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六十八节 广州的防务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第一百六十八节广州的防务

    特遣队在虎mén停歇下来――过了虎mén横档之后,连续行船三四天内就可以抵达广州郊外了――但是陈海阳并不急于兵临广州城下,按照既定方针:他的主要任务是“炫耀武力”和“宣抚”。现在炫耀武力的目的已经充分达到,重点就是“宣抚”了――先要给广州城和珠江沿岸的居民有足够的时间来传播领会虎mén陷落的消息。

    特遣舰队开始组建许多xiǎo分队,每个分队大约有一百人组成,携带xiǎo型火炮,配备民事人员和勘探人员。xiǎo分队将乘坐舢板和长龙沿着密如蛛网的内河水道河汊深入到珠江沿岸的各处村落和集镇,征收“合理负担”,张贴布告。大造声势。当然,同时对任何企图抵抗他们的村落进行严厉的惩罚。

    由于海兵人数不够,负责这一行动的石志奇从水手中chou调了一部分人加强给xiǎo分队。海军的水兵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海盗出身,不但对珠江水路熟悉,干这个更是行家里手。当年他们也曾经跟随各帮各股的“掌柜”们乘着xiǎo艇深入内河,四处劫掠绑票。

    虎mén陷落的消息当天就传到了广州城内。一时间四城震动。广州知府急急忙忙赶来求见李逢节,询问是否要立刻关闭城mén。

    李逢节大吃一惊,他没料到这么快虎mén即已陷落。虎mén一失陷髡贼抵达广州的也就是三二天的事情了。想到髡贼一旦攻打广州,他的脸sè都发白了。

    “城mén暂时不要关,关了会动摇人心”李逢节定了定神,“你和南海、番禹两县,在各城mén多派人手,加紧盘查,防止髡贼hun入城内”

    “是,卑职这就去办”

    李逢节手上惟一的武装是他自己的抚标。但是抚标在澄迈战役中损失惨重,派出去的一千人不是在澄迈战死被俘就是被困在琼山,迄今为止一个人都没回来。抚标眼下只有不到七百人可以用来打仗。幸好这些人是抚标中的jing锐,平日里李逢节对他们结以厚恩,关键的时候是一支可以依靠的力量。

    李逢节对守卫广州并不担心:广州不但城防坚固,而且人口众多。必要的时候大规模征发丁壮,发动十万丁壮上城也是顷刻的事情。除了抚标之外,广州城内外还有海防参将许廷发的人马和一些零星部队,此外尚有驻防广州和周边的卫所,这些卫所虽然已经破败,但是点验起千把人来作战还是有得。广州卫的达官兵当时非常有名,整个明代经常被chou调出去和苗、瑶作战。

    这些兵力集结起来足有三四千人,作为广州城防的守卫核心是足够了。但是身为广东巡抚,要考虑的不仅是广州一城,还有珠江沿岸的各县和村落。如果被髡贼杀掠过惨,御史弹劾起来自己一样吃不消。

    李逢节召集城内官吏和幕僚们商议对策。众人的意见大致是从巩固广州本身城防和加强沿江各村镇自卫能力两方面入手。

    原本刘香在珠江口活动的时候,广东地方就在珠江三角洲各地加紧推行保甲法,鼓励各地士绅编练团练乡勇自卫。各县都已经建立公所,由知县担任总团总,地方上有声望愿意出力的缙绅担任副团总。各村镇编练团勇的,官府可以借给火炮,各村也被允许自铸火炮。各处路口、河口建立望楼和栅栏,配备铜锣,用以传递警报。并且规定了多村联保。一村有难,邻近各村都要出动乡勇支援。至于所需要的经费,由各村自行承担:有的来自缙绅大户的捐助,有的来自向全体村民的摊派。有几个县干脆在田赋上加征了一笔银子作为全县的团练费用。

    这个体制从去年年初就开始实施,此时已经初见成效。官员们大多认为髡贼人生地不熟,不见得敢于深入沿江的各条内河,而珠江沿江的各处村落原本设防练勇就最为积极,而许廷发的水师大致还算完整。髡贼也不至于太过猖獗。

    何诚宗提议:是守城不如守河。髡贼船坚炮利,但是兵少,不敢离开船只太远活动,所以完全不必担心他们从陆路进攻广州,官兵只要在珠江上节节防御,和乡勇配合作战就能层层消耗髡贼的锐气。最终达到迫使敌人退出珠江的目的。

    从虎mén到广州,珠江上的可供防守的要隘甚多。其中又以乌涌最为要紧。何诚宗建议将大部分兵力集中到乌涌,赶筑沙袋炮台,多多调集大炮和舢板、长龙。

    “乌涌控扼省河要津。我军在此据守,进可入珠江协防沿江各处,退可确保省城之安。是重中之重。”

    何诚宗大力鼓吹着他的乌涌定胜论。大多数官吏和幕僚也赞同他的看法。但是亲眼看到髡贼强大的火力战力的许廷发却表示反对。

    广州的防务须得加紧才是。”许廷发从虎mén败回之后暂时驻在黄埔,他的所部核心还算完整――原本主力就是水师,而水师在虎mén之战中只丢失了些待修的船只。主力船只和兵员全部退了出去。他派人沿江招抚溃兵。从虎mén寨等处溃逃出来的兵丁这几天陆续归队,他手中又有了近二千人的兵力。

    “沿江村寨最多能自保,不能阻髡贼上行广州。至于乌涌,诸位大人先生以为比之于虎mén如何?”许廷发说道。

    虎mén炮台从万历年间开始营建,最近一年又大加修缮整备,不管工事坚固还是火炮的数量,都不可能是八字还没有一撇,准备仓促修筑起来的乌涌炮台可以比拟的。

    就是这样的炮台,有着2000士兵把守,在总共不到一天的战斗中就崩溃了。这个心理上的冲击对许廷发来说是极其巨大的。他看得很清楚以官兵现有的素质和武器,根本不是船坚炮利的澳洲人的对手。

    所以许廷发的建议就是直接死守广州,把能够搜集到的大部分兵力集中到广州城本身,在越秀山上增修炮台,同时在广州东面的东盛寺和西面的凤凰岗两处各派驻重兵。

    至于省河沿途的其他要点,诸如猎德、琶洲、琴洲各处,是否设防全不重要,因为仓促修起来的炮台根本不可能抵挡敌人的炮击,徒然增加伤亡而已

    只有广州城本身,靠着城防墙高沟深,百年经营,又有无数民壮作为支援,大约还能在髡贼的猛攻下支撑下来

    “难不成就让髡贼的炮船长驱直入,直抵我羊城城下吗?”李息觉不满道。他现在是作为总督衙mén的代表来参加会议的――王尊德毕竟是两省的最高军事长官,两广武官都受他的节制李逢节要踢开总督谈议和还成,踢开总督打仗是万万不可能的。

    李息觉是见识到髡贼的炮火的,所以他多少能够理解许廷发的畏战,但是理解之余不免又鄙视此人,认为他贪生怕死,不肯死战到底。

    但是他在语气上硬不起来,首先几天前从虎mén寨逃走的时候他同样当仁不让一马当先抱着马脖子跑了;其次现在广州周边惟一一支像样的人马就只剩下许廷发的督里广州海防参将所部了,不能不稍稍假意颜sè。

    许廷发建议与其到处修筑在髡贼炮火下不堪一击,毫无用处的沙袋炮台,不如在通往广州的省河上选择河道狭窄,淤积较多的地方投放木石阻塞航道,同时在江面上安置木排铁链锁江。

    “髡贼船只多有改装,船上兵装甚多。吃水深重。我等堵塞江面,敌船必惧搁浅触礁,不敢深入省河。”

    但是许廷发的建议遭到了李逢节的否定。首先他不愿意让髡贼船只出现在省城脚下――传到京里会授人以柄,其次他对许廷发的所谓的髡贼“船坚炮利”认为有夸大其词的地方:但凡打了败仗,主事的官员和武将总要将敌人说得十二万分的厉害,其中多有不实之词。李逢节是当老了地方官的人,这点伎俩如何不知?他把许廷发的建议看作武将“畏战”的表现并不在意。

    巡抚衙mén会议的最终决定是加强内河的防御,同时大练团勇“以壮声威”。为此在广州专设总团局一处,召请地方上热心有力的缙绅办理团练事务。另外,晓谕珠江三角洲各府州县,命令各县速设团局,办理保甲。

    许廷发驻守乌涌这个进入广州内河的要隘。立刻在乌涌紧急修筑沙袋炮台安置红夷大炮18位。同时按照许廷发的建议,在乌涌、猎德、二沙尾等处沉入装满砂石的旧船数艘堵塞航道,又雇佣民夫在江面狭窄处打入木桩。至于封锁江面的长铁链,一时无处寻觅,只好派人前往佛山星夜赶造。

    在乌涌驻兵1200人。许廷发手下的全部水师船只40艘全部集中到乌涌附近,准备随时待命增援。同时,在琴洲、琶洲、猎德、二沙尾、大黄滘等省河要地紧急修筑沙袋炮台,安置红夷大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