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四十六节 以战迫和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第一百四十六节以战迫和

    最后,在信件的末尾他写到若是同意和谈,几天后就会从临高派遣一个使团前来至于谈判的地点,可设在澳门广东方面若有回音,也可以到澳门托耶稣会将信件转交

    “依卑职之见,如今只有议抚了”李息觉小心翼翼的说道

    剿即不成唯有行款王尊德的内心被痛苦所笼罩他很清楚,招抚这件事情恐怕是轮不到他来做了而且皇上也未必会允许他招抚

    即不能剿,又不能抚连可采取的对策都谈不上这种无力可为的情绪笼罩着他,使他良久没有说话直到李息觉小声的提醒他应该向皇上上一个奏折的时候他才惊觉起来

    打了这么一个大败仗,这是无论如何也隐瞒不了的别人的奏折一上,就没有主动权了李息觉只能提醒东翁,这件事情宜早办、快办,拖延不得

    王尊德点点头,虽然他想不出这封奏折该如何写才好,但是李息觉说得一番话是完全正确的

    精神上的倦怠感笼罩在他的心头,他只是点点头,说了声:“就依先生”说着无力的挥了下手让李息觉出去

    “吕赞画的信――”

    “改日再议”

    李息觉出来之后将其他幕僚找来商议大家一致同意先草拟奏折,尽快上奏朝廷,先留一个退步在当下安排一位专门负责起草奏稿的幕僚连夜起草奏折一面又派人到广州城去,和巡抚李逢节等人商议善后事宜

    至于议和,李息觉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擅做主张,而且吕易忠的信件也不能流出去他只是暗中遣人到澳门,看澳洲人有无到澳门再做商议

    最为难的,是现在困守在海口的何如宾的残部:几千人马现在困守海口、琼山一带,里无粮草,外无援兵,连消息都被彻底的断绝,在髡贼的大军围攻之下,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全军覆没

    在澄迈战死许多经制武将已经骇人听闻,如果何如宾也战死或者被俘,比官军在澄迈大败还要震动朝野――堪比天启六年的鲁钦败死那真得要两广震动了

    李息觉在幕僚会议上沉吟道:“若是能安然将何镇等人撤回就好了”

    “如今海峡被锁,我兵水师不利,如何渡得过去?”有幕僚连连摇头

    髡贼的水师在封锁琼州海峡的小规模战斗中就表现出他们的优势地位,广东水师根本无力与之抗衡

    “须得先遣细作悄悄潜入琼州,与何镇取得联系才好毕竟如今官军余下多少人马,士气粮草如何,都得有个消息才成”

    “知道了又如何,若不招抚髡贼,恐怕何镇所部……”

    “要不要启禀制军大人,让他调陈镇台来肇庆商议,看看能不能再调集人马去接应何镇?”

    陈廷是广东协守副总兵,驻在南澳他虽然名义上叫“副总兵”,实际上并不受何如宾的节制是单独镇守一方的镇军大员

    “他的人马就这么一点,能有什么用?”李息觉对任何军事行动解决僵局的可能xing都不抱有希望――既然二万官军都打不下临高一败涂地,区区几千人就不顶事了

    暖阁里一阵沉默,总督衙门的幕僚和佐员们面面相觑想来想去,除了“抚”之外,还真没有任何可施之计

    博铺的海军军令部大楼的作战指挥室里,悬挂着巨大的广东-海南海图的墙壁前,海军军令部长陈海阳正在召开幕僚会议

    参与会议的,是海军的幕僚班子和若干元老军官还有二位非海军军官的元老列席会议,其中之一就是海军顾问文德嗣作为风帆时代的海军和造船权威,他的言权是很大的然后是在情报局上班的许可此人现在的头衔是海军情报参谋,专门负责搜集海军军事情报工作不过,按照许可的说法,他在对外情报局是一个“什么都干的勤杂工”

    这个不专业的海军参谋班子突现了海军的专业化窘境穿越众里的当过海军的原本就比陆军少,干过参谋的完全没有这使得参谋作业的大部分工作都落到了正规海军军官出身的海军人民委员和海军军令部长两个海军最高机关长的身上至于李迪这个出不了海的海军军官,一直充当海军要塞司令和港务主任,现在陈海阳干脆任命他当幕僚长,学习参谋业务

    当然李迪的参谋业务学习成绩不怎么样,还处于最初级的不合格水准――一个对基本海军业务也所知甚少的业余海军军官要当专业参谋有太多的课要补

    海军目前已经承担了封锁琼州海峡的任务严格的说这不能算是封锁海峡,因为海军实际上只封锁了琼山县神应港等处的官军控制下的港口,以防官军残部从大陆获得增援其他出入海峡的船只是不予理会的

    任何在这些港口出入的船只全部捕拿之后押解到马袅处理,所有企图从琼山各港口运出运入的货物船只全部予以没收确系民船被官府钉封的,允许船主以廉价来赎取船只

    这种封锁对琼山的物资流通是毁灭xing的的确,伏波军并没有封锁还在官军手中的文昌等地的港口,但是其他州县的港口对琼山的本身的运输是毫无帮助的――海南的州县,大宗货物运输几乎完全依赖沿岸航线的海运以驿道的恶劣状态来说,进行长途陆地货物运输几乎是不可能的

    汤允文见封锁的髡贼战舰大多型船只,数量也不多便几次企图在海上打破封锁,结果每次都被打得一败涂地――海军的船只在装备和训练水准上都不是中古水准的大明水师可比拟的最后水师船舰完全龟缩回白沙水寨,不再出动了

    这么一来,琼山等于陷入了围困之中,虽然琼山本身并不缺少存粮,而且夏粮也很快就要登场,但是这种失去对外联系的绝望感使得被困在琼山的官军的士气愈低落

    海上封锁的初步目标已经达到执委会认为战争状态不能继续这样持续下去,必须尽快结束――战争对经济的影响太大了,特别是对外贸易停滞原本每个月可以从广州站方向获取大量的物资、人力和金钱现在除了少量的人口和物资还能从佛山、雷州等地运来之外,这一渠道基断绝了

    损失的不仅是运输渠道,还有商业网络在局势没有明了之前大陆上的商业合作伙伴对继续经销“澳洲货”噤若寒蝉以至于向临高出口货物也成了一件有潜在高风险的业务,变得价格昂贵起来

    原本执委会打算等着熊文灿来招抚,双方进行和谈不过看样子老熊要来总督两广还得有一阶段――按照历史进程他得到崇祯五年才能来任两广总督兼广东巡抚穿越众是在等不及了决定尽快开展“和平工作”,结束双方的交战状态――最起码,要恢复物资流通

    尽管不少元老对王尊德或者李逢节准备怎么欺上瞒下的掩饰这次大溃败再来求和存疑,但是执委会认为这是他们的事情和元老院不相干――前提是他们有求和的意愿

    执委会曾经就战后的局势展召开过一个秘密会议请来了大约三十名左右的元老,就以后的局势会如何展进行了讨论和预测元老们认为,广东官场再战的可能xing极小,但是要提防对方有可能采用“不战不和,不降不走”的套路

    “鸦片战争的时候,满清地方大员在意识到战争手段根本不能对抗英国人之后,他们即不敢私下议和,又不愿意白白送命打仗,就采用过这样的乌龟战术”于鄂水在会议上警告道,“如果广东官府采用这样的手段,对我们的威胁反而是最大的”

    这样一来,穿越集团除了效法英国人不断扩大战争规模直到逼迫皇帝本人做出求和的决定之外别无他法但是穿越集团的战争潜力和作战没法和1840年的英国人相提并论的压垮道光抵抗的最后一根稻草,兵临南京城下,做出掐断漕运的军事行动所需要的远程投送力量就不是海军所能办到的

    “另外,我们要考虑到琼州本身过于偏僻,在大明版图上不是什么要紧的地方失陷个五六年对现在已经是四面生烟的大明政权来说也不是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情完全可以放一放再说,这对我们来说就是陷入了长期的战争状态了――尽管没有武装冲突”

    所以,会议上的基调是要乘着广东官场还处于混乱的状态,迅将战火烧到广州这一南中国最富庶的城市脚下,迫使广东官场在糟糕的情况生之前求和――既然琼州府不过是边鄙之地,直接入寇珠江三角洲应该能够让广东各处的官老爷们产生震动了起码李逢节是肯定要坐不住了只要他坐不住了就得求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