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八十节 审案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迎凹缓罗家这样的豪神能够几代人都把持一良市当这里的猴垫帝我们为什么不行。官术网 (--数十万的完结小说免费下载))(-)【】【】”石志奇说道我们的人只会比这此传统的土豪劣伸干得更好”

    当然经过现代行政管理技能培用的土著人员肯定会比以利己主义为中心的大宗豪神们做得好。但是古代社会是一个典型的熟人社会”外来户的标签是很不容易被揭掉的。有的人家可能在当地繁衍了二一代人在当地人看来还是外来户。

    外来户被排斥在当地的社会关系网之外很难被当地人信任。当然说话也不管用。因为人少势单很多时候利益被欺负和侵占。

    如果是在广州这样的大都市情况还要好此。在半封闭的农村社会里外来户要和平的控制当地的权力是很难做到的。

    引世纪的**话尚且对外地人”二个字带有贬义的成分更不用说社会环境封闭的多人口几乎不琉动的17实际了。

    在没有本地大户的支持下怎么把自己人安置下来取得足够的威信这是文德嗣一直在考虑的问题。

    现在本地抵抗他们的豪强士伸已经灰飞烟灭了大多数人被杀余下得不是被挂在绞架上就是即将被挂上绞架。按照既定的行动指导方针这此人将被肃清”这是文件中对处决”的委婉说法

    侥幸逃脱一死的包括他们的族人”远方亲戚”家丁这此人多少受过点他们的恩惠也属于既得利益者因而将被全部迁往临高等待重新安置”。民政人民委员会将把这此人口拆散之后安置到整个海南岛地区。

    这此措施结束之后一良市的权贵阶层”就彻底被清扫了。新来地人只要拥有足够的资金和强大的办事能力就能够很容易的在本地建立起权威来。

    他在考虑中半靠在椅子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文德嗣想到今天是要召开全镇大会。文德嗣赶紧坐了起来叫勤务兵进来倒水为他盟洗。

    开大会的事情当然用不着他亲自出马有专mén的民政人民委员会的兀老去出面。文德嗣坐在临时的办公室里阅读着桌面上迅速累积起来的各种报告和请示。

    被俘虏的乡勇”家丁和士绅们的仆人需要甄别大致的原则是惩办有民愤的一般的就地释放。不过谁有民愤谁又只是有私仇这是夹缠不清的事情从今天早开始偷偷摸摸来司令部控诉”x告状”还有投匿名信的事情就多了起来。民事xiǎo组专mén带了一批土著人员处理此类事情。

    打谷场的全镇大会开得还很顺利。官术网 (--数十万的完结小说免费下载))

    文德嗣认为这不奇怪刺刀下的大会哪有开得不顺利的更别说昨天到今天已经绞死的百十号人了。大会上推举了几名联络员专mén奂责维持本镇治安”善后和核定征收合理负担”的事务。其中既有客栈老板陈掌柜也有当地的位xiǎo草席行的业主李存发。最后一个的唯一的寺院的主持道了和尚。道了主持的是一座子榈庙庙产不多幸好本镇只有这一座庙道了承接一切和非物质世界有关的业务。收入差不多就够他们师徒几个能过日子了。

    这三个人在民事xiǎo组的直接领导下工作。文德嗣下令拨给民事xiǎo“组五百两银子并数百石大米作为费用。同时将镇上原有的一此公益xing的组织先恢复起来。救火的水会重新开了mén躲起来的更夫们也重新开始夜间打更。在战斗中被烧毁了房屋财产的人也领到了救济米。随后民事xiǎo组还准备再发救济银子。

    真让我感到吃惊。”负责巡视和处理特遣队法律事务的仲裁庭代表姬信看到这个临时班子已经运行起来了。陈掌柜的负责治安李存有管经济和合理负担口道了和尚管理收敛尸体救济贫民的慈善事务口很快一切就变得井井有各。我来广东之前还怕这样公开扩募联络员的事情土著会害怕官府报复不肯出面。”

    战luàn之后地方的有力人士出面维持地方事务这种做法在传统**社会中算不上投敌”。甚至还有维护集樟的好评。这类人多半还是地方上伸士大户是官府原本就要依靠的基层统治合作者当然事后卷土重来的时候也不会对他们的行为加以惩罚口这其中当然有真心服务百姓急公好义的正直之人也有企图藉此捞取利益鱼rou百姓的卑鄙xiǎo人情况很是复杂。

    此时此刻兀老们别无选择大多数土著百姓还没有建立起对他们的基本信任只好任用这此主动出来做事的人了。至于其中这些人的素质好坏只能在实践中慢慢考察了。

    有了本地联络员民事xiǎo组的善后工作迅速的开展了。民事xiǎo组开始收睑掩埋尸体救济贫民拨捕漏网的敌人”修复被炮火破坏的建筑物私人和公用的。持别是前者兀老院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赞同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概念的。当然是在不妨碍元老院和帝国的利益的前提之下。

    刘德山的宅院因为破坏的比较厉害是第一批列入修缮名单的。一队海兵扛着工具推着装满建筑材料的xiǎo车浩浩dàngdàng的来到了刘宅。刘德山上午刚参加过打谷场上的全体大会虽然知道xiǎo命和财产暂时是没有危险但是他对后面的合理负担”还心存疑虑。这笔款项到时候摊派下来恐怕也是一笔不xiǎo的数目。之际

    正在疑忌之际这队人突然出现在他的宅子前让刘德山以为楚贼是要来炒家。这此工具大约是准备来掘开地砖拆墙找秘藏”的一时吓得动弹不得。官术网 (--数十万的完结小说免费下载))

    老爷我们又见面了。”带队的是一个昨天来过他屋子的澳洲人他笑着挥了下手里的斧子把刘德山吓得差点niào了裤子我们说话算话帮你修房子来了。”

    这个嗯啊”刘德山还没反应过来海兵们就涌进了院子有人当下拆掉了昨天刘德山的伙计们草草订好的mén槛把装满砖瓦石灰的紫电改手推车推了进来有人手脚麻利的架上梯子就往屋顶上爬还有的直截了当的找伙计借用水桶准备调石灰做泥。一个化手八脚的动手修缮起房屋来。

    把个利德山惊得目瞪口呆在他的心目中当兵得人无一不是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痞子光棍地地道道的官匪”不抢劫不杀人就算是纪律严明了这种打完仗还来赔偿老百姓损失还能亲自来帮忙修复房子的军队真是闻所未闻。

    想不到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马”刘德山连连赞叹。赶紧叫人立刻去烧开水煮茶。

    老爷陈茶没有了”伙计说道陈茶昨天都用完了。”

    混蛋泡好茶”

    刘德山在张罗着泡茶的时候陈掌柜的骂骂咧唰的带着一行人来到了公所。下士说的公所就是原先的团练公所。这里原本是一座寺庙荒废之后被修缮了做了公所。里面房屋很多而且厅堂宽大很适合做办公的地方。支队在。月出日破寨之后就在这里设立了办公机构。

    一行人被送到这里公所旁有一处很大的院子现在便做了临时的狗押所。一间间的厢房里住满了人一个个愁眉苦脸的。

    他们一个人被单独押送到一处院子里。此处原来是公所的大堂。也是团练公所的委员们私设公堂审案”的地方。凡是乡勇在一良市和周边拿获得可疑人物”或者是哪个触犯了老爷们的倒霉蛋都会被拿到这里严刑拷打。除了没有衙mén公堂上的牌匾仪仗之外公案飞刑具一应俱全。

    这里现在暂时作为临时军事法庭审理各种案件。仲裁庭代表姬信从早晨开始就不断的审理着各种案子案件大部分的百姓来告状对象主要是过去的豪强大户们。有来控告他们bi死人命的有来控告强枪妇nv的还有控告强行财产的林林总总不一而足。有当面来递送状纸喊冤的也有偷偷的漾匿名的帖子的。这此材料如今已经在公堂后面堆满了一桌子。

    有此案子其实已经没有必要审理了因为当事人在破寨的时候已经死了或者当晚就被绞刑处决了。告罗天球的状子持别得多罪状五毒俱全”。姬信想此人真是一典型的恶霸地主”。

    尽管不需要审理姬信还是让土著办事人员把材料都整理起来特别是拨集足够多得证人证言这可是以后的宣传材料

    被告还活着得按照流程一来抓来提审。这种即没有法律依据又没有呈堂证据只靠当事人二张嘴互相瓣驳的审案模式让姬信很不适应口因为他不得不靠自己的常识飞知识x理念甚至是直觉来进行判断

    姬信不相信穷人天生是好人有钱人就是坏蛋”的理论。他很清楚在新统治者降临的时候不少人会藉此来掠夺别人的财产来改变自己的命运。诬告飞夸大其词的事情在这种时候肯定是屡见不鲜。

    所以他特别注意审理的公平xing。他经常阐述的理论就是一个人有罪不等于所有的罪名都可以扣到他的脑袋上。”这和以杜叟为首的公检法铁拳论”和实用主义者们宣扬的法律是工具论”格格不入、。

    陈联络员押了几个乡勇教师来了。”有人禀告道这几个人不承认。”

    哦口”姬信点点头当然人是不承认的。”他对兀老院决定把所有乡勇教师处决的命令感到很是不满认为有滥杀无辜的嫌疑。

    但是这属于高层面决定的事情他无法反对。

    带上来。”他说着把桌子上已经办结的案卷拿开。打开一份新得。

    青霞一个人被带上了公堂。这里的场面规模不下于县衙但是堂上却没有什么人更没有凶神恶煞一般的衙役,只有三四个毙贼模样的人物。居中的个身高六尺半的壮汉方脸浓眉大耳垂皮肤很白。看上去非常官派口大约是毙贼中的大官。青霞赶紧拉着蒋锁跪下来

    民nvchun霞磕见老爷”

    不必下跪磕头站着说话。”壮汉毙贼说道他看上去和颜悦sè不像一般官老爷那么凶狠有官威。青霞觉得稍稍安心。

    谢老爷。”

    不用谢。”这个澳洲人居然笑了下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做什么营生?”青霞一一说来只说自己一行人是跑马卖解的不敢说他们曾经当过乡勇教师。只说自己是因为陈老板企图谋夺他们的马匹财物才被诬陷的。

    老爷明鉴我们是卖解的艺人四处为家又是外路人怎么能当这里的乡勇教师?”青霞知道此时只有一口咬定绝无此事才有可能活命。姬信点了点头打量着这一个人。居中说话的nv子二十来岁个字高挑体态匀称而且是大脚显然是练过武的口旁边的一个xiǎo伙七岁生得矮xiǎo健壮还有一个nv子三十出头略有几分姿sè面sè苍白连站也站不稳似乎是生了病。这样一个人说他们是乡勇教师确实令人难以置信。

    首长”陈老板立刻就跳了出来这”个人确确实实当过乡勇教师还和首长们打过仗口不信您可以问那此被抓到的乡勇一定有认识他们的”他接着指着青霞这个nv人和罗天球还有一腿”青霞的面皮张得通红心中怒极了。身为nv子在外卖艺他的贞洁是一直受人怀疑谜论的对象所以青霞对此看得特别的重容不得别人有半点误解。自己守身如yu的处子之身竟然平白无故的遭人污蔑当时就要冲上来揪住陈掌柜。看到竟贼明晃晃的刺刀才遏制住自己的怒火。转身跪下磕了个头。

    民nv确系是处子之身和罗老爷从无瓜葛这陈老板含血喷人请老爷明察”

    看到这个nv子的神情如此激烈姬信知道她说得是真话。他看了一眼陈掌柜一脸洋洋得意的模样。尽管法学是不谈个人印象问题的但是这两个人的表现还是无可避免的给姬信留下了好恶。

    不管这一个是不是乡勇教师这个陈掌柜显然居心叵测。想乘机讹诈马匹的事情也有可能是真得。

    青霞你是不和本案无关。”坐在桌子后面的毙贼大约对事情莫名其妙的歪楼到**”问题上大为不满他对青霞说你且起来。陈老板说你们当过乡勇教师还上阵厮杀可有此事?”

    回禀老爷绝无此事”青霞斩钉截铁的否认道我们是跑马卖解都是花拳绣腿的功夫怎么教练乡勇?”陈老板见青霞一开口就撇得干干净净而且态度坚决生怕澳洲人信了她的话赶紧补充道首长他们都是有真功夫的不信您可以派人去问本镇的百姓。这nv子的箭术极好能够百步之外sén请她给乡勇们教练弓箭”他又指江娘这nv人会飞刀她腿上还有昨天受得红伤不是帮乡勇打仗哪里来得红伤?”这是一个无法抵赖的硬伤。青霞一时不知道如何瓣解口

    陈掌柜说得可是真得。”

    回禀老爷民nv等人是卖解练武之人有此功夫卖艺糊口不足为奇口总不能硬说民nv等人有了功夫就一定是乡勇教师口”澳洲人尖问江娘道你身上有伤?”江娘不敢回答她不知道该说有还是没有。但是她一瘸一拐的是被青霞扶进来得无法否认。只好xiǎo声道民nv确实有伤。”

    如何受得伤。”青霞赶紧道回老爷是在练武的时候被民nv失手刺伤的。”

    首长他们抵赖”陈掌柜没料到这今年轻nv子现在居然如此老练不慌不忙的把事情要推卸得干干净净。心中大怒此时他已经不在乎什么马匹了而是觉得自己大大的没了面子。他赶紧拿出客找的客账。

    首长请看”他指着账的名字这伙人是一个月前到得本镇的当时他们一行八人。一直住在本店里直到半个月前他们从本店搬走就此住进了罗家祠堂的群房里。祠堂又不是客栈罗天球也不是什么善心的人物怎么会平白无故的让他们住进祠堂。此事老爷你一问便知”他得意洋洋的说道而且现在只剩下了一个人那老头子呢?那汉子呢。还有一个xiǎo孩子如今都去了哪里。”姬信听到现在知道陈掌柜所言不虚。他默默的点点头问道

    陈掌柜说得可有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