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第二百节 造船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第二百节造船

    正说着话,忽见一个三十来岁的胖子进了食堂,他那伟岸的身材,及膝的短ku,短袖t恤,黑色尼龙带束在肚子上的腰包和手枪套,扣在后脑勺上的草帽都证明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元老。

    正在吃饭的土著员工们对出入食堂的元老们已经见怪不怪了――造船厂每天都能看到若干元老出没,在各个工地和车间指导工作。

    他探着脑袋四处观望着,忽然现姜野等人,顿时眼睛一亮,挥起胳膊来:

    “快,来几个人,收货!”

    周比利剔着牙,在几个徒弟的簇拥下来到造船厂专用车站――实际上就是个专用卸货站台。轨道上一台柴油机车头正在冒着水蒸汽,几个工人爬上爬下的检查着车头――如今这些柴油机车头已经全部煤气化了,原本显得很有点空荡荡的平板车头上多了煤气生炉和专用的储气包。

    当然临高产的煤气生炉和储气包的毛病也不少。漏气是最常生也最严重的问题。好在这种车头完全是暴露在空气中,稍微有些漏气之类也不至于要人命。

    平板车上,黄色的马灯挂着――这表明车上装载得是长或者特殊规格的货物。此时装在平板车上的是几根巨大的桅材。

    大型帆船在桅杆材供应上有很高的要求,即要求桅杆笔直,又必须有一定的圆径。最好是单独的直材。在欧洲,造船的材料主要来自东欧,特别是波兰和俄罗斯的森林来提供,而在南中国沿海,要找到这样的合适木材非常难――中国的传统式帆船很少有这样高大的桅杆。即使是从百图村缴获的大材,也不够制造这样的桅杆。

    而从越南和三亚弄来得木材中也很少有这样的大材。其中虽然不乏柚木、楠木之类的上好硬质木材,但是在高度和直径上能够满足桅杆需求的不多。最终文德嗣决定放弃使用整根桅材,采用英国人的复合桅杆的做法。

    所谓复合桅杆,顾名思义就是桅杆是用多根木材连接起来,这样的桅杆不受木材本身的大限制,基本上什么尺寸的帆船桅杆都可以制造,当然这种桅杆在整体强度上是无法和天然的整根直材桅杆相提并论的。

    “英国人被切断桅杆木料供应之后,靠复合桅杆也魂了相当长的时间。”文德嗣说,“在我们没有得到更合适的木材之前,就用复合桅好了。”

    即使是制造复合桅,也要尽量使用同一种木材的大材。吴旷明关照林业部人员从库存中寻找一切合适的木材。并且从贸易商那里搜集消息,查询能长期稳定的大量获得的大型木材的树种。最后得出的结论的是杉木。

    杉木是一种软质木材,作为船材来说并不理想,但是绝非不能使用。实际上本时空的大多数南中国沿海的商船因为其他硬质木料缺少大材,已经广泛的使用杉木来制造。而英国人也曾经大量的使用杉木和松木来制造桅杆和甲板。把最好的橡木用作船壳、龙骨和肋材。

    “三根杉木桅杆材,尺寸是……”他念了下送货单上的数字,“你们量下,准备接收。”

    这些大材已经经过了一系列的前期处理,下一步是送到船厂的专用熏蒸窑去处理。送木材来的海林作为木材处理工艺方面的专家,三天两头往这里船厂跑,周比利已经和他很熟悉了。随手递了一根烟给他。

    “这次的杉木还真够大得!”他随口寒暄着。

    “还不够大。”海林拿过烟,自觉的往耳朵上一夹,月台上不许抽烟这是规矩。蒸汽机车头还好好说,煤气机车头属于相当危险的易爆设备。

    “当然,要有整材就好了。现在箍桅杆成了件复杂的活计了。”

    “最大最好的,都给皇帝老子搞去了。”海林说,“不是造宫殿就是造坟,次一点的,也都给人截成一段段的做棺材用。”

    “要是能有东南亚的木材就好了。”

    “这就得看英明神武的督公什么时候下这个伟大的决策了。”海林阴阳怪气的说道,“走,去看看箍桅杆的地方。我倒想看看,这些大不一样的木头怎么拼接起来的。”

    大跨度铁桁架结构的金工车间里,蒸汽弥漫,电石灯放射出耀眼的光芒。二台蒸汽锻锤的巨响声此起彼伏的重复着,天车的吱嘎声,起吊和放下的号子声,锻工们敲打锻件的声音,让整个车间显得生气勃勃。

    在车间的一角,正是箍桅杆的工作区。按照cad软件按照最佳强度组合开好接口的圆材已经被架在铁制的滑车上彼此咬合着牢牢固定住――在互相咬合的技术上,吴旷明搞了一些传统的榫接工艺,确保咬合更为紧密。按照技术资料上的要求,工人们已经在咬合部分架上的钉入了铁制的紧固件,确保咬合的连接强度。

    当海林他们来到车间的时候,工人们正在6有天的指挥下为复合桅杆安装铁箍。安装铁箍能够在最大程度上确保复合桅得强度。即使是整根的直材桅杆也要安装铁箍。

    要加上铁箍的部位已经用墨笔进行了标示,上面还有不同的数码――因为桅杆的直径并不是上下完全一致的,所以每个铁箍都是按照部位的尺寸定制的,铁箍的直径略于桅杆的直径,以确保一旦套上后能够紧紧的箍住。

    一个个的铁箍正在旁边的加热炉中加热。加热炉是用煤气作为燃料,不但热值有保证,而且使用干净。铁箍在加热炉里被加热到红热的程度,这样能够刚刚好的套入桅杆。

    6有天注视着加热炉旁的工业温度计――自从有了这个玩意之后,原先手工匠人们的神秘手艺就是屁了。过去他靠看炉火和工件的颜色,皮肤的温度和听炉中出的轻微声响来辨别是否达到了合适的温度,这是他多年来的经验积累,就算他愿意教,年轻的徒工一时半会也很难理解领会。自从澳洲人在广泛的推广了这种粗大又难看的所谓温度计之后,这种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秘密就变得一钱不值了。澳洲人给每一种加工件和加工工艺都编制了专门的工艺手册,特殊的加工件则会随件来工艺单。工人们只要查一下工艺手册就知道该加热到多少温度,再看温度计的显示就能在火候上做到比他这个老师傅分毫不差的水平。

    这种事情让6有天一度很是崩溃。不过他很快就适应了这种新技术――毕竟靠毫无标准的个人感官来这种东西更可靠。他加工制造工件的时候也不容易出问题。

    “取一号件!”他看到温度已经升到了规定的的数值,赶紧大吼了一声。他的儿子,金工车间一级技工6寿永。赶紧用长柄铁钳子从炉内把烧得通红的铁箍取了出来,另外几个手持铁钳工人一起帮忙,缓缓的将炽热的铁箍往桅杆上套,铁箍碰到得桅杆表面上冒起了缕缕白烟,出烧焦的嘶嘶声。不时还冒起火苗来。当最终铁箍到位卡住的时候,周边冒出了一阵火苗。工人们很快扑灭了。

    “看这玩意真tmd带劲!”海林说感慨的说道,“工业,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接着,工人们又开始箍第二第三个,整个箍桅杆的工作要持续到第二天一早。造船计划中需要的桅杆数量很不少!

    “听说你们造得船还是用绳索做锚链?”海林问正在观察加工的周比利,“为什么不用铁链?”

    周比利说:“这是为了节约用铁――还有节约生产时间,手工打造铁链是件很费时间的事情。其实铁链比锚缆要好用多了。”

    “海军不是从珠江口捞回来锁江铁链么,现成的为什么不用。”

    “那玩意我看过了。工艺太糙,铁料也不好,大概是临时赶造得。很脆。这会大概已经被季无声化了铁水了。”

    “铁倒是还好说,就是那些包船底的铜皮,邬德大概要挠头了。虽然是铜皮,好歹也得铺满一艘大船的船底。”

    “这次从广东缴来了不少铜炮,最多都给化了做铜皮。”

    给所有的船只的船底包上铜皮,工艺本身并无难度。企划院感到棘手的是铜作为一种中国稀缺的金属,在仓库里的存量实在有限。以至于为了满足未来的电力电器工业的需求,企划院不得不对一切使用铜材的地方都严加限制。甚至连有线电报系统用得都是铁线。铜只有那些无法替代的地方才被许可使用:包括一些制冷设备、管路、电信电力器材和阀门之类。

    企划院为了扩大铜储备,在过去就不惜高价在广东购买日本铜。这种铜给他们带来了很高的经济效益――从中可以提炼出大概2o%的白银,但是铜的储备增加的非常有限。

    现在要用铜来包船底,存量的铜到底够不够用,还能留下多少储备就是企划院急于想知道的事情了。

    企划院储存的铜,大部分以使用火法重新精练过得紫铜为主,也有黄铜和青铜。后二者主要来自各种战利品。紫铜有极好的延伸xing,在所有的金属中仅次于金、银。企划院认为,如果能把铜板做得很薄,也许少量的铜就能满足需求了。

    “不用使用紫铜。”季无声在规划会上说,只要使用黄铜就可以。根据大图馆提供的资料,包船底的铜板一般是锡黄铜。即在黄铜中加入少量锡。

    黄铜本身是铜锌合金。而锌在古代中国有大量的使用,特别是在铸钱中,锌常常被作为一种填充料。所以在企划院的有色金属库存中,锌的存量十分可观。许多甚至不是特意购买来得,而是在回收铜钱和各种家用金属物件中提炼出来的副产品。

    根据季无声的建议,为包船底专门制造一种黄铜,比例大致为铜65%,锌35%。即所谓的a黄铜。这样能在保持基本xing能的基础上最大限度的减少紫铜的消耗量。

    “黄铜中含锌量太高的话脆xing会变高,变得难以用压力加工。所以35%的锌就差不多了。”

    黄铜本身的延展xing也相当的好,现代工业轧制得黄铜带,厚度可以达到2mm。临高的工业系统没有这么强大的设备,但是机械部门的人估计,以现有的加工能力,轧到o5mm左右不成问题。这就比英国人当年包船底的铜皮薄得多了,英国人所使用的基薄铜板。

    “a黄铜里再加5%的锡,就是锡黄铜了。这种合金有很好的耐热xing,还有抗海水腐蚀的能力,所谓的海军黄铜。”

    锡在古代中国也是最普遍使用的贱金属,企划院里的库存比锌更多。何况用量微不足道。

    企划院批准了生产锡黄铜带的生产计划。临高的钢铁联合体内有一座规模很的轧钢厂,其中就有2座热轧机,可以很方便的冷热轧制各种钢板和带钢。不过展无涯决定还是专门仿制一台专用的轧机来生产――毕竟将来钢铁制造业的连续生产是一个趋势,不可能今天因为要轧制铜带就临时停机转产。

    轧机简单的说来就是一连串的轧辊,压力由到大。这其中最关键的是轧辊的自身强度和动力水平。这两者对已经能够量产大功率蒸汽机和各种牌号的高中低炭钢材的制造总监部来说不算难事。

    惟一不大理想是传动齿轮、链条,这些东西迄今为止质量依然不过关,工作寿命非常短。在一些工作环境苛刻的设备里,更换频率更是非常得快,只能说勉强解决有和无的问题。冶金部的废料回收仓库里堆满了等待回炉的齿轮、轴承和链条。

    生产铜板的轧机在机械工业部的一干人的合作下,很快就制造出来了。经过简短的调试,投入了正式生产。为了确保强度,尽管在试验xing生产中轧制出了mm的黄铜带。最终决定被用在船底的铜板依然是1mm的厚带料。

    成卷的锡黄铜带被运到造船厂,它们被按照一定的尺寸裁开,然后一片一片的由工人们用特制的黄铜铆钉敲进船底,铜片与铜片之间交叠,以确保不露出木质船底。包铜的面积一直要覆盖满船只的满载吃水线。这种方法几乎能完全防止船蛆的破坏,甚至连藤壶之类的附着物都会大幅度的减少。

    为了防止铜铁在海水中产生电解作用,船底包铜的时候,在船底露出的铁制框架部分。必须事先用木制覆板覆盖起来,再使用人的毛和焦油魂合物加以填充隔离,以保证两者之间不产生电化学反应。甚至船舵拴也必须改用黄铜栓以避免被电解。

    一艘造船木材经过经过精心处理,船底包铜的木帆船,在良好的定期维护之下可以用上5o7o年。甚至年也没有问题。元老们虽然不至于要854改服役这么久,但是大家期望它至少能用年。就算不能当军舰也可以当运输船用。

    蒸汽械工业部有足够的技术储备,可以批量生产12马力、5o马力、马力、2oo马力和5oo马力的蒸汽机――展无涯按照王洛宾的标准化体系建设的要求,规定蒸汽机采用全部标准化设计。能够通用的部件全部按照统一的标准和尺寸制造。并且尽可能的缩公差――后者是整个临高工业体系里正在孜孜不倦的努力目标。

    船用蒸汽机因为船只布局和推进方式的不同,与普通的6上使用蒸汽机有很大的不同。而机械工业部还得开两种不同的蒸汽机以分别适应桨轮――也就是所谓的明轮推进和螺旋桨推进。

    “实话说,开船用蒸汽机不成问题。”萧贵研究了下854改的线图,“问题是,螺旋桨怎么办?”

    桨轮的好处在于结构简单,安装也没有密封方面的问题。854改准备使用螺旋桨,这就牵扯到螺旋桨的桨轴的动密封问题了。

    “这个问题很不好解决,起码我想不出如何解决。”萧贵说,“动密封有好几种方式,我想来想去只有采用填料法,在桨轴周围填塞不能燃烧又有一定吸水膨胀xing的填料。”

    “我记得这转动轴是有讲究的。”门g德忽然想了起来,“我听造船厂的老工人吹过,过去老一点的船只用得铁梨木轴承,这种特殊的木料轴承异常坚硬,不需要油做润滑,而是靠水润滑,轴与之摩擦会产生一种光滑的水溶物质。即能润滑轴承又能保证水不能透过轴套进入船舱。听他说铁梨木轴承保存时要保持湿润,不然干燥会裂纹影响使用。价格非常贵。”

    “铁梨木?这东西听起来好耳熟。貌似我们的船材储备中有啊。”展无涯想了起来,从百图村缴来得船材中就有所谓的铁力木,不知道是不是同一种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