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一百九十六节 飞云社俱乐部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第一百九十六节飞云社俱乐部

    当下就决定由郑尚洁到广州工作。尽快把紫明楼的工作抓起来。至于钱水协,众人认为与其这样待在基本劳动力队伍里当临高的“红脖子”,不如到军队里去任职。凭钱水协的体能和武器使用水平,比陆军中的很多元老军官都要强得多。

    钱水廷开始布置:“兄弟你想法进到军队系统里去,我估摸着,现在只要在军队系统里当军官的元老,过三五年起码也得是个少将,而且都是实际带兵的人,掌握起一支队伍来心里有底。”

    “好。”钱水协点点头。

    “师傅,你要帮门多萨小姐啊。门多萨小姐也是元老了。要让她挥更大的作用,不能总跟在家里当家庭fu女……”

    “你看不起家庭fu女?”门多萨小姐悻悻道,“我的职业理想就是当家庭fu女……”她感情复杂的看了下这艘船。

    钱水廷知道老外fu女有志于当家庭fu女的不在少数,只好打个哈哈魂过去了。不过学汉语这事情,门多萨自己也认为是有必要的――毕竟她现在周边全是中国人。

    至于周韦森,大家认为他现在的“技术专家”的身份标签太浓重,立刻转型恐怕很难。现阶段只能和艾贝贝一样,以常委的身份在元老院多多言,搞政治活动。

    “师傅,你用枪的本事还有潜水都是元老里数一数二的,多给大家搞搞培训,可以拉住很大一部分人。而且军队和那些执法机构都会来求教你培训,到时候你就是桃李满天下……哈哈哈……”钱水廷愈觉得自己的主意很妙

    论到潜水,穿越集团里有专职潜水教练执照的大约只有周韦森一个了――更别说他还带来了大量的专用装备。

    周韦森点头:“我们哥几个别得不说,论到玩枪和玩帆船,五百元老里能比我们强得没几个,这是我们的强项,我们在这上面多用点功夫――我看不如搞个潜水枪械俱乐部,再联合黄爪子他们搞搞野营训练,bbq之类的活动,大部分元老肯定有兴趣――执委会也不会有意见,技能培训么,他们总不至于反对。”

    “就以这个俱乐部作为互动平台!”钱水廷来了兴趣,“用丰富多彩的户外活动来吸引酱油众元老们,潜移默化的将我们的理念传达给大家!”

    为了避免让外界觉得这个团体的排他xing过强,几个人觉得应该给团体起个名字。最好政治sè彩不太明显。最后选定的名字是宅俱乐部――简称宅党。因为团体的展方向主要是广大宅男,去掉“男”字,可以吸引一部分女士。

    “当我们的影响力大起来,师傅你可以出来竞选元老院议长。把这个最高权力机构抓到手里!”钱水廷说,“这个位置现在是空缺,暂时也看不出有人愿意出来竞选得意思。”

    “好!这事我愿意出马。”周韦森摩拳擦掌。

    宅党的工作方针是,以丰富多次的互动活动来吸引大多数元老,宣传政治思想。在具体实施上讲究策略,每次只提比较现实的具体的要求,而不是提出全面的体制改革。改革的对象主要是具体的政策,而不是针具体的人。

    宅党的终极诉求是在集团内部建立起分权、制衡、流动、透明的体制,保护广大元老,特别是在现有体制下不掌权的穿越者的利益。而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与其他穿越众建立起广泛的联系,并根据新的共同纲领所明确规定的元老基本权力范围内,广开言路。

    充分讨论现行体制内的问题。作为具体措施,钱水廷提出要利用他们的si人资产,包括服务器,路由器和软件等开办不受执委会直接辖制的独立网站。

    “你这样做没什么意义。第一、有人认为你浪费资源――虽然东西都是我们自己的,但是肯定会有人认为这是浪费有限的电脑硬件。一个只有五百个id使用的官网论坛根本不占用多少服务器资源,你再开设第二个,争夺舆论阵地的意图太明显了。”周韦森说,“第二,,现在官网论坛就气氛来说堪称自由:上面的论点说什么都有,至于骂执委,骂执委会,骂行政官员的帖子也多得是。只要不搞人身攻击的都留着。我们没法用‘更大的讨论尺度’、‘言论自由’这种宣传口径来吸引宅男们转移讨论阵地。要知道他们讨论的很大一部分是给执委会的当权派看得,来一个si人论坛牢sāo,对他们来说屁用也没有。”

    钱水廷一想也是,他不甘心这个争夺舆论阵地的计划破产,于是又说道:“我们用提供资源来吸引宅男们……”

    “我们就更不是官网的对手了。”艾贝贝皱着眉chā话说,“上次我想给朵朵找找没看过卡通,没想到视频点播和下载的卡通分类下面18x和21x的就有上千g,连美国都不敢公开传播的东西都有!”

    周韦森继续表示悲观:“官网搞食sèxing也的这套可比土星共同体豁达开放得多,几乎就是彻底的放任自流――甚至是鼓励。想用这个来消磨酱油众的思想和意志。我们不大可能在资源上和他们比拼的,官网服务器上可是五百宅男的全部收藏品。想想看你要找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你都找得到。”

    同时在具体实施细节上存在疑问,比如网络管辖权归谁,集团内部si人的财产、时间的支配权等问题。最后大家决定采用折衷的方案:即推动在官网开放更多的言论系统,不仅要在打口水仗,也要通过个人博客、微博等形式让大家都能挥言论。

    商议已定,大家各自回舱房休息。钱水廷从si下里特别叮嘱他的弟弟:进了军队要好好干,和同事尽量保持良好的关系,对属下要建立其自己的威望。和大家搞好关系。对军队要有足够的掌握,对军队内部的思想动向要有足够的了解,但不要拉帮结派。对于政治话题,可以表明自己的立场,但不要参与争论,也不要劝说别人认同自己的观点。

    “执委会那帮人已经建立了特务机构――谁知道他们有没有搞黑材料。政治保卫总局是个黑窝子。”钱水廷说道,“我们现在还没有能力揭他们的黑盖子,你一定要注意平日里的言行,别给人整了黑材料。”钱水廷这代人对这种事情是相当敏感的。

    “你放心好了。我知道分寸!这里毕竟不是旧时空,没有人可以一手遮天的。”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北美分舵按照既定方针积极的活动起来了。郑尚洁进入了广州站,很快掌握了紫明楼的后台经营权;而钱水协通过拉拢薛子良一起玩枪,不但顺利的和北炜结交了si人关系,还在薛子良的推荐下顺利的进入了特侦队,担任了三亚分队的分队长。

    周韦森为了准备日后参选元老院议长,从现在就做出“亲民”形象,搬到了农庄去住――生物实验室就设在南海农庄里,搞生物研究的,不管是哪一类的,基本都住那里:一是上班很近,二是便于交流,第三是在农庄,不管是周边环境还是伙食供应都比住在百仞城的集体宿舍里强。为此周韦森费了老大的力气才说服了门多萨搬家――还得答应门多萨愿意什么时候回船上住几天就住几天。

    钱水廷眼见一切进行的十分顺利,心中暗暗喜悦。他原想自己和家人也搬到百仞城去住,把游艇上交,但是遭到了艾贝贝的坚决反对:她自己没什么,但是让朵朵去住简易房,她坚决不同意。再者钱水协夫妻俩也没同意要搬走。游艇上非常完善的厨卫设备是她最舍不得的――在她看来交出去之后无非就是给白白的浪费了资源而已。

    “再说你不是要拿这个游艇做俱乐部吗?门多萨有时候也要回来住。俱乐部反正也得有人管理啊,我们就算是管理员好了。反正我们也就占几间卧室罢了。不碍事。”

    钱水廷拗不过老婆,只好答应把船留着只作为俱乐部使用。将船的上半部分的游乐社区改成一个面向全体穿越者的公共场所。这种游艇的配置,即使在穿越众离开的时空也是只有少数富人才能接触的奢华场所。如果开办,应该比现在的城内的咖啡馆更受欢迎。

    钱水廷去找了萧子山,表示希望用这条船在百仞城外的文澜河码头边开一个非盈利xing的俱乐部之家。他们的给萧子山说辞是:既然现在允许穿越者结社成立俱乐部,就把这条船变成俱乐部之家名字就叫“飞云社”。平时优先借给俱乐部活动用。也可以作为穿越众的si人聚会和休闲场所――接受预订。为了使大家都有使用的机会,将限制任何社团或者个人连续预定占用场地。

    船只依然由钱水廷等人负责管理维护,他表示不会把这里变成一个盈利xing场所,平时由钱水廷夫妻俩和门多萨主管。除了俱乐部本身的活动之外,其他社团和个人使用,酌情收取使用费。

    至于所用的消费品,由元老自掏腰包外支付相应费用――这些消费品由飞云社平价代购并收取部分损耗,除此之外不收取差价作为盈利。

    北美集团的盘算是:变相出让飞云号的部分使用权,可以甩下北美分舵脱离群众的包袱。又不至于失去飞云号的所有权和使用权。给大家更多游乐休闲的场所,吸引元老们来这里聚会。使之成为一个言论和沟通的平台,是动群众,进行议会改革的辅助工具。

    另外钱水廷还希望通过这个公共场所,可以更好的了解集团内部的思想动态。

    钱水廷盘算完毕,去了执委会的大院,他准备面对面的和萧子山谈谈这个问题。他认为萧子山不会否决这个提议――他没有理由否决,这是有益于全体元老的事情。如果他反对,他就把这事在先捅出去,先质疑下办公厅为元老服务的意识水平。

    经过登记排号,他很顺利的见到了萧子山。

    “我就是萧子山,你是――钱……钱水……有事找我?”

    钱水廷当然知道萧子山,显然对方对他不是特别的熟悉。他连忙自我介绍:“我是计委的钱水廷,啊,现在叫企划院。萧执委,有件事我想跟您请示一下……”

    “叫我萧子山好了。”此人面带一种柔和的微笑,忙站起来招呼着,“坐,坐。或者叫同志都好。”

    “好,萧同志……”钱水廷怎么说怎么别扭,他已经习惯了华语圈子把同志的语义改造了。于是他就把飞云号办俱乐部的事情说了一下。

    “……这船一直我们三家人占据着也不大好,独乐乐不若众乐乐嘛!也可以丰富下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

    萧子山沉默了一会,似乎在等他有没有什么补充的,这才开口说道:“飞云号,当初就说过,是确定属于你们北美三户人家的财产――这样拿出来公用似乎不大妥当。”

    “这是我们自愿拿出来作为公共娱乐场所,产权还是我们的。”钱水廷预料到了萧子山会拿保护si有产权说事,早就准备好了应对的话。

    萧子山最后同意了他的要求。不过,地点不能在文澜河上。

    “这100多吨的船到不了百仞滩码头,”萧子山说,“而且文澜河现在在做分段的水利工程,航行不大便利,我看飞云号就移到临高角。”

    于是飞云号就移动到了临高角靠近邬德别墅的地方。邬德在二次大会全面的“清算特权”的气氛下立刻将别墅上交给办公厅使用了。萧子山知道邬德别墅附近环境优美,又比较安全,决定以这里为核心做一个休闲娱乐区,供元老们使用。

    现在飞云号也要办俱乐部,萧子山没多考虑,干脆来个公si合办,让飞云号停泊到邬德别墅前的港湾里。这里已经修了栈桥和亲水平台。还准备在别墅周围修筑一些度假小木屋。

    正当飞云社开张的准备活在紧张的筹备中的时候,官军起围剿的消息传到了临高。随后就是开始局部的动员,所有的非必须建设项目全部停止,接着是元老集中军训,大规模军事化动员。随着郑尚洁随广州站撤回临高,大陆和临高之间的贸易也随之全部中断,钱家兄弟和周韦森再也弄不到需要的东西来开办飞云社了。

    经历了贸易封锁、澄迈战役、祝捷庆祝活动等一系列的事情。虽然钱水廷、郑尚洁等人走了李梅和方非的路子,通过了搞个“年会”的决议,但是胜利之后贸易中断,物资匮乏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随之而来又开始了“珠江战役”,事情就被再一次拖延下来。

    总算这次通过珠江战役获得了重开贸易等一系列的权益。上至执委下到普通元老,也总算有了一个庆祝的心情。在钱水廷的活动之下,继续开年会的决议在元老院得到了通过。不仅广州、雷州的许多元老都会回临高参加年会,连三亚的一部分的元老也将返回临高。钱水廷觉得事不宜迟,抓住这次机会把飞云号的名声打出去!

    他立马积极活动起来。自己的老婆没有多少时间――卫生部门是穿越集团最为忙碌的部门;他自己好不到哪里去,企划院在战后忙得要命,大量的统计报表涌入。各式各样的数字堆满了案头,几乎每个人都忙到深夜才能处理完今日的报表。但是弟媳从广州回到临高之后,除了参加了述职、出席听证会之外就一直赋闲,这个战力可以有效的利用起来。

    郑尚洁也不负他的希望,她在临高赋闲期间,和李梅过从甚密,俩人就如何做生意有许多可以交流的内容,特别是李梅寄予厚望的临高版紫明楼的问题,双方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李梅自从合作社收归国有之后,做买卖的兴趣并未减少――这大约是她的一种兴趣爱好了。她觉得穿越集团这种全面国有化的势头不会延续很久的,迟早要搞“体制改革”,就算没有分国有企业的大饼这码事,允许元老自主经商总是可能的――到时候凑点资本搞个产业起来不难。郑尚洁便允诺在以后元老院开会的时候让钱水廷来提案此事。李梅不由得对她的好感度大为上升。而对于搞年会这码事,李梅的兴趣也非常的大。她答应在年会上大力支持飞云社的活动。

    郑尚洁又去游说方非,表示飞云社愿意全力承担这次年会活动,包括全程策划、部分场地提供,提供部分娱乐活动等等。方非正觉得自己忙得太过,有人愿意出来赞助当然很是乐意。当下双方一拍即合,确定了合作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