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六十九节 官府与乡绅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官术网 (--数十万的完结小说免费下载))官术网 (--数十万的完结小说免费下载))官术网 (--数十万的完结小说免费下载))为了弥补兵丁大炮不足的问题,李息觉在会议上建议除了吩咐佛山等处“日夜赶工”之外,也可以让其他邻近的铁匠铺一起开工铸造**另外再向葡萄牙人借助火炮兵员方面可以招募潮州勇,取其凶悍敢战估计半个月至少可以招募一万人

    但是李逢节对他的提议不感兴趣雇勇虽然比招募战兵来得便宜一点,一下子招募一万人花费也不少而且从潮州雇勇,等招募齐全再开到广州,少不到还得一大笔路费这笔钱李逢节可不打算拿出来――王尊德讨伐临高把藩库里的银子花出去不少

    李逢节不反对雇勇――恰恰相反,他对雇勇之事非常的热衷雇勇是件大有油水的事情勇丁都是临时雇佣,事毕即解散所以雇勇实际到营到底有多少人,每个人实多少饷银和菜盐钱都大有空子可钻一次雇勇,大横财的人不知道多少

    他坚决要求在本地雇勇,确切的说是雇佣珠江沿岸的疍家船民他们都是水上的居民,靠水吃水,不是船工就是渔民――对珠江水系非常的熟悉李逢节认为,雇佣他们充当水勇有天时地利的好处

    他的另外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当防髡吃紧之时,恐其辈被他们勾作汉奸,或为盘运货物,利之所在,不免争趋仍惟收而用之,在官多一水勇,即在洋少一匪徒”

    “此为釜底抽薪之计”李逢节得意洋洋,“奸民髡贼彼此杀伤,以奸制奸,以毒攻毒”

    李逢节的这番话即有私心也有公心并非全然图利因为几天前的塘报里已经有髡贼在珠江口外各岛“招募水上奸民”的消息居无定所,熟习水性,又对珠江水系非常了解的疍家便成了他的心腹之患了

    官府对珠江上以船为家的疍户、船民从来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大概不下有数万人,这些人要是被髡贼勾引“充当汉奸”,后果非常严重**

    李息觉无法反驳的他的道理节约开支这个帽子哪朝哪代都是最有效的理由但是他还是嘀嘀咕咕的表示:“髡贼战力极强,乌合之众难以相敌”

    何诚宗这时候出来质问:难道临时招募来得潮州勇就不是乌合之众了?

    李息觉无言以对不要说这样临时的雇勇,就是官军的经制之师,在髡贼面前又有什么用处?想到这里他暗中叹息一声,不再言语了

    李逢节决定先雇勇五千人视状况再雇五千人这样便有一万水勇随时听用水勇长于舟楫,精于水性和髡贼水战不一定行,但是搞个放火、凿船之类的袭扰的事情还行反正水勇属于没有编制的临时工性质,花费甚少,多伤亡几个不会对广东藩库造成大大的财政压力

    按照现在的行情:每个水勇每个月的饷银包括盐菜钱给二两,另外一次性支付安家银二两见仗前再另给犒劳

    这笔银子,当然不是广东藩库支出,按照官府的传统思路,这时候就要百姓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了,穷人来当水勇,饷银就得落在无权无势的一般有钱人身上――确切的说是商人的头上了

    按照幕僚们出得主意:雇勇开销的费用包括三个月的军饷、盐菜钱、安家费和各种公费支出杂项共计十二万两,由广州的三大商人集团:洋商、盐商和潮州商人分摊赶铸火炮的经费工价,则令佛山的冶炼商人们“报效”,总额为一万两

    至于水勇们需要的船只和水师急需补充的战船,李逢节同样按照这个思维,命令钉封珠江上的船只供使用**

    就这样按照“少花钱多办事”的方针布置落实了广州防御的各项政策诸人没有异议,各自去经办

    众人散去之后,李逢节将何诚宗留下,要他专门办理“劝募”事宜

    劝募的对象,当然不是“三商”――他们既然要出了一大笔钱来雇勇,事情得适可而止得劝募的对象是其他的行业还有广州附近的地主老财们按照李逢节的意思,也得拿出点来意思意思,保卫广州就是保卫大家的生命财产,不然髡贼一来,大家玉石俱焚就什么都剩不下了

    “大人”何诚宗不解道,“虽然藩库里银子不多,但是眼下雇勇铸炮的费用已经是各商募集了,再要劝募是否……”言下之意就是东家你别太贪心了

    “老先生,这笔银子,是为了最后的一着”李逢节轻声道,“如今我们做得是战的预备,可是万一要是败了呢……”

    话说得很轻,但是意思已经明白了何诚宗猛然醒悟若是败了,髡贼兵临广州城下到时候要他们退兵只有行款――要行款没有大笔的银子怎么使得?

    何诚宗作了个揖:“学生明白了”

    李逢节微微点头:“你去办其中原委,不足为外人道”

    “是,是”

    一条单桅帆船,张着打满补丁的帆,缓缓的驶入了一片河湾里帆船的船头上站着一个缙绅模样的中年人,他虽然面上故作镇定,但是眉眼间却不时透露出焦虑来

    河湾里长满了芦苇,沿岸却长着许多的橘子树,挂着许多青绿的橘子橘子树之间却竖立着密密麻麻的竹篱笆,有一人多高,上面削尖

    船继续向里走,拐入了一条狭窄的河道,青翠茂密的橘子林间,一座高大的碉楼从树鼓的,唱曲的,唱戏的,玩杂耍的虽然没有妓院,却有十来户“私门头”,……每逢集日,叫卖声、唱曲声吵闹声就象个大蜂房,汇聚成一片嗡嗡的喧嚣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