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零三节 转变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第一百零三节转变

    刘大霖看完之后有点难以琢磨其中的意思前面明显有自诉其冤,表达与官军作战的“不得已”之处,后面却在炫耀这次大胜的赫赫武功这种矛盾的态度让他迷惑不解

    他自己内心也很矛盾在他看来,官府派兵进剿于理相合――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澳洲人在临高固然没有扯旗放炮,公然造反,却没有进表内附,行事已经是俨然敌国

    但是澳洲人在本地也好,在全广东也好,从来没有为非作歹的事情,而且百姓们也得了他们的好处特别是在临高,这几年百姓们堪称安居乐业――这都是他们的功劳于情来说,官府的进剿是不得临高百姓的民心的

    朝廷占着理,澳洲人占着民心

    他忽然惊觉的想到孟子关于“民心”的言论,背上顿时一凉他不愿意再多想下去,但是他已经不再想象过去那样单纯的将髡贼视为“海外蛮夷”之类的人物了

    正在沉思间,夫人那边打了仆人来问:

    “夫人说明日就是去茉莉轩讲学的日子,问老爷是不是要去?”

    刘大霖沉吟片刻,澳洲人即然已经和官兵交战,最好的说法也是刘香、郑芝龙之类的“巨寇”了自己是不是应该继续去茉莉轩讲学就成了一个很大的难题

    夫人和他的好友、同窗们的意思是让他不要再去了以免将来沾上是非

    考虑再三,他还是点了点头:“明日依然去”

    仆人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明日去?”

    “去自然要去得”他加重了语气茉莉轩又不是澳洲人开办的学校:它是临高的百年传承的义学,自己既然出任了其中的教职,就不能不去

    说完,他又继续呆呆的望着远处的光柱,过了好一会才如梦初醒的说道:“回上房去”

    仆人们恭恭敬敬推着他的轮椅回上房去休息,主人歇息了,仆人们也就散开自便一个年轻的下人在收拾老爷的轮椅管家关照他:这轮椅有点“紧”了,明日推到东门市去找天地会商店收拾收拾

    “再顺便给我买几盒烟回来”他吩咐完了从怀里掏出一叠流通券,细心的数了几张给年轻人,“要买‘百仞滩’,不是‘高山岭’,记住了么?再给这张二十五分的票子给你零花”

    赵管家得意的笑了笑这种财真是不费吹灰之力

    官军要打来得时候,流通券曾经生过一阵子贬值,大伙都急着要把钱花出去,各处的市集上掀起过一阵不大的“抢购风”,许多人急于要把手中的流通券换成货物和白银、铜钱这次危机很快在财金委和企划院的强力干预下平息了不过一些心急的人因为低价抛出流通券而在这场的金融风潮中损失惨重

    赵管家却在这次风潮中获得了一笔外快收益他反其道行之的用手头的铜钱收购流通券,等到风波过去的时候稍稍一算居然了一笔财赵管家这么信任澳洲人是因为他的儿子如今正给澳洲人办事,已经当了一个“干部”,是在一个叫“办公厅”的衙门里专门负责照料“长”们的生活而他的孙子就在芳草地念所以赵管家对澳洲人的事情特别清楚,这次官兵来围剿,他虽然闭口不谈谁胜谁败,心里可早有了底

    晚上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他坐在中门上的门房里准备上夜,一边抽烟一边拿出了纸牌,打起了“澳洲通关”这种牌戏最近刚刚流行,因为可以一个人玩,没有赌钱的嫌疑,所以很得家风严谨的人家的喜爱

    外面的歌声愈来愈响亮,这大约是南宝的游行队伍在往百仞而去,管家知道他们在唱得是澳洲人教的歌曲,这歌他的孙子孙女也会唱,还经常在家里练习孙子们如今和他爹一样剃了澳洲式短头,穿着对襟褂,看上去很精神,满口都是他听不懂的词

    赵管家很是欣慰他经常说:“咱们老赵家的风水也该改改了,不能总给人当下人”从他不知道哪个祖辈开始,他们家就世世代代的给人当长随、仆人赵管家就是年轻的时候跟着刘大霖在外做官的父亲从大6上来临高的几十年间从童做到管家算是爬到了奴仆的最高层次了

    澳洲人的到来,意外的给了这个家族一种全的可能性赵管家的儿子当初是因为补不上刘宅里的缺才去给澳洲人当差的――不少人觉得赵家的这个儿子也实在太胆大了如今不但身份变了,连房子都置办上了,吃用享受竟不比本地的地主差让周围的人很是眼红说风凉话的人如今也开始打听起怎么才能给澳洲人当差了

    他听着外面的歌声,想着自己的几个孙子孙女大概也在队伍中唱歌,大孙子也十岁了,再过几年就可以给澳洲老爷当差了自家的日子算是一天天的达起来了

    他一面摆着纸牌,一面哼着《掷弹兵进行曲》的调子

    游行队伍从四面八方集结到大体育场体育场中央堆起一座山般高的柴火堆,此时已经熊熊燃烧起来,火焰冲天,廊柱上的两排火炬笼也都点燃了而火炬台上的巨大火炬笼是燃烧起巨大的火焰整个大体育场被火光笼罩着四周许多型的舞台探照灯在空中舞动黑色的天际背景上,八道巨大的光柱如同有形体一般射在低沉的云层底部,仿佛又穿透了云层直达霄汉

    从澄迈战役中缴获的武器:各式各样的大炮,一门一门的围绕着火堆陈列着,火光在青铜和黑铁的火炮反射着光芒刀枪、盔甲、火器……各种甲仗被堆成一个个巨大的三角锥形堆其中最恐怖的是一个由几千顶头盔堆成三角锥形的大堆,在火光下出奇特的光芒

    廊柱下挂满了旗帜――那是在澄迈缴获的明军军旗,各式各样的旗幡,撕破了,染着血迹和泥土,成排成列的悬挂在两翼的廊柱下

    由学生、民兵、警察、警备连和海兵组成的纵队手持火把和旗幡,沿着跑道齐步行进着,按照节奏变化着队形尽管事出仓促,不能变化出太复杂的队形,但是效果已经足够让参加游行活动的群众们感到无比震撼他们失去了一切感官和判断的能力,只是不断的随着音乐的节奏边出巨大的欢呼声浪边挥舞着中的灯笼和火把

    那些没有被组织起来参加游行只是来看热闹的普通百姓们一个个瞪着惊讶的眼睛,如此壮观的场面远远出了他们的想象力他们一个个哆哆嗦嗦的害怕的保持着距离,却又异常入迷的看着制服、队列、火光和雄壮的进行曲,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的内心纷纷被煽动起来了

    “这场面好熟悉,一个假冒伪劣的翻版你们还缺少一身身笔挺的黑色和褐色制服”在主席台的角落里用dv进行拍摄的金女人出嘲讽的声音

    丁丁立刻制止了自己的女友的评论但是这评论已经落入了好几个人的耳朵里了

    魏爱文连连点头:“我看很好立足于现有条件作出了最好的效果”

    其他人没有说话这熟悉的场面让他们感慨万千,也愈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有人为忽然为自己亲手缔造,现在已经萌出幼苗开始成长的的社会、秩序感到一阵的恐惧也有人充满着狂喜和对未来的期待

    方非就是忽然感到有所恐惧的一员他是这一切仪式的缔造者他没有创什么,不过是移植和改编了下以适应这个的环境眼前的场面虽然壮观,但是他觉得自己其实喜欢ajoy上许多漂亮女孩子穿着很少布料衣服挠弄姿的场面

    方非悄悄的看了一眼在主席台上按照权位顺序站着的人文德嗣、马千瞩、邬德、程栋、马甲……他们一个个穿着笔挺的制服站在主席台的中央聚光灯照射着他们,也照着他们背后石墙上巨大的木制的徽章,巨大的圣船船头,光环、齿轮、麦穗、宝剑和盾牌这些人站在巨大的徽章下,被射灯的光束镀上了一层光芒,使他们看起来即高大又不凡一架摄像机的镜头从他们的脸上一一扫过有人微笑着在挥手,也有人神情严肃,似乎在思考着重大的问题

    黄禀坤也挤在人群中,看着这前所未见的一幕在极度震撼之余,他还是暗暗道:“真是群魔乱舞”他原本打心眼里不相信官兵会在澄迈大败,以为不过是击败了官军的一支先遣人马但是广场中央的成堆的甲仗、大炮和柱廊下的旗帜都不会是假得就算是髡贼也不可能搞来如此之多的武器甲仗和旗帜的黄家多次和官兵协同过,对官军的装备情况了如指掌这些东西不可能作伪,也没有必要作伪

    他默默的从人群中挤了出去坐上轿子往县城而去自从风传官军要进剿髡贼之后,他就一直下榻在李孝朋家当初李孝朋跟着他一起闹丈田的事情,两人算是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情”,两个人便一起作着迎接官军复辟的美梦,暗中悄悄的活动起来

    李孝朋原本很是激进,愿意赞助几百两银子出来充饷,让黄禀坤暗中组织乡勇袭击公路上的牛车;袭击单个的警察和干部;派人放火等等

    但是以武力对付髡贼策应官军这种事情,黄禀坤知道绝无可能除非髡贼自个逃跑,他拉几百人马在后面跟着轰轰还成,硬碰硬去打仗就是找死所以他们的暗中活动无非是勾连对澳洲人的不满分子,连着会议了几次黄禀坤还算颇有谋略之人,商议着要是拉队伍,武装乡勇策应官军怕是做不了,但是大可以在刺探消息上花些功夫当下分配有人去打探髡贼的军情,有人去百仞城和博铺等处画地图,还有人专门到茶馆等处专门找“干部”聊天打听髡贼的虚实黄禀坤打算着把这些刺探来的消息汇总之后一总派人送到澄迈去

    但是他很快就知道什么叫秀才造反十年不成这句话了派去百仞城附近军营打探的一个生员,原本气势汹汹,一副慷慨激昂舍生取义的模样,但是去了几次之后就突然被人拦住问了几个问题,当下吓得他魂飞魄散,回来之后立刻就告病不再露面了黄禀坤原本还庆幸此人虽然不济事,但是好歹没有说漏嘴没想到接下来几天便有好几个人告病或者宣称家中有事,不再来参加这个事业了,众人的兴头一过,外面澳洲人逻查的又紧,便渐渐的都懈怠了,连会议都召集不齐了而李孝朋因为瞧上了髡贼手下的一个女“干部”,对驱逐髡贼的事情突然间冷了下来黄禀坤接应官军的谋略也就破了产

    黄禀坤正在没奈何的间,黄守统派人把儿子找了回去,父子两在密室中谈了很久黄守统警告儿子不要再轻举妄动,不要自己出头去迎接官军,免得官军真得来了黄家寨负担太大万一官军打了败仗,髡贼报复起来,黄家寨就要被夷为平地了

    看来还是父亲想得周全,看得明白黄禀坤在轿子里面暗暗思量,要是真得按照自己的想法放手大搞起来,恐怕这次黄家寨就遭到灭顶之灾了澄迈的几家世交有派人送信来,说髡贼在澄迈连着灭了好几家有名的大寨他不由得暗暗庆幸

    看来,要和髡贼对着干,还得来阴得软得正如父亲过去说的,要“拖”,只能隐忍不的暗暗等机会

    只是这机会从何而来呢?官军这一败,没个三五年也不可能再调集大军打回来而看刚才的模样,一班愚夫愚民们已经对他们五体投地,奉若神明了黄禀坤苦思冥想,轿子到了李家他还没想出个子丑寅卯来

    他为了能随时监视髡贼的动向,还是长期住在李家回到自己下榻的西房里,见里面黑沉沉的,连灯火都没点,不由得暗骂自己的随身厮黄平太过懈怠便自己走了屋将灯烛点着

    正准备叫人打水盥洗,黄平已经从外面进来了,他只不过是个十四五岁的半大孩子满脸的兴奋之色

    “你去哪里了?天晚了连灯都不掌”黄禀坤斥责道

    黄平却来不及认错求恕,赶紧把一个天大的闻告诉主人:

    “二公子李四公子今天去报了名,要到芳草地去上学”

    “你说什么?”黄禀坤吃了一惊李四公子是李孝朋的庶出的幼弟,今年才十一岁一直在家塾里念,怎么忽然要去髡贼的学校念了?他知道芳草地那地方,教得东西都是澳洲学问,和孔孟之道根本不相干

    澳洲学问,的确堪称经世致用,格物致知之学,但是学这种东西是不能科考的

    他差点脱口而出说“李老爷疯了”,但是转念一想已经明白,李家这是准备卖身投靠啊他们把不要紧的庶子送到芳草等于是质子输诚

    髡贼原本没有要求临高的缙绅大户们这样做李家如今抢先做了,一定会得到髡贼的重视,肯定能得到许多的好处

    想到李家居然不动声色的做了这么大一个18o度的大转弯,黄禀坤不仅感到愤恨也觉得害怕――万一李家把自己暗中组织人准备迎接官军起事的事情卖了出去,黄家寨就彻底完了

    他沉默了一会,觉得李家还不至于这么做他们送去一个庶子就说明了这点李家不过是想脚踩两只船而已的确,只要是能作出投靠髡贼姿态的人,现在都了财这是谁都不能无动于衷的事情

    但是这样一想也启了他既然髡贼一时半会不能从外部打垮,只有深入其中去切切实实的掌握他们的虚实比如髡贼的火器为什么能如此犀利?他们又有什么办法才能让许多想也想不到的事情变成现实?黄禀坤觉得,只要把这些事情一一打听清楚了,就能知道髡贼的要害在哪里,到时候就能一举将他们驱逐,甚至消灭了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落到了黄平身上这童正有点不安的看着他

    “他家的少爷去芳草地,你高兴什么?”

    “的不是为这事高兴……”他有点吞吞吐吐黄禀坤问了半天才知道,原来李家刚刚来了几个髡贼,其中有一个竟然是女髡贼这会正在花厅上和人说话

    “是真正的女澳洲人”黄平加重了语气

    “哦?”黄禀坤来了兴趣,李家和髡贼素无交际髡贼今晚突然来访问李家有何用意?联系到李家要把庶子送去芳草,他不由得起了很大的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