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七十一节 收买人心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官术网 (--数十万的完结小说免费下载))官术网 (--数十万的完结小说免费下载))官术网 (--数十万的完结小说免费下载))“妇人之见”罗天球心中暗骂了一声####但是他没有说出口大奶奶娘家也有颇有力量的乡绅而且平日里持家还算贤惠,眼下外面局势乱,第一就要“家和”才好他只摇头道:“如今是收买人心的时候,说抽地封门的,你也不怕给这伙泥腿子给髡贼们当内应”

    大奶奶一想也是,只好愤愤的叹了口气关照丫头摆上饭菜,陪着他一起吃饭一个攒盒装得是八样下酒菜,另外有六盘下饭大奶奶给罗天球斟了一盏酒酒是从托人从广州买来的国士无双――罗天球很喜欢这种纯净甘冽的烧酒――没有一点杂味,酒劲醇厚装在清澈透明的水晶瓶里,看着就很舒服大奶奶还用这种酒来浸药材

    “这酒也没多少了叫管事的去买,说广州那家酒坊被官府给查封了这日子越过越乱了”大奶奶见他喝酒,牢骚又出来了

    罗天球笑了下:“那酒坊是髡贼的,当然是要封得”

    “髡贼的?不是澳洲人的吗?”

    “髡贼就是澳洲人,澳洲人就是髡贼”

    “老天那广州城里赫赫有名的裴秀莉不就是个番婆子?可大伙都说她长得俊俏……”

    “这个,澳洲人也算是华夏一种”罗天球这几天在县城里应酬,关于髡贼或者澳洲人的来源问题已经听到了不少,“他们自称是大宋崖山后裔听说打头的一个姓文的还是文丞相的后人”

    “那岂不是忠臣之后”大奶奶吃惊道

    “要真是崖山宋人之后,当然个个都是忠臣之后了####跟着小皇帝抛家别业的漂洋过海去海外蛮荒之地,能不是忠臣吗?”罗天球听了不少澳洲人的来历的消息,此时一杯酒下肚,谈兴也上来了,“只是人是大宋的忠臣,和本朝没什么关系”

    “忠臣总是好人……”大奶奶读不多,戏看话来的概念

    罗天球重重叹了口气:“澳洲人把临高占了,如今围着琼州虎门也给他们破了,用不了多少天大概就要打到广州去了最好别上咱们这来……”

    大奶奶对能做出许多好东西的澳洲人竟然就是传说中杀人如麻,放大炮如同打雷无坚不摧半妖一般的髡贼这件事一时间有点转不过弯来她对澳洲人制造的各种东西抱有极大的好感,现在听说澳洲人又成了无恶不作的髡贼,觉得很是惋惜

    “澳洲人要是愿意招安就好了我看朝廷把临什么那小地方给他们就是了佛郎机人都借住在濠镜呢”

    罗天球想其实这倒是个理想的办法,可惜朝廷里掌权用事的人是不会同意的他含糊其辞道:“髡贼来者不善,事情恐怕没这么简单”

    用过午饭之后,大奶奶原本要小妾服侍他休息打个中觉罗天球睡不着:髡贼来犯是迫在眉睫的事情,得做好完全的准备再者秋收已经开始,收租催租的事情马上就要提上日程家务事也得处理一番

    “我还是先去外院瞧一瞧再说”罗天球擦过脸,往外宅去了

    他专门处理家政事务的地方叫“樟茂堂”,三开间的大厅门扇全部打开着,外面一座青石板院落他的几个管家、管事和账房的都肃立堂上等候他的指示

    罗天球却并不看准备好的账本,也不问什么,只是说了一句:“去租院看看”

    罗家的租院很大,围墙和其他院落一样,全部是砖石砌成的####墙头和门楼都很高――这是防备着仇家纵火,租院里到处是稻谷、谷壳、米糠和稻草之类的东西,很容易被人点着火高墙就是必须的防备措施门楼很厚,有两道厚厚的包着铁皮的大门,里面用碗口粗的杠子,监守自盗的本事也学得差不多了

    罗天球没有当场作,他这个人阴毒狠辣,但是从来不轻易的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最近二年他没有象过去一样对手下看得紧了――水至清无鱼何况世道渐渐有了乱相,对下人过于苛刻只会招引小人的记恨万一有人就此起了歹心勾引匪盗作内应,后果就会非常严重

    这事情,他得另外悄悄的解决他打定了主意却只是默不作声接着又要去租院的西偏院

    “老爷,您去哪里做什么?又脏又臭的……”管家的诧异的问道

    “去看看”罗天球简单的说道

    西偏院对外叫“催问所”,其实是罗家私设的牢房公堂交不出租子的和欠债的佃户百姓会被捉到这里拷打关押

    西偏院的院门很小,锁闭着,门口坐着几个跨刀拿着哨棒的家丁,见家主到来赶紧打开紧闭的大门里面的管事也赶出来迎接了

    院子很大,四周的群房里关押着百多号欠租欠债的百姓,有人在哀哀哭泣,也有人出伤痛的呻吟

    院子当中刑凳上还捆着一个屁股大腿上鲜血淋漓的人,正在出大声的哀叫地上丢着几根打裂的竹板两三个光着上身的家丁正坐在一旁喝水

    罗天球原本对这种事情是不管的,但是现在状况不同了髡贼近在咫尺,自家宅子里还关押着这许多的人,万一哪家的家眷起了坏念头去勾引髡贼来攻打三良市就不好办了

    “这人是怎么回事?”

    “回老爷的话这是郝生可去年的租子就没交全,写了甘结的,今年还是没交出来要他拿老婆押到府里做工几年抵债,他推说已经把老婆给休了――这不是明摆着欺骗老爷……”管事的一边说一边恶狠狠骂道,“打了几板子就装死”

    “老爷,小的不敢口阿……”郝生可一看是罗老爷来了,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西偏院这地方打板子当场打死人的事情都是有过得,保不定这罗老爷脸色一变要下辣手,纵然不被打死也得半残顾不得伤疼一个劲的哀叫求饶:“不是小的有意抗缴,实在是去岁老娘生了一场重病,拉下了亏空还望老爷宽限几个月,小的一定连本带利缴清……”

    “是郝生可么,算了,他也是好几代的老佃客了”罗天球慢悠悠的说道,“你是为老娘治病,也算是孝行老爷我就网开一面,这顿板子算是抵了你的旧欠了”说着他朝着管事的一努嘴,“给他收拾收拾,放他回去”

    管事的一愣,片刻才回过神来,赶紧招呼人过去把人从刑凳上松开绳子

    “你小子运气好老爷今天大善心了”

    郝生可却愣着了,直到被放到地上又被管事的踹了一脚才回过神来,赶紧趴在地上磕了几个头被人带下去

    “这西偏院里管着的人,都给清一清”罗天球命令管事的,“事不大的都放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