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九十五节 火烧连营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第九十五节火烧连营

    澄迈县内的粮食,原来还有几万斤的库存,如今官兵已将县库内的粮食封存准备作为军用,又命大户“献粮”宋宗会是本县富,当然是大大的肥羊,不仅被迫献了一百石粮食,还“乐捐”白银五百两,让他叫苦不迭客兵入境往往纪律很坏,尽管有将帅弹压着,城内还是不时生勒索商铺大户,甚至有杀伤抢劫的事情生要不是赵汝义和幕僚们都住他家,他这澄迈户也早成了副爷们的一块肥肉了

    “石山的髡贼孤悬敌后,等粮尽了自然就退兵粮道一通还愁什么军食!你们休要庸人自扰”吕易忠吃了半块点心,“你是本县团勇的副团总,只要好好出力,论功行赏必有保举”他说着抖了下袖子,把上面的糕点屑抖落下去何如宾到现在是连打几个败仗,吕易忠却依然泰然处之,他觉得这不过是暂时的挫折,无非因为一开始过于轻敌造成的,每次会议吕易忠的论点都是简单的“相持”――打消耗战以广东全省之力来打一个临高,就算是拖也把临高的髡贼拖死了

    “是,是”宋宗会依然愁眉苦脸,他身上背着个“富”的名义,各种破财的差事总是会落到他头上,要不是前些年搞了个“监生”的功名,恐怕自己这点家业早就给官府折腾完了

    苟承绚坐在钱太冲的桌子上一言不他身份低微又没有无正式的幕僚身份,很少人理会他他心机很深,知道这伙人对自己不甚看重,又是从髡贼那里逃过来得,战事顺利还好说,若是战事不顺,说不定就会被当成“奸细”砍头所以一路上秉承着尽量少开口的宗旨幕僚们中间除了钱太冲抱着个要给临高“善后”的念头而时常和他谈论临高的地理民情之外,平日竟象没有这人存在一般

    他的情绪是非常低落的,苟承绚原本对官军的征伐还抱着希望:认为髡贼兵少,而且临高的百姓听到官军到来也不敢再为他们卖命,势单力薄的髡贼很可能会被迫退走他还很有番想法:只等官军到了临高之后他就要出面动士绅,组成团勇帮助官军作战包括他准备卑词恳请黄守统出来当团总,请刘大霖出来当“善后局”总办苟承绚觉得这样一来,自己以“帮办”的名义出面,不仅可以实际掌握一部分权力,还能使自己将来在临高重建立起权力来打好基础

    但是官军在澄迈硬碰硬的和髡贼打了几仗之后,苟承绚知道这仗最多能打成不败不胜的平局,要攻到临高去迫使髡贼退走恐怕是办不到了他非常愁闷,又担心赖大――他深怕赖大回到临高去倒是找到了父亲和胡伯父,拉起旗帜来接应官军,结果官军不至,反而惹来杀身之祸

    此时他一个人闷声不语的喝茶,想着这次伐髡失败之后自己又该如何是好何总兵是靠不住了,原先就没拿自己当回事,兵败之后朝廷一追究他就完了,自己想指望何总兵报仇雪恨重振家业是不可能的了……

    忽然,外面传来了“轰”的一响,声音十分清晰炮声沉闷,不是髡贼的大炮声响,是官军的红夷大炮的声音

    随后,又接连响了两声,大家听清楚了,炮声似乎就是在南城那边在座的幕僚们不由得一怔,都专注地侧起了耳朵

    “什么事?”大家觉得很是诧异,这几天髡贼和官军都没有出动打仗,炮也没响过现在已将近亥末,正是夜深人静之时,月色又朦胧――难道是髡贼前来劫寨?众人一下紧张起来

    “轰轰轰”又是几声闷响传来这一回可以听得很清楚,除了城门上在开炮之外,城外各寨也在开炮

    “是炮声,开炮了”钱太冲先站起来,挥舞着胳膊喊道

    其他人却依然坐着没动:“是炮声?”“没错?”“莫非、莫非是髡贼劫寨?”终于,大家再也不保持矜持的态度,“哄”的一声,纷纷站了起来

    “不错,是打*”

    “快,派人去看看”

    当下派了一个伺候的仆人去外面打听消息众人有些担心,髡贼突然来劫寨的话实在是太奇怪了澄迈城里城外还有将近二万官兵,髡贼合兵亦不过万人难道他们突然得了援兵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不安

    “无碍,我兵吊斗森严,城内城外固若金汤,髡贼若是来劫寨,只会碰个头破血流……”吕易忠刚说了这一句,只听得外面“呯”的一响,炮声尖利,随后又带着呼啸声瞬间又是一声巨响

    “髡贼打*了”五六张嘴一齐大叫起来,这炮声正是前几天他们已经听熟了的炮声而且这随后的巨响是髡贼的开花炮的声音大家一下子紧张起来

    吕易忠一时面色有点白,故作镇定道:“髡贼放炮,……哈哈……哈哈……”

    外面又接二连三的响起了轰隆隆的炮声这时候大家再也待不住了,钱太冲一挥手:“走,出门看看去”说完,抬腿往外就走其余的人连忙一窝蜂地跟着,一起走出花园,走到宋宅的正门院里

    这当会已近午夜,月亮隐没在漂浮的云朵后面,时隐时现一大片巨大的连绵不断的云朵被染上了一层诡异的银边,不过,这景象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因为此刻占满众人心思的,是院墙外面的声音变得加清晰除了不断传来的炮声之外,还有大街上纷乱的人声、狗吠声,乱哄哄地响成一片

    听得到街上到处传来紧张的呼喊声,铠甲武器的碰撞声和斥骂哭叫的声音远处忽然响起了号角声,悠长的鸣响着

    派出去打探的仆人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

    “到底出了什么事?”宋宗会慌乱的问道

    “回老爷的话,外面乱哄哄的,说是、说是髡贼运来了巨炮,正要炮轰官兵营寨”

    “什么?”

    “哦哦,也有的在说:石山的髡贼从另一边打了过来,要在澄迈夹击官兵”

    这两个消息都有可能性大家正在仓皇间,吕易忠表示不以为然:

    “什么巨炮,若有巨炮,髡贼不会早早的运来,何必等到今日方用此时是半夜,就算有巨炮,难道髡贼都是一双夜目,能黑夜视物不成?”

    “对,必是髡贼晚间袭扰”有人附和说

    “哎,还是赶快出去瞧瞧”钱太冲不甘这样坐视空论也不等大家答应,他就当先领着仆人向外走去

    大街上果然一片喧嚣夜色中只见士兵和团勇、民壮们拿着刀枪,举着灯笼火把奔走眺望城楼之上已经是灯火通明一些护卫宋宅的士兵们一群群的围在一起,一边小声议论着,一边伸长脖子,向炮响的方向张望而轰轰的炮声和开花炮弹的爆炸声,还轻一下重一下地从远处不断传来……

    他们拦下一个把总,这才知道海上来了许多亮点,似乎是髡贼的水师来增援了,刚才的炮声就是小英场的官军大炮在拦截髡贼的船只

    “怎么?髡贼要夺小英场?”

    “标下不知,只是大家都在这么传说”把总说着带着人赶紧走了

    钱太冲提议干脆上城门楼去看看,这样站在街上什么也看不清有人生怕上了城楼被髡贼炮火打中不敢应声,有人却愿意去,当下去了一半人

    他们都是军中幕僚,守卫城楼的把总认得钱太冲等人便放他们上去了登上城楼观望外面黑沉沉的并无异样,只是海边灯火点点,似乎是来了许多船只不时可以看到火光一闪,传来沉闷的炮声小英场这里也有炮火的闪光,似乎双方正在炮战

    “髡贼深夜行船……”还没等常青云说下去,只听有人惊叫了一声,大家循声望去,海边的天空中升起了一道明亮的火光,似乎是一团火球正在空中飞行

    “彗星”有人叫了起来

    但是马上他们就现这不是彗星,这个亮点的度很慢,而且高度在不断的降低,似乎正朝着县城而来众人被吓得不知所措只见这一团火光掠过城门楼,一头撞在城外,一声剧烈的爆炸声随即传来,火光四射

    “这是什么鬼东西?”常青云惊叫起来

    这时候,从海边升腾起愈来愈多的光点,密密麻麻的向着小英场和附近的官兵营寨飞来

    “敌放火箭”常青云读过不少火器籍,顿时明白过来了,这是髡贼是施放火箭除了本之外,他从来没见过真正施放过火箭眼瞧着空中的火光愈来愈密集,犹如火雨一般,顿时惊得呆住了

    拖着橘色火光的火箭正不断的从海边飞起,成排成群的向着小英场落下,犹如一场巨大的火雨正在小英场降下原本只有少数灯火的营寨,此时不断的升腾起巨大的火光和爆炸声一团团的火焰在漆黑的夜空下不时升起,有的地方显然已经燃烧起来

    忽然从小英场方向升起了一团巨大的火焰,一声沉闷如滚雷一般的爆炸声传来众人心中一惊,知道多半是官兵营寨中的火药库爆炸了

    随着火药库的爆炸,小英场那边的火光也愈来愈大,照得海边一片通明而髡贼的火箭依然不断的从空中坠到营寨中,加剧了其中的混乱钱太冲失声道:“小英场要失守了”

    果然,从小英场方向奔出了大团的人群,在火光的掩映下可以清楚的看到他们正是守卫小英场的官兵,此时正换乱不堪的向大营方向溃逃

    “髡贼是要断我海路之粮”钱太冲惊叫起来,虽然他不认为海路运粮是个好办法,但是髡贼突然火烧小英场其目的是不言自明

    “这,这如何是好?”有人扶着城垛,着急的直跺脚

    “这就看……”

    常青云的话只说了一半,从髡贼的大营方向也飞腾起火光,十几个光点正朝着县城和大营方向破空而来

    “火箭”城楼上的士兵惊叫一声,纷纷藏身城垛下躲藏,一场火雨顷刻间就向城外的营寨上坠落下来

    钱太冲高喊一声:“大家快躲避”说着自己已经往城垛下一缩,其他人有的连滚带爬的往城楼中跑去,有的往马道上跑,想跑下城去天黑心慌,幕僚们又都是宽袍大袖的儒衫,混乱中被踩了袍角的,拉住袖子的,摔倒践踏,哭声大作

    “真是斯文扫地”钱太冲看着同伴们有的跌倒在地,髻散乱,有人只顾逃命,连鞋子都不要了,还有人因为慌不择路,一脚踩空,连滚带爬的从马道上滚了下去……

    第一波火箭带着嘶嘶声不断的射入官军的营寨之中,营中顿时大乱起来,一时间水锣猛敲,到处有人在喊:“走水了”“走水了”

    钱太冲从城垛间探出头去,只见营寨里四处火起,已然是乱作一团了正在惊恐间,只听空中又有火箭破空的声音,这次不断从髡贼大营中射出无数火箭来,海边的髡贼船只上也向这边射出许多火箭来

    一时间火箭如雨而下,整个营寨完全陷入了混乱之中,士兵们再也顾不得救火,纷纷躲避钱太冲愈看愈心惊:髡贼的火箭犹如普通的箭矢一般,似乎是源源不绝的放射过来营寨之中别说集合人马准备厮杀,就是躲藏也没有个地方

    髡贼的火箭似乎有意避开了县城,但是还是有许多射偏的火箭击中了城墙,有的打中了敌楼,有的命中了城楼,还有不少越过了城墙落在居民区里引起了火灾,城中亦慌乱起来,到处敲水锣救火

    幸好髡贼似乎不以县城为目标,只是猛射城下的官军营寨许多营寨起火,到处是一片混乱的摸样

    钱太冲看得明白,火箭虽然一轮又一轮的飞来,但是大小似乎不同,落地之后也不一样的,有的只是飞洒出火种,烧燃物件,有的却是霹雳一声的开花爆炸他暗暗寻思,难道这里面有两种弹头?再想到海边离县城这里足足有十里路,髡贼的火箭居然也能射及,想到这里他不由暗暗心惊,如果这样的话髡贼的火箭岂不是攻城略寨的利器了

    忽然一个身影连滚带爬的到了他身边,定睛一看,却是常青云

    常青云声调里带着哭腔,说:“完……完了,我兵败了这回可全完了”

    火箭攻击持续了小半个时辰,随后就突然停止了但是整个官军营寨已经成了烟熏火燎之势,许多营寨抢救不及燃起了大火,无法再救,将领们只能将人马拉到损失较小的营寨中,各营人心惶惶失去了斗志

    钱太冲见火势已渐渐小了,乱哄哄的闹声也低了下去,髡贼那边并无乘隙攻寨的迹象,知道今夜并无危险,便和常青云两人悄悄的往城下走去同僚们有的失去了网巾帽子,有的没了鞋子,有的衣衫撕烂开绽,一个个狼狈不堪要在往常大家一定会互相取笑一番,此时却无人说笑眼下形势之严重就算不通兵略的人也感觉得到

    钱太冲见马道上有个黑乎乎的东西,似乎就是髡贼射进城来的火箭他赶紧过去捡起来,只觉得外壳还是热烘烘的他端详了一下,是个圆筒形的物件,直径大约2寸,全为铁制,前面已经碎裂开来,只有个黑乎乎的大口,后面却有许多小孔,还有三块倾斜的螺旋铁板看上去十分精妙

    他正在端详,常青云拉了他一把:“这破铁壳子有甚可看,我们回去”

    钱太冲只好先提着这么个铁家伙往城下而去

    下得城楼来,只见城门已经紧闭从城中各处来了许多步兵,带着兵器与城外的官兵对骂城外喧哗声乱成一团原来城外的官兵失去了营寨想要进城,但是城里的官兵却担心败兵涌入之后城内秩序大乱,以未接到将令为名,拒绝打开城门

    回到宋宗会的宅子里,没有上城楼的人还在焦急的等待着消息,刚才猛烈的火箭攻击他们也看到了,但是没有象城楼上的人看得那么清楚直观现在听说髡贼的火箭射得这样的猛烈,威力又是如此之大,一个个张煌失色

    “髡贼火箭真是厉害万分烧了城内好些房子”正在说话议论间,宋宗会匆匆赶来,他刚刚带着城内的团勇民壮在救火维持秩序,忙到刚刚才停歇下来浑身都是烟灰污渍,说起话来声音抖

    “髡贼没有乘势攻寨,是其失策……”火攻结束之后才故作镇定的吕易忠还要评点

    “你错了,髡贼天一亮必然全师来攻,难不成我兵还能再战?”钱太冲冷冷道,“我兵这回是败了明日全军必走,否则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