分到底不同”

    众人哈哈大笑大家都知道何如宾对洋教十分反感,对本身是基督徒,又与澳门的基督教会有深厚关系的人当然是非常讨厌

    “请镇台示下,”李陌刀叉手道,“是否即刻演炮?”得到何如宾的同意之后,李陌刀挥动手中令旗:

    “大人有命,即刻试炮”

    随着一声令下,十名炮手立刻跑过来,将其中一门大炮推出红夷大炮很重,就算是这样射五斤重炮弹的轻型火炮,炮身也有一千五百斤,当时制造炮车为了负重耐用,用料特别粗重,炮轮上还加了许多铁钉铁箍,整门火炮非常笨重,十名炮手推动起来也相当的吃力

    炮手们将火炮推到位,其中一人先用铳规量角红夷大炮实际上是加农炮,一般都以较小的射角射击以求最大射程

    炮手高声报道:“铳规高六分”随后一名炮手用锤子锤打垫塞在身管和炮架之间的三角形楔木,使得炮身渐渐升高

    铳规高六分,大致相当于于45度射角,是滑膛加农炮最大射程时候采用的仰角

    “炮身高六分,弹可及一千零五十三步”何如宾向幕僚们和众将道,“若是七分,弹反短步”他自己编写过《西洋火攻神器》,对这套东西倒背如流

    李陌刀恭恭敬敬道:“大人所见极是”

    待得炮身仰起到位,炮手又喊道:“用药二斤六两”

    另外二名炮手赶快从土坑里提来一个瓷罐,这种瓷罐子是专用来装火药的,内外都有釉面,有束颈用来拴固,外面还用藤竹做得套子以便搬用炮手打开封罐胶泥,揭开封口的瓷碟,用木质的量药勺一勺一勺的量取火药,倒入炮膛,一个炮手用长杵将火药捅进炮膛底部,向接近炮膛底部的火门里插进用纸加火药做的引线,继续装药,捅紧,又装上一个木码,这才装入铁弹

    李陌刀请众人等后退十丈之外,其余众多将士也都退到远处,做好了万一的准备李陌刀只后退一丈远,将旗一挥,说声:

    “点”

    一个炮手用火把点燃了引线,炮手们立刻退到李陌刀身边,神情紧张,一齐注视嘶嘶冒着火花迅燃短的引线

    大炮虽然威力很大,但是当时的大炮铸造缺少工艺管理,铸炮材料也良莠不齐,质量不能保证;缺少经验的炮手,学习的是翻译的时候毫不考虑度量衡换算的西洋炮术籍……这使得很多火炮第一次射就会炸膛往往会死伤许多人

    引线冒着嘶嘶的火花往火门中燃去,突然,火门红光一闪,紧接着炮口喷出火光,出一声巨响众人只觉得脚下土地一震,霎时间大炮前一片浓烟在大炮响时,幕僚们和将士们都本能地将腰身一猫,炮手们也往下猛一蹲

    李陌刀弯着腰,他看见红光时赶快张开嘴巴炮响之后,他迅跑近大炮,查看了一番又用手摸一摸,放下心来,赶紧过来禀告:

    “大人炮身完好无损”

    何如宾和幕僚、将佐们走近来了检视炮身、炮架,坚固如初很是满意过了一刻工夫,有亲兵从二里外的土丘旁飞马驰回禀报:炮弹飞过了土丘,打断土丘后面的一棵树

    “髡贼号称火器犀利,比此炮如何?”何如宾笑道

    “髡贼之炮再犀利也不过如此”常青云道

    “呵呵,这还是五斤弹的小炮而已,若是放射十五斤弹的大炮,一炮即可糜烂三四里髡贼的火器再犀利最多也就如此了”何如宾胸有成竹,“李守备,现在火器营有多少大炮?”

    “回禀大人:加上这十位红夷大炮,旧炮共计一百六十四位”

    “虎蹲炮之类不算在内了去掉这些小炮,有多少?”

    “回禀大人:有三十八位”

    “好”何如宾颇为满意,“这里有工部送来最铸造的西洋炮弹实样,你一一试放看看若有用处,即刻命炮厂多多赶制”

    “是,大人”

    这批样炮弹是在汤若望的主持下铸造的,分辽东、京畿、山东、福建、广东等处装备红夷大炮诸军试放

    这批炮弹名称各异,有所谓吼龙弹、炼弹、钻弹、凿弹各种名色林林总总,摸样奇怪李陌刀一一装填试放,但是大家看不出送来的怪异炮弹有什么具体的作用,而且射程都短了许多只有吼龙弹射时候出的巨大呼啸声让大家认为有一定的威慑的作用

    至于打出去之后会一份为二,当中有链子的维系的链弹;两个半球当中是固定的铁杠的分弹,四个半球用链子维系在当中的铁纽的上的阔弹,看上去威力都很大,但是射程却近得多,幕僚们觉得与其射这些炮弹不如直接射球弹和散弹

    “李守备,你以为这些炮弹如何?”何如宾问道

    “大人,吼龙弹声如龙吼,有威慑敌胆之用然也非正道至于其他……”李陌刀觉得这些奇形怪状的炮弹都没什么用处,“卑职以为用亦可,然费工费料,射又不及远”

    “洋和尚就知道鼓捣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来哄骗人”何如宾笑道,“咱们不用这堆乱七八糟的玩意”

    何如宾随后巡视了火器营这个火器营是为了对付髡贼而特意设的,调集了许多火炮,又造了不少炮车何如宾见火器营营伍整齐,甲仗器械精良,士卒或是操练或是维护器械,忙忙碌碌,并无游手懈怠之兵,感觉很是满意

    “李守备”

    “大人”李陌刀赶紧上去

    “你带兵有方啊”

    “全仰大人虎威”

    “嗯”何如宾点点头,“听闻你擅用火器,髡贼向有火器犀利之名,你怎么看?”

    “回禀大人,”李陌刀小心翼翼道,“髡贼的火器,卑职从未见过,只听说他们有巨炮,一炮可达十余里以卑职之见,此类传闻多有夸大之处”

    “何以见得?”

    “卑职从军已有十六年以三眼铳手做起,经手大小火器不计其数但凡火器之射程,多有夸大之处以卑职历年用炮所见,中佛郎机炮,射程不过二百步,虎蹲炮,不过三四十步而中均云可达数里,数十里即以红夷大炮而言,虽有一千斤、二千斤、五千斤之别,实则弹最远亦不过三里之遥炮巨则亦未必射远”

    何如宾对他的这番话语颇为赞赏,认为是有实战经验的人才能说出的话,他打量了下这个三十来岁的军官此人长着一张国字脸,身材高大精壮,孔武有力一看就是个善上阵厮杀的将才

    “上阵厮杀过么?”

    “回禀大人,卑职当年曾随淅兵营备御周大人征过萨尔浒东路军败后,卑职带着弟兄们死守高岗,以火器御敌,至天色将晚,虏兵懈怠之际,方才一鼓作气突出重围”李陌刀对这一段历史很是自得

    “辽东固守,赖火器之力甚大”何如宾问,“现髡贼火器不在我之下,敌我共险,火器该如何布置?”

    李陌刀兴奋的脸都红了,总兵大人向他垂询谋划,说出去可是大大有面子的事情这事情他早就想过多次,这时候定了定神道:

    “以卑职浅见,髡贼虽有数万人马,不是闽粤奸民便是裹挟的百姓,乌合之众而必不敢与我军野战髡贼之计,无非是效红毛于澎湖的之故伎,立坚寨,安重炮,以守一隅之地我兵常围之后敌我炮程相差无几,我兵可掘壕而前至敌寨墙前半里、一里之地方止壕须宽深,行得了炮车我炮自壕底前行,抵近寨门寨墙炮,我炮可及敌,敌炮不能伤我”

    “若髡贼出城夺炮如何?”

    “每处炮位,布置步兵两队,配虎蹲炮、三眼铳随时预备厮杀我兵有深壕可蔽身,敌炮不能及,若有兵力不支,随时可派锐替补”

    他看了一眼何如宾,赶紧又说道:“卑职班门弄斧,一点愚见”

    何如宾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战法:平地挖沟,还要让炮车兵士在沟底行走原想斥为“荒谬”在一想此法也未必无用,若髡贼不肯退去,倒也可以一试

    但是他并不说好或者不好面无表情的在众星捧月中离开了

    李陌刀小心翼翼的恭送总兵离开心中有些不安:不知道自己的这番说辞是让总兵大人高兴还是不高兴,有没有对他的胃口何总兵本人是他十六年的行伍巴结到一个守备衔,最近好不容易又当了营将,对自己的前程很是关心

    “老爷兵主爷对火器营可还满意?”何如宾一走,他身边几个亲信的千总把总凑了过来

    “老子怎么知道?”李陌刀不耐烦道,“你们一个个把弟兄们带好了就是看样子,这次征髡贼我们火器营要大干一场了”

    手下们散去之后,李陌刀看了一眼等着士兵们回收的各种奇形怪状的炮弹他走过去蹲在地上,仔细的看着洋和尚主持铸造的炮弹尽管炮弹射的时候表现不佳,但是李陌刀隐隐约约的感到,这些炮弹是各有它们自己的用途的,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要是身边有个通西洋炮术的人就能问个明白了”李陌刀心想

    论及西洋炮术,何镇当然是两广军中的第一人,但是他只是个小小的守备,怎么敢去随便请教镇台大人

    “炮膛刷洗干净了就准备套马回营”他吩咐士兵们刷洗炮膛,收拾物件

    士兵们牵来近置办来的川马,套上大炮川马体小力弱这种炮车制造的非常笨重不说,而且没有火炮前车,牵引的马匹不但要往前拉,还要承担压在背部的重量利用畜力的效率很差,非得七八匹马才能勉强牵引李陌刀知道本地蒙古马很稀罕,江南和广东也不养骡子,只好用川马凑数

    “这马的力气太小了,还不如骡子”他身边一个把总说

    “这是南方的小川马,比山东的驴子还”李陌刀说,“拉起车来还抵不过一头驴子走山道驮运货物还成,拉车拉炮都不行”

    “卑职看此地牛很多,不如用牛”

    “牛太慢了”他摇头,“而且容易受惊战场上炮铳一,牛一惊岂不是立刻就要坏事”

    不过,牛有长力,力气也比这勉强拖动大炮的川马来得大不过营里过一千斤的大炮就有三十多位,每位用牛四头就得要一百多头牛,还有配有相应的民夫这笔额外的开销也不知道何镇愿意不愿意

    回到营寨安顿完大炮,李陌刀又去了亚鞋娘山下的火药工场,离着军营炮台大概五六里远,有一大片窝棚,是制造火药的作坊那里日夜不停地从各地用船运来制造火药的材料:硫磺、木炭和硝石,间或也运来一些其他东西,有晒干的人粪便,乌头之类有毒的中草药,还有石灰桐油之类

    李陌刀身为火器营的主将,对火药的供应最为关注官军虽然不缺火药,但是火药的质量却是千差万别差得火药只能冒出一股黑烟,炮弹出炮膛就掉下来的事情也生过,有时候药性太强,直接炸膛,往往令炮手死伤惨重

    这次出征,何如宾委他兼办制造火药弹丸他统带火器营,火药弹丸是事关生死的事情,不能不重视

    棚子里架着许多大铁锅,正在熬煮着什么,散出难闻的气味李陌刀知道这是在提纯硝和硫磺

    不远处三个石制的大碾盘,用川马牵着,碾碎木炭;有许多民夫在那儿“咚、咚”捣碎灰烬,还有许多人在筛灰烬,筛出细的黑色的粉末又有人按着规定的比例,在木炭粉中加进硫磺、硝等东西,制成火药

    制成的火药粉被装入石槽里,工匠们用粗大的木杵不断的在石槽里舂着火药粉,有老匠人坐在一旁,时时用手搓捻药末,加入一些清水火药粉要舂得越细越好,李陌刀记得规定要舂五千下以上,也不知道工匠们是怎么计数的、

    另有一些工匠用向摊开的火药粉末喷洒着用麦子浸出来的略有粘性的水,然后再用竹筛子摇出各种粗细不同的颗粒火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