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小说网 > 其他类型小说 > 临高启明 > 二百零四节 海上party 一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郑尚洁从殖民和贸易部的计作查改会上出来,先邀请了裴莉秀来参加party她现在除了去女仆班兼裸程半天之外,几乎天天在郑尚洁的办公室里忙年会的事情。听说要请她参加party很是高兴

    “我一定去!”她给了郑尚洁一个妩媚的微笑,忽然秀眉微蹙,“哎呀,真是伤脑筋,没有合适的衣服穿呢,又不能穿广州的衣服“”

    “我看你带得衣服也不少。”郑尚洁想若论带衣服鞋帽和化妆品之多,整个穿越集团里大约没有人比裴莉秀更多了一就说尼龙长袜这种女生必备的大杀器,目前在临高堪称依然有充分储备的就只有裴莉秀了。

    party应该穿半正式的小礼服?我没有,“…”裴莉秀苦恼了叹了口气,“只有件旗袍可以凑合凑合还得先晒晒,“…”

    郑尚洁连忙说:“没事,穿得简单些好了。我们是非正式的,着装随意的那类。”

    邀请为裴莉秀,郑尚洁赶紧蹬上自备车因为他们有自备船,在携带行李的数量上比一般元老宽松得多,除了军火物资之外,各种日用行李当初充当压舱物塞满了底舱。其中就有好几辆自行牟。郑尚洁骑得是中国制造的山地自行车,带变,实心轮胎,附带全套修车工具和易耗件。郑尚洁在临高就一直用它代步。她虽然没什么具体职务又被外派了一段时间,但是善于交际,交友广泛,在元老中人脉很广,很多人都认得这辆特殊的自行车。

    她一路上和认识的元老打着招呼一路上往博铺赶。为了办这个n呼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办。指望艾贝贝是不行的一她明天能够请假不上班就算是很不错了卫生部的所有医护人员几乎是没有休息日的。

    门多萨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帮忙,但是门多萨语言不通,很多事情办不了,只能在家里干准备工作。

    郑尚洁先骑车回到了临高角上的飞云号停泊的码头,这一带作为未来的元老海滨休闲区已经用铁丝网和壕沟圈占出了一大片的土地和沙滩。设立了警戒区代号为“63号地区”对外称呼“临高角公园”。

    由新近扩编成的临高警备营第2连负责周边警备夏季觉醒战役开始之后陆军不敷使用临高守备部队有点空虚。经过执委会和元老院的批准,原来连部设在东门市的警备连升格为临高警备营,李亚阳升任营长。警备营设置三个连。第2连即负责警备临高角、博铺港等地区。

    这会,临高角公园的外围警戒塔楼和壕沟还在施工当中,臼号地区内的景观建筑,道路和绿化也在李潇侣的指挥下紧张的进行着按照要求,63号地区的所有工程必须在曲年的2月刃日之前完工。

    郑尚洁向看守进入绿区的警备连士兵出示了通行证沿着新修得煤渣路一路飞驰向码头。这里已经修筑了专门的游艇码头。飞云号正系泊在上面。

    飞云号的甲板上,门多萨小姐和钱玄黄两个在擦洗甲扳和船外壳。钱玄黄是个16岁的小女孩子,是郑尚洁新近从女仆班里买来得。为了减轻家务负担,艾贝贝、郑尚洁和门多萨三个女人开会讨论之后决定购买一名女仆。按照他们三家人领取的女仆补助金份额,足够可以买七个女仆。如果全部买回来的话排场会很大郑尚洁想着呼奴使婢的日子,也小小的神往了一下。

    不过,考虑到引家庭矛盾的风险和飞云号上实际没有这么多的地方来安置佣人,最终决定就买一个:艾贝贝需要有人来照顾钱朵朵,门多萨对每天擦洗甲扳养护游艇还要做三家人的饭菜这件事情也觉得有点筋疲力尽。

    最终,由郑尚洁把钱玄黄买了回来。当然飞云号上的男人对买何等样的女仆是没有言权的。钱家兄弟和周韦森都认为买回来的会是一个长相一般般的口级女仆。没想到钱玄黄长得相当不错当然是按照本时空的标准。收款单显示:钱玄黄属于b级。

    “太丑了影响我们一家的形象。”郑尚洁如此解释。

    “她叫什么?”

    “叫沐剑屏。”郑尚洁说出来的时候大家都笑了,弄得提着藤箱子,惴惴不安的女孩子莫名其妙。

    “太扯了。”钱水廷摇头说“她既然你买得,就改姓钱。也算我们家的一分子了。名字么,就叫玄黄。”

    “这不象女孩子的名字。”

    “总比叫沐剑屏好这伙宅男,真是恶趣味的很。”

    于是她就正式改叫钱玄黄了。从此钱玄黄就成了飞云号上三户人家的公用女仆,每天忙着干家务带孩子。日子过得很充实。倒也省却了其他司学被分配出去之后“做各种奇怪的事情”的遭遇。

    钱玄黄对住在这“白船”上的三户人家觉得很好奇他们的言谈举止和她接触过的长不大一样。虽然每天要干很多的活,但是钱玄黄觉得船上的人对她很好,并不拿她当奴婢看待,连吃饭都在一起吃。很快就对郑尚洁死心塌地起来。

    “玄黄!去拿篮子!”郑尚洁并不下车,点着脚在栈桥上喊道。

    钱玄黄听到招呼,赶紧奔下甲板去,过了一会提着几个带盖子的藤筐和一个带着藤套子的牛奶桶出来了。又接着取了一辆自行车出来。

    门多萨一起帮忙,把这此东西都悬挂在行李架的两侧。坐牛牟时间太紧迫了,有些菜肴要隔天就预备起来。

    钱玄黄也推了一辆自行车经过钱水廷的指教,她现在已经能够很好的骑车了。

    “走,我们去买东西。”

    郑尚洁带着钱玄黄先去了百仞城她还要去邀请其他参加party的人先是北炜。这个人很难找更难请,先他忙于特侦司令部的训练和执勤,其次他对这类应酬不感兴趣他觉得特侦队应该随时都处于临战状态,一早他就骑着车跑遍了特侦队在临高的几个执勤和训练点,检查了各处的战备和训练状况。郑尚洁事先已经打听好他今天下毕要参加军务总监部的计作查改会,中午肯定会出现在食堂。

    郑尚洁到食堂售后,遇到北沸和薛子良,邀请他们明天中午一起到飞云号来作客,名目是一起切磋枪械和野外生存。薛子良原本在檐州等各处夏季觉醒中占据的州县指导“治安战。”因为要开年会才刚刚返回临高,听说有party当然要去更何况还可以和萨琳娜同行,是极好的献殷勤的机冷。至于北弗跟钱家兄弟并不太熟,不过听到钱水廷让他去指导一下枪法,他就动心了。他知道这几个人除了给集团采购军火外,还带来的很多私人收藏,尽管他们也交公了不少,但那都是大路货。作为一个枪械爱好者接触自己不常见到的枪支这是个极大的诱惑,所以还是半推半就的同了。

    请这两个人最近关系最近愈热乎,请她也不算太突兀。

    随后她又到文官部,邀请了丁丁和潘潘。当然,丁丁实际上是去不了的因为明天丁丁要到檐州去采访,郑尚洁故意把请客的时间定在这时,这样潘潘才能够独自行动。

    另外,艾贝贝还请了林传清、时袅仁和陈思根。这三个人都很痛快的答应了时袅仁很遗憾的表示自己只能来一小时一他还有课要上。林传清还自告奋勇要在海滩上bbq烤鱼。

    明天我让水手们搞一筐最好的海鲜来。最好最大的螃蟹。”林传清现在是海军里的渣业总队的负责人,各种海产品都在他的手上。

    “要开票,我们照价付钱。该多少就多少,千万别打折扣。”郑尚洁个嘱道。

    “你们又不是那些头头脑脑,几条鱼几只螃蟹这么计较干什么?”

    “就是普通元老也要遵守法律。”郑尚洁深知政治的微妙,别看一筐海鲜在临高根本不算什么,对景起来就是“占公家便宜”的把柄。既然宅党要在政治上展,这种口实就绝对不难落下。

    “好,就依你。反正这玩意也不值钱。最多算你们占了新鲜的便宜。”

    “说好了哦。”

    个嘱再三之后,郑尚洁带着钱玄黄到了吴南海的农庄一她在这里预订了鸡蛋和牛奶。自从规模养殖开始之后,每个元老现在每天都能得到鸡蛋的配给,农庄里也开始饲养了十来头奶牛牛奶目前还不能普遍供应,只供应给4周岁以下儿童,另外元老也可以用自己的鸡蛋份额来换取牛奶。

    郑尚洁和钱水延两口子长期不在临高,两口子的鸡蛋份额都积攒了下来,她今天一次性领取其中的一大部分用来明天聚会用得菜肴。