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九十六节 败走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第九十六节败走

    吕易忠大怒,心想你个狂生不过是个秀才而已,一味持才放旷,指着鼻子斥责道:“你个狂悖之徒,再要胡言乱语,办你个扰乱军心之罪”

    “哼,军心还要我扰乱么?”钱太冲毫不买账,正要反唇相讥,有人过来寻找他们

    “诸位先生,请去大营会议”

    出城的时候,钱太冲觉城门口的诸军已经全部换成了镇标的人马,个个刀枪出鞘十分严整滚滚

    一行人的马匹从城门洞滚滚而过,城门口的官兵在他们出去之后并不关闭城门,城门继续打开着,方便人马进出

    军营寨里,虽然何如宾的家丁和镇标还保持着相当的稳定,但是这一场火箭雨使得营的士气已经降低到最低许多人都在窃窃私语,认为肯定要退兵了

    大帐之,各营主将已经到了他们现在已经深切知道髡贼火器的厉害,在这里安营扎寨毫无安全感,而且墙造得再高,壕挖得再深也不抵用,髡贼的火箭能从十多里外射过来,一射就是成百,这仗是没法再打了

    众将毫无战意,主帅也觉得打不下去了何如宾知道此时继续坚持在澄迈安营与髡贼对峙已经毫无意义,现在军士气已经瓦解,粮道又不能很快恢复不如乘着兵力尚未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先行退到琼山就粮,起码还有能向上塞责的余地不过退兵这样的决定他无权一个人做出,他把目光转向赵汝义

    赵汝义早就想退兵了――这次讨伐髡贼是明摆着必败无疑了,刚才的火攻吓得他差点灵魂出窍这样不论前线后方的无差别远程攻击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他的一个仆人在火箭攻击被一枚火箭直接命当场死去他希望早点脱离这样的绝地,眼见诸将都持退兵之意也就顺水推舟的同意了

    接下来又讨论各营退却的顺序和联络的旗号、方式,何如宾知道此次退兵回去自己恐怕很难向总督向朝廷交待了,不由得面色晦暗,任由大家商议,自己不置一词赵汝义见他面色不好,生怕他一时想不开疯了或者自杀――主将一死,这二万人马顿时就要溃散所以他大声对众将道:

    “我兵伐贼连胜,现石山小挫,大军且回琼山就食再做计较”

    当下他又说了许多鼓舞诸将士气的话,这才把大帐的气氛稍稍挽回一些决定撤退的时间定在明天一早,以免夜间突围各部看不清楚造成混乱和迷路

    规定由陈人杰带着琼崖参将的本部人马和海南本地的操军、乡勇走在最前面负责开路五个参将以汤允的人马最为完整,队伍又大多人,地形熟悉操军和乡勇家乡营盘多在琼山、昌一带,让他们进攻临高斗志不高,但是夺路而还的战斗意志应该还是有得

    各部紧随其后且战且走殿后的人马由镇标营军守备,游击孙昌祚率领何如宾拨给他二千人马,其有何如宾的骑马家丁一百人和宋铭的一百骑孙昌祚知道这二百骑是镇台大人给他保命用得当下十分感激,表示自己将会率领人马死战殿后

    殿军还有李陌刀的火器营这个失掉了大炮的火器营在大家看来已经毫无作用,于是李陌刀就只能带着火器营据守营寨,最后一个退出大营撤退了何如宾给他的指示是若是道路被截断撤不下去,就直接退入澄迈县城协守

    诸将辞出后,何如宾关照赵汝义:“大人且在本镇老营休息,待天亮之后再随老营撤退”

    赵汝义却道:“学生还有些行李在城没有收拾……”

    “本镇即遣人去办理”

    “不,不,”赵汝义连忙道,“其有许多稿籍,学生不去,几个下仆无知,恐怕理不清楚”

    “好,请老先生去回”

    赵汝义带着奴仆飞马赶回城内的宋宅,幕僚们也纷纷跟着回来了这群人一回来,宋宅并幕僚们寄居的城各家大户院内就乱成了一团赵汝义这次监军,原是准备好好的沿路搜刮一番的,等到了临高,又能取得许多髡贼的玩器宝物所以带了许多空箱和仆役虽然这次兵败得太快,欲壑未填,但是军将校的孝敬、沿途士绅的奉献,这次进得澄迈之后他又得了澄迈县令和县内士绅们的许多礼物宋宗会因为要求他庇护,也送他白银五十两,本朝名家字画一幅

    他一回到宋宅,即命仆人们立刻就财货全部装箱捆扎,又着人即刻去征民夫车辆,准备逃走

    幕僚们虽然不是官,但是沿路也得到了多少不等的馈赠,也要一一装箱带走,他们不比赵汝义,带着七八十个仆役――显赫如吕易忠的,带着三四十个仆人,一般的如钱太冲这样的穷秀才,只有一个小僮仆而已于是有的人只拣细软装箱,有的却连馈送的几匹当地的棉布都要带走一时间乱七八糟,人声鼎沸各家的佣人乘着收拾行李之际,干脆在宋宅的客院内随意搬运财物,连桌上的摆设、墙上的字画,乃至床上的帐幔一应全部包裹而走宋家的佣人们一时都呼“这是遭了官贼了”宋会宗见场面如此混乱,一面吩咐家人们将家眷老幼送到内院,一面让全家丁壮们准备好棍棒刀枪,准备万一的时候抵挡乱兵抢劫,自己赶紧去找常青云

    常青云正督促着几个仆人将行李物件捆扎搬运他一面大声的指挥着仆役,一面又不断的斥责他们办事不麻利有个仆人不小心将捆扎好的行李散开,几匹本地特产吉贝布散了一地常青云又接着连声咆哮

    “突然收拾行李,这是何道理?”他惊慌不安,其实宋会宗已经猜到官军要逃命,但是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希望这只是移营

    常青云因为这他几天招待甚为殷勤,便小声对他道:“实不相瞒,军粮草不济,又被髡贼的火箭烧了一阵,我兵就要退回琼山去了”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宋宗会差点没晕过去――官军一跑,这县城怎么办?

    “即要退回琼山,不知何时再来澄迈?”

    “这是军机大事,我等如何知道?”常青云道,“以我之见,少则三个月,多则半年”

    “这个,这个,”宋宗会大急,官兵一去,髡贼大军即在城下,陷落城池岂非是朝夕可待的事情,“不知留下多少兵马守御城池?”

    常青云不耐烦道:“军机大事,学生亦不知”

    宋宗会呆立半晌,直到有个幕僚跑来要他帮忙征几辆鸡公车并民夫为自己运输行李方才缓过神来连忙随口答应着,一溜烟的往县衙奔去

    刘敬选正在县衙内急得没头苍蝇一般,刚才的火箭攻击让他担惊受怕,生怕髡贼乘机攻城,一面督促着团勇民壮灭火,一面亲自带人登城查看情况,眼见着外面官军营寨多处起火,人马喧哗他的心沉到了底好不容易等到四处火头已灭,髡贼也没有攻城他才下城回衙门,让人煮了夜宵在吃

    一碗米粉尚未下肚,就得到了消息,说城外城内的各处营寨都在喧哗,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刘敬选赶紧将碗一放吩咐人绞热手巾来,他准备擦一把就出去查询仆人的手巾刚刚拿来,宋宗会就匆匆到来了

    他来不及和县令老爷见礼客套,赶紧将官军准备天一亮就全师撤回琼山的消息告诉了他

    “此话当真?”刘敬选几乎跳了起来,连嘴角还没擦掉的米粉也不顾了,“我兵要走?”

    “当真”宋宗会将城的幕僚和军官正在收拾行李的事情一一禀告,又将常青云的话说了一番这才叹息道:“常先生说出来的不会有假”

    “这可如何是好?”刘敬选脸都白了,“官兵一走,髡贼必来攻城,髡贼火器这般的厉害……”说到这里他已经说不下去了,虽然当初他们守了澄迈几十天,但那只是髡贼围而不打,并非不能攻陷城池

    “我看只有我们阖城缙绅一起攀辕请留了……”

    刘敬选知道这办法根本算不上办法现在粮道断绝,又遭髡贼火攻,军心大乱何总兵手下几万人的生死还有他自己的脑袋难道不比这座小小的县城要紧?失陷县城对他来说的确有罪,但绝非死罪有什么必要留在这个绝地和本县军民共命?

    想到这里,刘敬选流泪道:“我看这个法子是不用的了,只是可怜这满城的缙绅百姓”他长吁短叹,声言一旦破城自己一定要自杀殉国云云

    “我看老爷还是去何镇台老营,效以利弊,让镇台大人留一支人马帮忙守城为上”衙门里的同僚们建议

    “城内粮草多半被官军征得去了,就算有兵守城,没有粮供应也守不住的”刘敬选叹气道

    宋宗会想得却不是这个,而是官兵一旦逃跑临走之前不免就要在城大肆抢劫一番,虽然何如宾带得是本省的人马,也难保他能弹压的住手下想到这里他觉得还不如不要官兵――既然二万官军面对髡贼还要逃走,留下五百一千人又有什么用呢?髡贼若要陷城也不过是朝夕之间的事情

    衙门里的官儿是守土有责,不得不死守,但是他们这样的缙绅百姓却没必要跟着死抗到底心里已经起了万一髡贼要攻城就准备投降的心思当下只是随声附和了几声,却不再多言

    正在议论间,有小校飞马来传命令:要全县立刻备办干粮二万斤,同时征集民夫和鸡公车天亮前送到大营

    “备办干粮还好说,下官即刻安排各户升火做饭,只是这民夫和鸡公车――如今都困在城里,下官片纸不出城门,如何备办呢?”刘敬选急道

    “这是大人的命令,与小的无干”小校翻着眼睛说道,“天亮之前必须办妥”说着他又飞身上马而去

    刘敬选急得团团转,澄迈虽然虽然在海南算个大县,县城内能征集到的丁壮也不过几百人而已连守城的团勇多半都是近城的各村寨提供的蒸二万斤干粮也不是须臾可办的差事他又要星夜召集缙绅会议还是宋宗会嘀咕了一声:“天亮即走,何须烦言?”

    刘敬选知道他的意思,他有些顾虑:“若是将军追问起来如何是好?”

    宋宗会冷笑一声:“到时候怕来不及来过问此事了”他接着低声说现在只叫女人们升火做干粮等天一亮就把干粮运出去就是了

    “……连干粮亦不必做足,一则时间不够,二来到诸军已是归心似箭,天一亮必然争先而走,哪里还会有有时间安安稳稳的等县里的干粮送到……”宋宗会小声说,有个几千斤干粮塞责一下就是了,犯不着多浪费县里的存粮

    刘敬选听了宋宗会的建议一面安排人去做干粮,一面叫人虚应事故的敲锣征集民伕,城的百姓纷纷躲藏起来宋宗会又将团勇们全部集起来,分候在三处城门,只等城门口的官军一走,就立刻抢关城门以免官兵乘乱打劫

    县城里的人正在紧张的准备,原本驻在城的一部分军队和幕僚军官们也纷纷往城外而去有人乘机便在城抢劫起来,城又有几处火起,还有砍杀喊叫哀求的乱声县衙前的大街上倒着几具被乱兵杀死的尸体县衙的大门已经关上,上了粗重的门闩,又加了顶门杠刘敬选带着几十个民壮在大堂上护持大印他心十分害怕,刚才已经不止一遭有零星小股的乱兵闯入县衙晃着明晃晃的刀枪要他给“开拔银子”,也有军官带着亲兵来,很客气的要他“暂支马料钱”,他不仅害怕官兵会抢劫县库让他无法交代,也为在后衙的妻子、小妾们担心,生怕乱兵闯了进去将她们侮辱

    何如宾不知道城已经将官兵看走寇仇一般,他正派人催促城的军队和幕僚们快些出城,同时将各部收拢到老营附近他下令粗笨的器械一概抛弃不要,只带粮草和轻便的火器火器营剩下的大炮,他关照李陌刀都架到营垒上,掩护撤退的时候把子药全部放光就丢掉

    赵汝义小声道:“丢弃甲仗器械太多恐不好交代依学生看,不如全数送入澄迈县城内,另留五百人协守城池即可”

    何如宾深以为然,当下吩咐将准备丢弃的甲仗器械全部运到县城里,还留下一名千总和五百士兵协守城池

    转眼天色已经蒙蒙亮,何如宾立刻下令全军拔营启程陈人杰带着琼崖参将的人马和本地的操军团勇走在最前面,随后是各路残兵败将一万人,然后才是他的本部精锐二千人掩护老营和辎重

    虽然事先他已经关照将用不上的笨重器械和多余的甲仗兵器送入澄迈县城内,但是事出仓促,许多营寨内的官兵急于要逃命,根本没有收拾就退出了营寨,各寨丢弃的武器甲仗到处都是

    他听到禀报说陈人杰部已经整队出,心稍稍安定,他最怕将士们在惶恐紧张之余争相逃命,这样撤退的秩序就会大乱,就算髡贼只有二三千人也能乘机将官军打个大败所以何如宾非常的紧张,不时要人出去探查各路人马的退兵情况

    髡贼的探马厉害,每每将他派出的塘马拦截,连细作也极少能回来的,而且几次战斗都没有抓到一个俘虏,髡贼方面的情况竟深似大海,半点消息都传不过来何如宾知道自己犹如盲人瞎马,只能靠着一步一步的摸索来打仗,处境非常的危险

    陈人杰的队伍出之后不久,后续的人马也一队一队的出了他接到前队一切平安人马已经走出三四里之外的消息,稍感放心他心想着退到琼山之后下一步该如何处置,怎么向制军大人禀告――他知道赵汝义肯定会在这上面敲诈他一笔银子……正在盘算间,忽然听见外面一连串的炮声隆隆,密集的几乎数不清声响他一惊,不知道髡贼哪里来了这么多的大炮随后是人喊马嘶,一片混乱他大惊立刻站起身来急忙外问道:

    “外面何事?”

    “髡贼攻来了”一个亲兵匆匆禀告道,“东面正在放炮”

    何如宾的心一沉,东面正是陈人杰的前队撤退的方向难道髡贼已经在路上设置了防线,要阻拦官军退兵?

    片刻之间,外面的炮声、枪声愈来愈激烈,营寨的嘈杂声也愈来愈大,连他的标营也开始出现波动他正要遣人再探,军守备叶正芳匆匆进来禀告:

    “前军前军”他似乎是惊恐的喘不过气来,“前军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