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八十三节 祭旗开战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第八十三节祭旗开战

    这时天已大亮,琼州府、海南道的主要文武官员和地方名流6续来到轿子和马匹不断的到来土台周围成了纱帽、方巾的萃集之地他们对于能够躬逢今日的盛典想必都感到十分荣耀和兴奋,一边矜持的寒暄着,一边伸长了脖颈张望,等候着主帅的出现

    土台之上,已经摆好两把虎皮座椅一把是镇守广东总兵官何如宾的座位,另一把是左参政分守海南道监军赵汝义的座位

    忽然,一阵号角响起,何如宾和赵汝义的随从人马开始进入校场,两人在土台前下马,前呼后拥的登上了土台

    土台下四周是何如宾的亲将亲兵和家丁,足有三四百人,一个个顶盔贯甲,刀矛整齐的严阵以待何如宾、赵汝义在将领和幕僚的簇拥下,已经在正当中的交椅上就座何如宾正侧着身子向赵汝义说着什么赵汝义则不动声色地坐着,微微仰起瘦长的面孔,捻三缕清须,只是微微点头,显得阴冷而自负在他们的两旁,按左文右武的习惯站立着两排身份较高的文武官员和幕僚,照例全都垂手屏息,摆出一派恭谨肃穆的样子

    校场上,已经云集了许多兵马,被邀请来的当地缙绅们一面拈着胡子一面出惊讶的慨叹声他们声的议论着指点着校场上飘动的种种旗帜,谁也弄不清到底有多少兵马

    内中年岁大的,还能依稀记得万历年间征马矢之役时候官军渡海清剿的盛况,现在这一次比起当年似乎亦不逊色――官军渡海号称五万人马

    云集在这里的人马除去何如宾的镇标和家丁,制标和抚标一部之外,广东明军共有四个参将一个游击所部到了琼山:分别是潮州参将,琼崖参将,雷廉参将,潮州参将和广东练兵游击将军

    这五个将军和明末日渐泛滥的空头副将、参将、游击不同,是实打实的各有防区有头衔的经制武官基广东的主力人马除了防瑶的东西山参将之外,几乎是倾巢出动了这样的阵势,琼州的官绅百姓们已经几十年没有见识过了

    苟承绚在山坡上远远的看着,他的地势高,可以看得很清楚正在观看,只听有人在一叠声的喊叫着,

    “冤枉啊冤枉啊人是良民百姓呀”

    他微微一怔,回过头去,原来是几个脱光了上身五花大绑,浑身都是被拷打伤痕的囚犯,正被几个士兵押解着,驱赶着向校场走去他们一边踉踉跄跄的走,一边喊叫着

    “人是普通的商贩,去临高只是买卖点针头线脑,求老爷饶命啊”

    “人不是细作啊,冤枉啊,冤枉啊”

    苟承绚以为是抓到了奸细,倒是他身后的老军声道:“这是要拉去砍头祭旗的”接着又叹息了声,“听说都是些买卖人,因为去过临高被抓的”

    “哦,原来是去髡贼做买卖的该杀”苟承绚突然尖叫了一声要不是那么多人贪图髡贼的蝇头利,髡贼怎么会如此的猖獗,又能聚拢起万余人马听说当时破苟家庄的时候,盐场村也去了许多人,帮着髡贼搬运军器,破寨之后搬运苟家庄的财物乃至拆房都有他们的份这次回到临高,一定要把盐场村全村屠灭,一个不留他暗想,女人也不能容她们活命

    “虽说有些冤枉,但亦属咎由自取”有个声音在不远处说道苟承绚转过头去一看,此人正是在赵汝义的幕僚钱太冲苟承绚赶紧奉承道:“兄台所言极是”

    钱太冲冷哼了一声,他看不大起这个已革秀才他今天没有去校场――功名太低,又无官职,到了校场上也只能站得远远的站班伺候钱太冲是个心高气傲之人,如何受得了这般轻视?干脆就在这中军营寨里看个热闹

    他一向自视甚高,知道赵汝义愿意请他做幕僚不是仰慕他的道德文章,而是碍着同乡介绍的情面才收纳自己初到琼州这个南蛮之地,还容不得他想出有什么可以大展手脚令人刮目相看的举措来就给赵参政打到广州去了――明显没把他当回事

    在几次剿贼的方略会议上,钱太冲一直跃跃欲试,想献上几个计策,博得众人的另眼相看但是他毫无军事经验可言,又没读过兵,就算纸上谈兵也力有未逮,只好大谈民心、人心之类,惹得众人对他很是讨厌

    苟承绚这种人他原本是懒得搭理的,但是他有心要在临高战后的善后事务上崭露头角,对这个难得的临高土著亦不得不假以辞色了

    “他们不过是贪图些利,所以才去临高做买卖硬说他们是髡贼的探子,也的确过分了些”钱太冲说,“然而,正所谓乡野民畏刑,才须惧之以严刑若是任其随波逐利,不加惩戒,其他愚民便会视官府为柔仁可欺,纷纷效尤不出一年半载月,必定人心大变,不待髡贼作乱,琼州非我所有矣”

    他这般豪气干云的说着,苟承绚只有毕恭毕敬的听着民畏刑逐利这点他是非常的赞同的,正要思量着说几句什么话才能让他满意,忽然号炮声又响了起来

    刚才的几个囚犯,被推推搡搡到校场的旗杆下,这几个百姓,有来往于临高的商贩,也有不慎在琼山说了几句髡贼的好话的人都被作为髡贼的奸细捉拿了

    他们被喝令跪下几个牌刀手过来,随着号炮声,几颗血淋淋的人头一一落地,摆在旗杆下

    紧接着,二十四面大军鼓敲打起来,鼓声低沉,节奏简练毫无修饰;反而具有一种令人慑服的威力当擂击到激昂之际,连天地都仿佛震动起来随着震摄人心的鼓声和突然响起的号角声,一面红旗在帅台上举了起来

    乌云般聚拥在远处的军队缓缓的行动起来了,犹如暴雨前隐隐约约的雷声一般,将士们的脚步声变得宏大起来,手执大刀的牌刀手、背着弓箭的弓箭手、长矛斜指天空的长枪手、扛着三眼铳和鸟铳的火器手……一队又一队的各按一定的队形,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过来,无数的旗帜在士兵们踏起的烟尘中飘扬

    号角呜咽,鼓声隆隆,参加阅兵的人马是渡海明军中的最精锐的一部分,共计七千人甲仗齐整,装备精良,颇有点排山倒海的气势

    钱太冲有生以来还是头一次参加这么大规模的阅兵,他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心中也因为紧张而微微抖他捏紧了手中的扇子,目不转睛地盯着烟尘中的行进的人马

    这支兵马倒是犹堪一战钱太冲想,朝廷还是有精兵良将的游幕的路上见到的官军不是疲兵惰卒就是骄兵悍将现在看到如此精锐的人马,他不由得对这次剿髡大为放心,觉得取胜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大家都纷纷说髡贼纪律森严,行伍整齐,我看也不过如此,未必能胜过何镇台麾下的精锐”

    “是,髡贼除枪炮火器之外,击刺步伐俱非所娴,不过依仗船坚炮利尔”苟承绚也被这声势惊人的大阅看得震撼无比他说这话一半是逢迎钱太冲,一半也是真心话苟承绚见到大军如此的气势,觉得全灭髡贼丑类不成问题

    阅兵结束,这时候将台上黄旗举起,鼓声又隆隆地响起来,全体将士蓦地放开喉咙,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呐喊一声锣响,校场上顿时又变得鸦雀无声

    “要操演阵法了”钱太冲兴冲冲的说道

    不大一会,只见一名参将匆匆来到帅台上,将一本阵法册子双手呈给了赵汝义

    鼓声再一次急促的敲打起来,原本列成方阵的队伍开始急的跑动,方形的阵式转眼间变成了长蛇状的纵队钱太冲看到这一队形变化不仅迅,而且整齐有序,丝毫不乱不觉暗暗叫了一声:“好”何总兵不愧是宿将,手下人马果然精锐

    接着,随着锣鼓旗号的变化,这几千人马不断的变化队形,操演阵法,鼓声时起时伏,阵法也一变再变,时而一字长蛇阵,时而两仪阵,时而太极阵,时而连环阵,时而车悬阵……一连变了十几种式样几千顶盔贯甲的士兵扛着武器在灰尘中来回奔跑了差不多一个时辰

    钱太冲大开眼界,兴致也越来越高他心底里生出了一股豪迈奋之情来,不由的大叫一声:“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生万户侯”

    苟承绚被他吓了一跳,以为他得了失心疯赶紧挪远了几步

    操练继续进行着

    ……

    就在他们看地如痴如醉的时候,不远处的山上,一架大型高倍望远镜也在注视着校场的热闹场面

    一封封电报不断的通过无线电传送到设在马袅的野战军司令部

    “敌军总规模二万二千主力约八千”

    “敌军包括大约二千名乡勇”

    “红夷大炮二十门”

    ……

    安装了高倍焦距镜头的摄像机拍摄着官军的整个操练过程当晚,何鸣等全体营以上军官在马袅的司令部里看到了特侦队员送来的录像u盘二名队员从琼山以急行军度徒步赶到澄迈,再由余志潜亲自开摩托车送到马袅来

    随着屏幕上出现了壮观的军事操演,大家渐渐看得入了神,议论起来:

    “真壮观什么古装大片,差得十万八千里了”东门吹雨吃惊的说道

    “是啊,光那砍人头的场面就很壮观,五个人一下就脑袋就掉下来了简直就和杀鸡一样”

    “何如宾的主力还是很精锐的么队列走得不坏,就是还不够整齐”

    “这大型团体操朝鲜差得远了”

    ……

    大家七嘴八舌议论了一番之后认为,明军的单兵素质还成,军队总体士气也不坏,但是操练的内容显然过时又陈旧

    “他们还是在玩团体操一样的变阵,其实一字长蛇阵之类东西,就算在现在这个时空也没多少用处了,纯粹流于形式至于什么叠罗汉,翻筋斗之类,基本就和杂技差不多了”

    “不管他们练什么,按照大图馆那帮人的说法,大阅祭旗之后,出兵就指日可待了我们也该出动了”何鸣说,“明天按照a类标准供应给早饭6点准时开拔现在我们对表,”他说着举起了手

    “大家赶快去休息,到天明钱还有几个时可以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在澄迈还有许多事情要办,解散”

    早晨5点3o分,何鸣从草铺上起来穿好衣服勤务兵给他打来洗脸水洗脸盥洗一结束,他很快的把勤务兵端来的稀饭吃了下去一吃完早饭他立刻下令:“击鼓吹号”

    紧接着,在他帐篷外执勤的鼓手就擂鼓传令顷刻间,军号声,战鼓声响彻云霄整个马袅营地沸腾起来

    过了五分钟,响起了“装车”的鼓点瞬时间,军官和士兵们的帐篷全部拔营卷起又过了十分钟,先头部队敲战斗行军鼓――第1步兵营已经出了

    士兵们连续行军五个时,掉队的士兵由后卫队收容中午他们在路边短暂休息吃午饭,所有人都吃干粮二十分钟之后,部队继续前进下午五点的多的时候,海风送来了一阵令人垂涎三尺的饭菜香味

    海军的船只已经提前几时将野战炊事车送到了澄迈大营现在平整过的土地上,野战炊事车冒着袅袅的青烟,一口口紧盖着锅盖的保温锅里传来的是米饭和“乱炖”的香味――后者是各种蔬菜和肉食炖在一起的

    疲惫不堪的士兵们闻到饭菜的香味,精神振作起来加快步伐来到预设的营寨

    游老虎在参谋部定下澄迈会战的计划之后,他留在马袅的另外几个连全数开到澄迈县城下形成了对澄迈的包围工程队开始了大规模的战场建设活动,可容纳一万人的营地已经准备就绪

    田凉带着连队开进了宿营地,他是这次扩军中被突击提拔成少尉的,虽然从入伍到当少尉还不到三年,按照穿越集团看来是坐了火箭,但是在他看来,自己的提拔已经慢到了根上了

    当年的同期,最快的阮二早就是海军少尉了,就算是6军中同一批晋升为下士的人中间,许多人也早已提成了6军少尉,自己却始终轮不到晋升军官

    军官当然比军士要好,不仅待遇上差了一个等级,而且走出去的地位也不大相同光那哗啦哗啦作响的军官指挥刀挂在腰上,走到街上大伙都要多看几眼田凉一直想能挂上指挥刀,到百仞总医院去看看郭芙他心里,早把郭芙当成了自己的老婆

    但是二年多来,除了偶然的几次路遇之外,他就没有再见到过这个当年一起流浪乞讨的伙伴,连和她话都没有说过一次田凉觉得,每次遇到郭芙,她都比以前漂亮特别是那修身的蓝色连衣裙,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让田凉好几个晚上都失眠

    他开始觉得自惭形愧,觉得一个自己只是个的士官没法配郭芙了,他比以前迫切的希望当上军官了

    田凉升官的心虽然很大,也知道自己学习能力太差,连一本《步兵操典》都背不下了,每次军事技能考核又一直垫底要不是这次扩军,天知道他的这个万年上士要当到哪一天

    和官军打仗,他一点不害怕田凉在伏波军里待了二年多,清楚的知道伏波军的优势远远不是官军所能比拟的手下的士兵们经过相当长时间的训练,熟悉自己的武器,对这种有着强大威力的武器充满了信心,又被魏爱文等人反复洗脑,灌输了浓厚的“吃水不忘打井人”的意识,深刻体会到保卫临高政权就是保卫自己的利益而且广泛宣传的关于官军在辽东和内地的败绩和抢劫、杀良冒功的事迹使得士兵对官军即仇恨又鄙视

    晋升为军官之后,他第一次挂上指挥刀,换上了军官的肩章,就兴冲冲的到百仞总医院去找郭芙,得到的消息却是郭芙已经调到三亚去了

    这个消息让他郁闷了很久三亚这个地方他知道,是在海南岛的最南边,和这里差着好几百里地,就算坐船也得走七天自己是军人,没有假期是不可能去这么远得地方的

    当下只好把与郭芙相会的念头放弃了

    这次要和官军开仗,他决定无论如何要立个功,得一枚勋章,最好是三等功勋以上的,这样他的工资就能上调一部分,再加上三等功的奖金和自己的积蓄,大致能够付个付了……

    他一边胡思乱想,却把自己的手中的工作忘记得干干净净直到连长的传令兵过来询问营帐卸下工作为什么还不开始才慌了手脚,赶快带着人去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