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八十九节 漫天要价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第一百八十九节漫天要价

    城里的媾和分子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终于达成了一致。计较已毕,高举命人将阎管事叫来。

    这位阎管事,外号阎xiǎo帽,不仅因为他总是戴着一顶**一统帽,其中也包含着其他人对他的为人处事的看法――当然不是正面的。

    阎xiǎo帽是高举的亲信之一,当初专门负责监视文德嗣等人,常常用各种借口出入他们身旁刺探消息,所以算是与澳洲人有旧,对澳洲人的情况比较熟悉,人又相当的机灵。如果当初的文掌柜等人也在船队中的话,阎xiǎo帽本人就是最好的证明。

    另外,阎xiǎo帽早就被他出了籍,理论上不是他高家的奴仆了。万一期间出了什么岔子,洗刷起来相对简单些。

    他赏了阎xiǎo帽十两银子,要他天黑之后缒城出城到澳洲人营中。

    阎xiǎo帽有些惶恐,这种通过战区到敌人营中的事情,只有在书上见过,自己这样贸贸然的过去,搞不好被人直接砍头都有份。

    “你不用担心,髡贼就是澳洲人,是文掌柜他们的手下,他们都认识你。怎么会加害于你?”

    “是文老爷?”阎xiǎo帽吃惊道,“他们有这么厉害的火器?”这几个月髡贼在珠江沿岸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广州。

    “能造出澳洲奇货的人,难道就造不出几门大炮吗?”高举哼了一声,“你放心大胆的去好了,亏待不了你的。你去了之后,见到了人,就这样说……”

    当下将双方下一步联络会面的事情一一jiāo代了。

    “他们若是不愿意这样办,你就把澳洲人的口信带回来。一五一十的告诉我就是了。不许留有片纸,你可明白?”

    “是,老爷”阎xiǎo帽说,“不过老爷,万一文掌柜他们不在军中――听说他其实是澳洲丞相什么的――xiǎo人如何自证呢?”

    “你放心好了,澳洲人这会保不定望眼yu穿的等着你去呢。”高举xiong有成竹的说道,“到时候他们自然会问你许多事情,你就一五一十照实回答――别撒谎别编,知道多少说多少,不知道就说不知道。他们自然就信了你。”

    “是,xiǎo的明白。”阎xiǎo帽对高老爷如此自信觉得不靠谱,但是还是一口应承了下来――他也算是半个亡命之徒,知道这事情办下来绝不是几十两银子的好处,对自己的前程大有好处。

    将近三更时候,由负责守御南城的抚标游击亲自照料,由几名士兵将阎xiǎo帽缒下城去。城外一片漆黑,但是珠江对面的河南地沿岸却是灯火通明,这就是澳洲人的军营所在了。阎xiǎo帽由在城下等着的向导引路,一路跌跌撞撞的来到江岸边,这里早已准备好了一艘渔船。

    渔船划出之后不久,刚过江心,便被一艘巡逻的xiǎo发艇拦住。两个手持大砍刀,身背短管步枪的澳洲水手一跃而过,他们一个个短xiǎo精干,穿着一样的蓝白两色的短褂,还戴着圆顶的宽边草帽,一身装束虽然古怪却干净利落。几个渔民赶紧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阎xiǎo帽壮着胆子说明了来意。

    “你上我们的船。我们带你去。”为首的一个澳洲水手说道,这才让他换乘,“带什么东西了?”

    阎xiǎo帽赶紧掏出一两银子:“给几位副爷买碗酒喝。”

    “银子你自己留着,我们用不上。”为首的水手面无表情的一挥手,“你,在这里坐下不许luàn动。”他指着艇尾的一排座位说道。

    “是,是。”阎xiǎo帽赶紧在固定着的木条的长凳上坐下了。居然不收银子,这还真是稀罕。想来澳洲人有钱的很,拿银子都把士兵们给喂饱了。xiǎo船的船尾挂着一盏玻璃灯,照得通亮。船看上去相当xiǎo,最多也就能坐十几个人,触手之下似乎是木头造得,当中有一座黑乎乎的东西,上面矗着根铁皮的烟囱。像是个炉子一般――一股热气袭来让他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开船”那水手招呼一声,自己一屁股坐在阎xiǎo帽的对面。烟囱里顿时**出一股浓浓的还夹杂着火星的烟雾,阎xiǎo帽只觉得整个身体往前一冲,又朝后一顿,xiǎo艇发出“突突”的声音,往前驶去了。

    髡贼有无帆无桨用火驱动的船只的事情,广州早就传开了。阎xiǎo帽没料到自己居然能第一个享受到坐“火轮船”的待遇,惴惴之余还有几分好奇,顾不上夜色,四下张望着。船上的水手们似乎对他的好奇习以为常,并不阻拦他观望。

    阎xiǎo帽被送到了司令部所在的酒楼的营区,在这里先接受了全身检查,身上所有的物件都被拿掉,这才被送到文德嗣面前。

    阎xiǎo帽已然认出了文德嗣,他向文德嗣等人跪下叩头,十分恭敬,深怕受到疑huo,不但任务难成,连xiǎo命恐怕也不保。

    文德嗣果然记得他,但是不记得他的名字。阎xiǎo帽赶紧禀告明白。他又问了高举的年龄、生意、妻子和手下伙计的情况,阎xiǎo帽一一禀告,并无差错。又命人送来情报局收集编撰的高举的总卷宗,从中找到了阎xiǎo帽的材料和照片,对照之后证明确系高举的管事。随即他被带进另一座帐篷,派几名士兵看守着。由专门的人员去和他洽谈――阎xiǎo帽等级很低,来意也不过是商量谈判准备工作方面的事情,用不着文德嗣等人亲自出马。

    阎xiǎo帽提出了高举的建议,谈判地点设在河南地的一处庵堂

    当下商定,双方第二天晚上在河南岛一处庵堂名为莲huā精舍中会面。此处离城不远,来往颇为方便。

    “怎么?高举选在尼姑庵里谈判。这高举有没有什么不良企图。”陈海阳有些不放心。

    “你不知道这里面的调调,这不是真得尼姑庵。”文德嗣是广州土著,对广州历史上各种风huā雪月,声色犬马的玩意知道的不少,“这是挂着佛门牌子的服务产业。里面的尼姑都留发得女子。”

    “你是说?”陈海阳不知道广州历史上还有这样的调调。

    “没错,”文德嗣点点头,“这行买卖在广州从前是很兴旺的。高举这样有钱的阔佬,大约也搞过这样的调调,说不定还是庵里的恩客。所以才会让我们去那里和他见面。”

    “在ji院谈判,真是妙。”

    “不过很安全就是了。里面的享用应该也是一等一的。”文德嗣说,“只是未必对我们的胃口。”

    当下陈海阳将随舰队行动的政治保卫特派员叫来,让他第二天一早就派人去莲huā精舍布置保卫工作。

    第二天晚上,高举果然如约前来。双方在这精舍内展开了秘密谈判。

    高举事前已经和李逢节等人通过气,官府方面的首要条件就是澳洲人的船队退出省河,最好是能够退出珠江口。其他细节都好商量,唯独这个要尽快办理。澳洲人的舰队在白鹅潭待得愈久,他以后上奏就愈发不好自圆其说。

    总得来说,李逢节等人的思路还是认为澳洲人是为了王尊德“擅开边衅”和田达在广州nong得紫字号关门大吉才会愤然起兵来攻打广州的,所以他给高举开列的允诺的条件不过是:紫字号可以即日复业,所有查封的房产和生财家伙一律发还;查封之后尚且来得及变卖的货物一并归还,已经变卖的货物,无法追回,官府赔偿一万两银子;澳洲人和船只要顶以本地代理商的名义就可以自由出入广州进行贸易,官府绝不缉拿禁止。

    这三条是李逢节在幕僚们的参与下共同制定出来的。幕僚们认为,海外的商人,不过是为了求得与大明贸易的权力,只要给予他们这个权力,澳洲人一定会满意――要知道这种权力迄今为止只有葡萄牙人享受过。

    至于发还房屋,赔偿少量的银子之类,不过是为了表现广东方面的“诚意”而已。

    这样的条件,文德嗣当然是不满意的。不仅他不满意,元老院也绝不会满意。按照元老院里相当一部分的人概念,得签一个大明版的《南京条约》条约才行,具体来说就是割地赔款,五口通商之类。

    不过,在执委会的工作会议上,大家认为这是不大可能,特别是在明代这样的特殊的历史环境之下,不管是李逢节还是王尊德,都没有胆子来做这样一件事情。真要强求什么不平等条约,最后的结果就是一拍两散,搞出个不战不和的尴尬局面来。

    经过反复磋商之后,元老院定下的谈判的最低要求是:首先双方立刻结束战争状态,贸易往来恢复正常――毕竟临高还是一个对外贸易依存度很高的政权。这是发动珠江战役的首要目标。其次确认香港岛及周边离岛归属穿越众所有,官兵不得对该区域及航行在该区域的船只进行任何武力威胁。

    至于后一条,可以不明文签署,只要双方达成默契即可。要知道这样的割地条约,就算是崇祯自己都未必敢答应。

    当下文德嗣将这几条一一提出。显然,在第一条上双方没有异议。但是对于割让香港岛及周边离岛,这就大大的超过了高举的承受能力了――要知道当年葡萄牙人为了得到濠境澳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至今还时时担心会遭到大明的驱逐,澳洲人倒好,一开口就要香港全岛和周围几十个岛屿。光一个大屿山岛就比香港岛还大

    大明对沿海岛屿平日里并不上心,差不多就是任期自生自灭的态度。包括李逢节在内,大多数广东的官员们对本省有多少岛屿,岛屿上的民情物产如何都是概不关心的。但是要割地却是犯了明廷的绝大忌讳。

    高举根本不敢答应,他沉yin半天,才说道:“文掌柜其实现今你们要什么东西钱财奴婢都容易。只是这割地,抚台大人是万万不敢应允的。”

    “这个,你们可以慢慢商议,我们不着急。”文德嗣微笑着,打量了下这间主持的禅房――布置的十分精洁雅致,桌子上的点心也精美可口,“这里这么舒适,我们上上下下在临高那xiǎo地方蹲了二三年,到这里不得好好的松快几个月?”

    “是,是,这是自然。”高举心想看来这条件不是那么好谈的。他只得表示此事要向李逢节请示,不过,在请示之前,希望澳洲人能够尽快退出省河,以免广州戒严过久,李抚军不好jiāo待。

    “退出省河亦无不可。只是我们这样千里迢迢的来了,若只凭着您高公一句话就退兵,我们在元老院面前也没法jiāo代。”

    高举知道这是要开出另外的条件来了,不管条件是什么,李逢节把澳洲人退兵作为第一要务。

    文德嗣提出的条件是:广州即刻jiāo付赎城费三十万两;遣散剩余的全部水勇;沿途已经被摧毁的炮台不得重建。

    只要款项付清,特遣舰队即刻退出省河,至于细节xing的谈判,可以在澳门继续进行。

    “三十万两?”李逢节差点叫了出来――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了。他原本以为一个准许自由出入广州贸易就能抚平一切,没想到对方张口就要三十万两的赎城费,要知道现在广东藩库里全部的现银才三十七万两。别说根本不能给,就算给了也找不到名目来报销如此巨额的一笔开销。

    李逢节拍着桌子,愤然道:“不知天高地厚准他们来广州贸易就是极大的恩典了他们还不知足干脆不理他们,看他们能怎么样我就不相信他们那几十条船,千把人能靠着几门大炮打进广州来”

    高举默然不语,这条件他也觉得苛刻了些。不过,要不是当初往制军非要去“清剿髡贼”,澳洲人的生意做得好好的,绝不会打到广州来;若是李逢节几个月前能够在行款议和上果断一些,而非一味拖延,当时就派人去临高和谈,恐怕也不至于闹到被人兵临城下,要结城下之盟了。

    三十万两银子,官府是断然拿不出来的,高举想,纵然真得被bi着拿出来,最后还不是落在城里的富商大户头上――为了这髡贼的事情,高家从“乐助军饷”开始,到前不久的“襄助江防”,前前后后给官府勒索去了不下二万两。这三十万的两的口子一开,恐怕又得拿出个几千两去。

    李逢节不言不语的闭目了许久,方才睁开双眼道:“髡贼真得说拿了银子就退兵?”

    “正是。”高举将文德嗣的条件详细说了一遍,“他们退出省河之后,其他的条件可以在濠境澳慢慢谈。”

    李逢节木着面孔又思索了半晌:“澳洲人说话算话么?”

    “澳洲人以商立国,诚信是为根本。”

    “可古语有云,无jiān不商。”李逢节喃喃道,似乎忘记了对面这个高大官人就是一个“商”。

    高举暗自冷笑。李逢节已经是黔驴技穷了,还要摆出一副处变不惊,成竹在xiong的模样。当官的果然都养得一张绝好绝厚的脸皮。

    办法不是没有,但是以高举的身份地位,不管给李逢节出什么主意都不好,搞不好还会危及自身的利益。他考虑再三,决定暂时什么也不说,干脆先告辞回家去了。

    李逢节当然什么妙计也想不出。三十万两这个数字沉甸甸的压在他的心头。给银子,他拿不出来;不给银子,这伙贪得无厌的澳洲人就绝不会退兵――他们在四乡勒索到了无数的粮食财物,想在这里待多久都成。

    他把自己的几个亲信幕僚召集起来,商议如何应对。有人说髡贼不过是虚言恐吓,绝不搞真得进攻广州;有的说不如暂时不给回音,先晾一晾看看髡贼的反应再说;也有人提议是不是让高大官人去还还价。看能不能打个折扣;还有的提议照老规矩,让大户们拿钱出来。

    何诚宗一直没有开口:三十万两过去在这广州城里不算什么,只要将城中的大户商人们集中起来,晓谕一下面临的危机,筹集起来不算很难。但是现在不同,今年一年之内,前前后后榨了大户们好几次,再想bi着他们拿钱出来已经很难――这些大户可不是资本微薄的xiǎo商人,大多在省一级大员和南北两京里有大门槛的靠山,真要惹急了他们也是不成的。

    半晌,他开口道:“现今之计,再要向大户们开口怕是很难了。只有借了”

    “借?”

    “对。”何诚宗点头道,“城里别说三十万两,三百万两也拿得出来,现今将大户们召集起来,先晓以利害,再让各家借款给官府,有官府作保,酌情再给些利息――这是于公于si都有好处的事情,大户们必然乐意。”

    巡抚衙门出面借钱,这担保总是十足了。而且也有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的隐含警告在内,大户们不会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