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二十二节儋州的新政权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第一百二十二节儋州的政权

    刘易晓转了一圈之后,选定了城内朝天宫作为驻所西支队则在城外安营立寨子海南州县的老城多半卑小,缺少基础设施,卫生条件差,不利于开建设,所以民政人民委员会在具体的开建设上,是秉承临高模式,亦就是说,另选地点建筑城先期作为行政和军事驻屯中心,渐次吸引商户,慢慢得形成得城市中心

    儋州工作队在朝天宫安顿下来之后,刘易晓马上让主持投降工作的儋州典史殷承世来汇报工作

    “卑职……卑职……殷承世……”随着院子里的报名声,一个当地仆人一路小跑的将手本送上

    手本相当于个人的履历,能了解此人的基本状况刘易晓在讲座中听过,也学过如何来他打开了看,又随手翻开手边的《换算手册》把的干支年换算成公元,知道此人已经五十八岁了

    殷承世的籍贯是北直隶人士,科名是“拔贡”――显然,若不是拔贡他不会这么老也不会沦落到天涯海角来当个小小的典史

    五十八岁的老人,在远离家乡的荒蛮之地当个小官,虽然能捞点钱,代价是随时把自己这把骨头丢在此地,想来也算是够惨得了难怪孙瑞伍这些当地的小官对大明毫无感情可言

    “请殷老爷进来”

    殷承世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他即然已经是卖身投靠,自然要把诚意做到十二万分典史是“未入流”,官服上没有补子,但是一身官袍依然是洗濯的整整齐齐的穿着

    “卑职殷承世叩见大人”他说着,很熟练的跪下来磕头

    刘易晓已经习惯了本时空土著的磕头习惯,但是如此一个老头子给他磕头他还是有点不安:“起来,我们不兴这套”

    “是,是,谢大人”殷承世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献上礼单

    礼单是儋州缙绅大户们合送得:十口猪、一百只鸡、一百匹本地棉布和二十匹丝绸外加五十石糙米

    刘易晓点了点头,关照由专人接收仔细的打量了下这位第一个主动投降的大明官员殷承世看上去老得和七八十岁一样,不过动作还算灵活――本时空的土著人士一过五去就垂垂老矣,只是没想到他有这么老

    殷承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上司他此时心态很复杂,他不想为大明殉节,又生怕这来得异族统治者看不上自己的投效,害怕他们怀疑他的投诚带有欺骗的性质――那就立刻要一刀两断了

    这伙澳洲人虽然不算嗜杀,但是一旦要杀人就毫不手软的名声他是听说过得

    “城里的官儿就你一个了?”

    “是,大人”殷承世听他问起本城的事务,心里稍稍安定了既然要问话就不会随便杀人

    儋州城里的官员原有四位,不过长期处于不满员的状态,知州自杀之后就只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了至于他本人,在儋州担任典史已经五年多了对当地的情况很熟悉

    刘易晓问了当地的户口、钱粮和地方势力的情况殷承世都一一作了禀告,他对当地的情况非常熟悉,基一答十让刘易晓很是满意别得不说,这样通晓当地政务的水平就比一般的官儿强得多了

    看来这倒是个人才――适当的留用当地愿意投效的官吏是刘牧州制订的既定方针,特别是在没有足够的干部接替他们之前另外,也可以给其他地方官做个表率

    “你当这个典史出息一定不错了”

    “这个……这个……”殷承世面目扭曲,以为是要榨他的油水了典史这种官的确很能捞好处,“小人确实多少是有点好处的,不过亦不敢过分……”他看了一眼刘易晓,心里嘀咕着不知道要备多重的礼物才能让他满意?他袖子里倒是带了一张礼单此时赶紧拿了出来

    “这是小人的一点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大人笑纳”

    礼单上最有价值的是一百两白银,还有布匹、绸缎之类,就海南这个地方来说,能拿出一百两银子来行贿,这位典史平日里聚敛的功夫还真不算太差

    “你的敛财的本事不错”

    这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让殷承世顿时软了下去――他还以为这伙澳洲人要演“青天大老爷”的把戏,要用他的人头收买人心,顿时吓得他连连磕头求饶

    “你得礼我是不收得,你一把年纪了,到这里当个小官图得不就是点钱财吗?”刘易晓很是宽宏大量的说道

    其实他心里很是痛恨――刘易晓对贪官最为憎恨,有一种见一个杀一个的豪情但是杀人不能解决问题这点基本道理还是明白得

    眼下正是用人之际,不能失去这个非常了解当地情况的地方官的帮助

    “是,是,卑职罪该万死……”

    “那是对大明罪该万死,我们可管不着”刘易晓说,“我们澳宋政权一贯讲究‘一分为二’的态度你过去犯下的种种罪行是大明造成的,你也算是个受害者”

    殷承世闹不明白自己这贪污分子怎么成了“受害者”了,但是澳洲人怎么说他就怎么认了连声称“是”

    “……但是以后你为澳宋办事,就容不得你这样胡来了,你可明白”

    “卑职明白,卑职明白”

    “好了,礼你拿回去就是我不要我现在任命你为儋州总联络员兼儋州善后局副局长一应和本地土著打交道的事情,我都会通过你进行你要切实把事情办好――不许借机勒索生事”

    “卑职绝计不敢,”殷承世作出痛心疾的模样,“卑职一定痛改前非,尽心竭力为澳宋皇上效力”

    “你将衙门里没跑得衙役办们都召集起来,我有事情要办”

    当下将儋州州衙里的大印拿来,刘易晓关照立刻出安民告示,要城内及四乡缙绅百姓不必惊慌,各安本业

    收拢了基本的办事人员之后,刘易晓关照人在朝天宫的院子里现场办案:儋州的州狱还有刑房的班房里拘押着上百人这批人要经快清理掉

    他随身带来了原先临高县衙内的刑房里的几名留用人员会同办案将拘押的人员做了一个清理仲裁庭的法学研究办公室专门就接收当地政权之后如何清理案件和监狱进行过专项的调研,期间还专门请了王兆敏和刑房的留用人员作为顾问,对其中的许多关节、弊端都有了较为深入的研究,最后编撰了专门的手册供接收人员使用

    这本手册对接收政权之后如何处理案件、在押犯人处置做了详细的规定一般来说,农民暴动或者改朝换代时的攻城陷地,落城之后都把“尽释囚犯”作为一种“仁政”来做不过按照现代的眼光来看这种做法很难说妥当

    不管一个政权如何黑暗,司法如何的**,监狱里关押的不可能全是被冤枉的好人,必然有许多真正的犯罪分子,有的甚至可以说是穷凶极恶的罪犯

    不问青红皂白的一概释放一时间很解气很轻松,结果就是治安大乱,造成大量的社会不安定因素即使在旧时空也是不乏其例的

    刘易晓在留用人员的帮助下,很快就把案卷和囚犯情况一一理出头绪

    欠税欠租、各种“证人”之类的一概就地释放;确系是犯罪分子的,按照临高的例子,成立一个劳改队,这个劳改队在城内重择地安置――监狱内的环境过于恶劣,只会白白的消耗宝贵的人力

    有人喊冤的案件重处理也不难几乎所有的冤假错案并不能瞒住行内人――连外行都未必瞒得住不能翻案的主要因素还是存在有利益和人际关系的纠缠现在一下子改天换地,这些关系不复存在就很容易理清头绪了

    这样花了不到一天时间,就把最要紧的狱政清理干净了――古人对地方官的理刑能力非常看重,认为是评价地方官吏能力的重要指标工作队一接手政权就处理此事有形象加分的作用

    儋州城内的民情渐渐平静下来,刘易晓知道自己的初步工作已经见了成效,他于是将殷承世叫来,要他列出名单――刘易晓马上要召开“第一次儋州政治协商业协会议”

    “各村都要派人来,还有就是县里的大户缙绅,每户都要出一个人来参加会议”刘易晓关照总联络员殷承世,“善后局的委员要大户们来担任这是造福乡梓的事情,不许缺席”

    “是,卑职明白”殷承世很是积极,

    通过召开政治协商业协会议,先在基层村落确立起“联络员”制度,通过这个制度,保证初步的对基层的控制和政令传达

    征丁、征粮、派差,并非简单的强制性勒索,而是将统治意志迅灌输到基层的最有效的方法通过这几个措施迅从当地掌握一大批的人口和钱粮供工作队来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